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九)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Chris在回到波士顿之后整整忙了两天,没有休息,他拉着Scott陪着他一起开了好几天的天窗,他们积攒了太多的事情没有处理。

 

可是已经躺到床上超过半小时,Chris却依旧没有睡着,他挨上枕头就睡的功能好像有些失灵。

 

接着Chris爬下了床,在他书房抽屉的最下面,有一个封起来的文件袋,关于四年前的事情。Chris怎么可能没查过,只是拿到手后,他又不敢打开。那时候,他想听他的小萤火虫给他一个解释,哪怕是骗他的,也可以。

 

而现在,这份文件看起来,显得更加多余了。

 

Chris找来一个他一直觉得看起来很丑的金属容器,那是某年姐姐送给他的,花墙上的装饰品之一。然后拆开了文件袋,点燃了的纸在容器里渐渐化成了灰烬。

 

后来,Chris会想,如果他没多看那一眼就好了。

 

因为不经意瞄到了一个熟悉的姓氏,Chris把那张燃烧了一半的纸拿了出来,看完之后,他又把还没来得及烧掉的剩余的部分,全部看了一遍。

 

于是,Scott在第二天,惊恐的发现,他哥哥又一次坑了他,Chris放了董事会鸽子,他只能顶上。

 

如果Scott有那个闲心思去问一下Chris顶着黑眼圈的美女秘书Molly,就会知道她在半夜也Boss的电话叫起来,订机票。

 

华盛顿。

 

“Why?”Chris坐在华盛顿最高级的咖啡厅里,看着对面熟悉的人,又一次问出了为什么,或许,如果他不总是追问,会幸福一点。

 

Sean一直低头看着桌面上雪顶正在慢慢融化的咖啡,Chris把他找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他们完了。

 

“我只想看你一败涂地一次,一次就好。”Sean抬起头,扯出一个薄凉的微笑。

 

“Chris,我还记得你刚刚转学过来的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在你身上,一直保持到毕业。”

 

而在之前,那些都属于我。

 

“你抢了我的地位、朋友甚至女人。别别别,别说你没有,还记我那个女朋友么,她一直在谈论你,然后我和她分手了。”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如果你告诉我,我可以道歉。”Chris的手指轻轻敲了一下桌面,他并不擅长解决这样的问题。

 

“知道你最讨厌的是什么吗?就是这个,如果你是故意的,我可能还……可你偏偏……高中毕业的时候,我以为我解脱了,可是我忘了,就算不是同一所大学,我们还是在同一个圈子里……”

 

Chris忽然想起来,大三的某一次竞赛,他们的团队赢过Sean的一次,他还傻兮兮的跑上去给了Sean一个拥抱。

 

“你还记得我去纽约那次,遇到Sebas…我是说Stan的那一次,当时我只是觉得眼熟,但并不是因为他。我过了一阵才想起来,眼熟是因为Stan夫人,她陪我家老爷子睡过。我有印象的,那个年纪,身处那种环境还能尽可能优雅与美丽的女性并不多见。”

 

“而后来,我还兴奋的向你汇报了我和她儿子在一起了。”Chris开始在心里为自己的愚蠢“点赞”。

 

“我就想看你输一次,当然结果比我预期的还要精彩,我真的没想到高中时候那个傻傻的小家伙能给你这么大的影响。”

 

“Sean,我不欠你了。”Chris抽了一张纸币压在咖啡杯下,站起来往门口走去。

 

“……不会再联系了是么?”

