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八 · 下)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Sebastian裹着被子翻了个身,他以为自己肯定会碰到床上的某个人形热源,但显然他没有,床的另一半甚至是冷的。

 

“……Chris?”其实Sebastian的第一反应是他睡过头了,但是摸了床头的闹钟一看,凌晨三点,某个挨着枕头就睡的人不在床上,是做贼去了么?

 

Chris当然没去做什么不法勾当,他只是蹲在阳台上抽根烟而已,好吧,是抽包烟。Chris睡不着,他满脑子都是他的小萤火虫独自度过的那段最灰暗的时光。

 

Sebastian当然不会详细的告诉Chris他是怎么在处理完Joanne的后事之后,紧绷的神经猛地松了下来,然后稀里糊涂的一脚踩空从楼梯上掉下来。之后楼下诊所的话唠医生Maker拿着病历唠唠叨叨的告诉他,他的右臂粉碎性骨折,以及……他怀孕了。

 

当时还晕晕乎乎的Sebastian表现得出奇的淡定,他只问了一句,他还能弹钢琴么?在得到Maker不确定的“肯定会有影响”的答案后,Sebastian直接卖掉了钢琴,理由很简单——缺钱。从那以后近五年的时间,他再也没机会摸过钢琴。

 

这些事情都过去了,只是,越是被Sebastian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带过,Chris越难以接受。他缺席了他的小萤火虫最需要陪伴的岁月,他甚至成为了那段最无助最艰难的日子的最初推手。

 

如果他没有迅速离开;如果他能回头看他一眼……

 

在手上的那根烟快要燃烧到尽头的时候,Chris的视线里出现了一双脚,没有穿鞋,瘦瘦的脚背在深色地砖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苍白。

 

“……Chris?”

 

“Hey,宝贝儿,你怎么醒了?”Chris迅速掐掉手上的烟头站起来,他甚至不确定Sebastian站过来看了多久。

 

“你大半夜不睡觉,就为了缩在阳台抽烟?!”Sebastian的语气活像见了鬼,他是真的有点来火,“你到底是抽了多少才能把露天的阳台弄得像火灾现场?!”

 

满地烟头,人赃并获,无法反驳,Chris冲着Sebastian讨好的笑了一下,试图改善一下气氛:“我就是,想点事儿。”

 

“公司破产了?”

 

“当然没有。”

 

“谁得绝症了?”

 

“没有。”

 

“你睡了别人家姑娘没法交代了?”

 

“怎么可能?!”

 

“那只能解释为你大半夜思考人生咯?”Sebastian都快气笑了,总不能是烟瘾犯了吧。

 

换位思考一下,如果是Chris发现Sebastian在大半夜蹲在阳台抽烟的话,他可能会更生气,所以,赶紧补救一下比较明智。

 

然而事实是Sebastian并不打算给Chris解释的机会,他垂着眼睛转身就走。此刻有点心虚的Chris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Omega走进了儿子的房间。

 

现在似乎不是该庆幸Sebastian已经有点小脾气的好时机,虽然对于Chris来说,这是一件好事。但是跟上去的话,比较大的可能性是把儿子吵醒,然后小家伙扯着嗓子嚎起来,Sebastian就更糟心了。

 

于是Chris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进卫生间刷了个牙,然后孤独的躺回了床上。这么大的床只躺他一个太浪费了,浪费可耻,Chris有些小哀怨的想着,完全没有意识到,在找回Sebastian之前,他一直是一个人躺在这张床上的。

 

大约在Chris的胡思乱想快要进入尾声即将睡着时,他感觉到床的另一半陷了下去,然后一双微微有些凉的手从背后搂住了他:“……Sebby?”

 

Chris想转过身来,Sebastian却闷闷的说了一句:“别动。”

 

Sebastian的脸轻轻贴在Chris的后背,他怎么可能不知道Chris在想什么。只是那些无论多么不堪回首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他们说好从新来过,就没有必要再吊唁曾经。当然,Sebastian也明白,Chris其实只是脑补过度一时没消化,他们之中比较乐观的从来都是Chris。

 

于是磨蹭了一会儿,Sebastian最终也只掐了Chris一下:“你得戒烟了,没得商量。”

 

“宝贝儿,”被掐了的Chris迅速翻了个身,将Sebastian搂到了怀里,“是不是没有人告诉过你男人的腰不能乱掐。”

 

“……我困了。”

 

“这句话是骗人的,”Chris亲了亲Sebastian的鼻尖,“反正你也睡不着……”

 

总是,反正,最后,Sebastian默默忧伤着,谁能把当年那个纯情的Chris还给他……

 

 

Scott顶着两个黑眼圈,接过了Matthew递过来的咖啡,他又熬了一个通宵。最近Chris消失的频率有些高,而Scott从小就被压榨惯了,于是他奋力干完了自己的活儿,然后征用了Chris的秘书团队,开始干Chris的活儿。

 

其实这本来也没什么,但是谁告诉他,Chris周五就回来了,人已经在波士顿了,工作狂为什么没有来公司报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越想越心塞的Scott,吆喝着Matthew一人一半抱起了办公桌上还没有处理的文件,谁的活儿谁干去,老子不想伺候了

 

在这样的心理下,Scott愉快的一大清早就按响了Chris家的门铃。

 

“Hey,Scott,早上好。”Chris眯着眼睛靠在门框上,虽然一看就是才从床上爬起来,不过明显心情不错。Scott甚至还能闻到Chris身上混合了Omega甜美气息的味道。

 

“一点也不好。”Scott给了哥哥一个虚情假意的笑容,然后把自己手上的文件放到了Chris手上,又转身把Matthew手上的文件拿了过来,重重放到了Chris已经抱了一摞文件的手上。

 

Chris皱着眉头看了看手上的文件,Scott正等着Chris对自己说些什么,就看到Chris望向了屋里,扯着脖子说了一句:“不要鸡蛋。”

 

然后Scott就看到一双裸露在外面的修长的腿从厨房的位置晃出来。

 

唔,看不见脸,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并不合身,大概是Chris的衣服,刚好盖到大腿,拿了一个碗以及搅蛋器,他说:“James不愿意吃鸡蛋就是因为你,你们一起吃比较好。”

 

然后腿的主人又晃回了厨房,从视野中消失。

 

“……”Chris看了看Scott。

 

“……”Scott看了看Chris,“出现幻觉了,我回去睡一觉。”

 

只是梦游一般回到家的Scott一进门就被Lisa拽住了:“才不到九点,你就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简直像嗑药过度。”

 

“那是因为Chris把他的工作都推给了我。”

 

“他不是回来了么?”Lisa了解Chris,工作狂不干活是一件反常的事情。

 

Scott一边换鞋一边糊弄妈妈:“因为他忙着陪媳妇儿孩子。”

 

“……?!”

 

完了。

 

“Scott,你再说一次。”

 

这下不是被Chris揍死就是被压榨致死,还有第三条路么?Scott两眼一黑,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而这边大周末拉着Sebastian帮着整理文件的Chris一边签字一边打了好几个喷嚏。

 

戒烟难不成还会导致感冒?Sebastian看着Chris,神色有些复杂。


TBC

————————————————————————————————————

忽然发现好像很久没更萤火虫了,还有小妖精记得么QAAAAQ

【其实,我都不记得之前自己写了啥ORZ

评论(30)

热度(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