 

“我不知道。”

 

“我欠你的,Chris,我欠你。”

 

Chris停了一下脚步,并没有回头。

 

这个冬天对于Chris来说,有些寒冷。

 

他走在华盛顿,他一点也不熟悉的街头,四周是光秃秃的树木与行色匆匆的路人。

 

Sean说欠他的,Sebastian也说过,可是Chris就是搞不懂,他怎么就让自己陷入了现在这种凄惨的境地。

 

都怪Thomas,如果不是那傻缺让他去纽约,大概他现在还能做个淡定的傻瓜。

 

当然,随后Thomas出现在Chris眼前的时候,Chris嘴角微微抽搐的想,果然不能在背后说别人的坏话。

 

Thomas是在华盛顿国家广场找到Chris的,他正坐在广场的长椅上喂鸽子,他觉得Chris抬头看他的表情有些扭曲,耸了耸肩解释到:“我没在你身上装定位器,是……Sean,他打了个电话给我……”

 

“所以,你跑来干嘛?我又不会想不开。”克里把手上最后一点食物喂给鸽子,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然后看着Thomas。

 

“纽约飞华盛顿也就一个小时,”Thomas拧着眉头看了Chris一阵,然后忽然勾住了Chris的脖子:“你再装,装得跟没事儿人一样有意思么?”

 

……

 

“在这儿你都能找到这种小酒吧?”Chris晃了晃手中的酒杯,不远处萨克斯手吹奏着哀伤的曲调,很适合他。

 

“我就当你在夸我好了,能不告诉Kate么?”

 

“出息。”Chris瞥了Thomas一眼。

 

Thomas笑了笑,然后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所以,你跟那个小家伙,就这样了?”

 

酒杯中的液体在灯光下似乎在发光,Chris吸了吸鼻子:“还能怎么样?他觉得他不应该得到幸福,而固执的认为我能给他幸福,评价还挺高,对吧?”

 

“……就这么被推开了?”

 

“你指望一个钻了四年牛角尖的人能一下清醒过来?胡扯。”Chris把酒喝完,递给酒保,“如果当年能把事情问出来,或者我走的不那么急,事情可能也到不了现在这样……”

 

“又不是你的错,你才受害者。”

 

“别总提醒我,我都要开始同情自己了。”

 

“敬可怜的Chris。”Thomas抬了一下酒杯,“真的……不管了?还有小James呢?”

 

Chris碰了一下Thomas的酒杯:“不知道,我不知道,就算……我也得缓缓,Thomas,我得缓缓。”

 

Chris在示弱。

 

Thomas只能伸手拍拍Chris的背,Chris这样的人,在人前示弱,是真的伤心了。

 

三个小时后,Chris和Thomas在机场分开,一个飞纽约,一个飞波士顿。

 

“有空来波士顿找我吧。”Chris真心实意的觉得,有个朋友真好。

 

“没问题,然而我并不知道你还想不想来纽约,我会帮你去看James的,还有……”

 

Chris收回前面的想法,傻缺就是傻缺,永远哪壶不开提哪壶,他并不承认自己是被戳到了痛处。

 

 

而Sebastian在Chris离开后,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他听着身边小James的呼吸声,望着天花板直到天亮。

 

过去四年的每一个夜晚,Sebastian都会回忆起他听到的,当年Chris对他说过的最后一句话,关于除去标记。

 

当一个Alpha违抗本能的要求属于自己的Omega去除标记时,只有一个解释:厌恶与憎恨。

 

同时,Sebastian也固执的自我催眠着,他最爱的Chris已经在没有他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了。

 

被最爱的人厌恶、憎恨、那个人抛下过往远走,而自己还留在原地。

 

这种“应得的惩罚”让Sebastian得到一种近乎病态的满足感。

 

所以,当Sebastian惊恐的发现现实并不是他所想的那样的时候,他迫切的想让Chris回到“正轨”,而不是和他这个没有资格得到幸福的人一起留在过去。

 

可等Sebastian回过神来,他发现,自己又让Chris难过了……

 

Sebastian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他该去补偿Chris,可他要怎么补偿?他又能怎么补偿?

 

更重要的是,Chris已经决定放手了,忘记过去那些糟心事儿了,他这个带着往事标签的人,还是不要再去刺激Chris的记忆会比较好。

 

天亮的时候,小James爬到Sebastian身上,开始进行这些天他们例行公事的对话:

 

“Papa .”

 

“宝贝儿,早上想吃什么?”

 

“不要鸡蛋,Chris呢?”

 

Sebastian并不知道Alpha父亲的信息素会对还柔弱着的幼儿产生什么样的影响,那种沉稳感与安全感会让孩子像上瘾一样忍不住的去寻找,尤其是James从前从来没有感受过,所以他寻找的欲望更加强烈。

 

对于Sebastian来说,他几乎没有那种被父亲安全的信息素包围过的体验,也许有,但他不记得了,父亲这个名词带给他更多的是苦难。所以他没法理解小James为什么会在短短几天里就被Chris成功“收买”,他只能在心里默默吐槽儿子是只小白眼狼,然后生硬的岔开这个话题。

 

周五晚上,Thomas找下班后的Sebastian出来吃饭,Sebastian知道自己跟他们并没有那么熟,这种联络,只是因为Chris。

 

饭桌上,大家似乎心照不宣的避开了他们之间的联系纽带,Thomas跟小James玩的很开心,Sebastian甚至允许小家伙喝了碳酸饮料。

 

“Papa,嘘嘘。”

 

“我带他去。”没等Sebastian说话,Thomas已经笑着把小家伙抱了起来。

 

饭桌上一时间就剩下了Sebastian和Kate,他们是真的不熟。

 

“……Thomas看起来挺喜欢小孩的。”Sebastian用叉子拨了拨面前盘子里的意面,试图找个话题让气氛不那么尴尬,他知道她们刚刚订婚。

 

“然而我生育的机率并不大,流过几次孩子,就算是Omega,子宫壁也会变薄的。”

 

Sebastian并不擅长聊天,他果然选了一个最差的话题:“……我很抱歉。”

 

“不用,我自己作死。Stan,其实我是不知道你和Evans的前因后果,但是你为什么要想着你们回不去了呢?你告诉我,谁能回到过去?”

 

“……”

 

“我对Thomas做过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我当着他的面跟别的Alpha滚过床单,有时候回忆起来,我都觉得自己出门该被车撞。我们折腾了十年,鸡飞狗跳,惨不忍睹的十年,可是现在,我还是决定跟他一起去未来。Stan,Thomas可能并不想告诉你,但是当年你的债主是Sean的父亲,那份数据是Sean要的,懂了么,Evans也是刚刚知道的。”

 

对于不小心刺探到了别人隐私而有些不好意思,从而一直低头戳意面的Sebastian手中的叉子终于掉到了桌子下面。

 

回去的时候,Thomas胆战心惊的看着明显在发愣的Sebastian牵着小James,在过马路时差点被一辆飞驰而过的轿车蹭到,忍不住开始想,能安然无恙的活到现在,Sebastian也是个人才。

 

Sebastian心不在焉的将James哄睡了,他在想Chris。

 

债主是谁,对于Sebastian来说已经没有意义了,他只是想,Chris该有多伤心,他们曾经多好啊,从高中开始,一起打球,一起逃课,一起泡妞……

 

他不懂,Sean怎么能那么伤害那么好的Chris?

 

而接下来的两天,小James居然乖乖的吃完了Sebastian给的鸡蛋,然后眼巴巴的看着他,Sebastian当然知道儿子打的什么鬼主意,虽然他并不知道这是Thomas教的。

 

周日晚上,小James睡觉前,Sebastian只能说:“我只有Uncle Scott的电话,我并不能确定能不能找到Chris,如果他不在,可不许哭鼻子。”

 

James缩在被子里,用劲儿的点了点头,跟Chris一样的眼睛亮晶晶的,因为在笑而露出小小的乳牙。

 

Chris在么?

 

Sebastian不想去打扰Chris的生活了,可是,Sebastian却也不得不承认,自己想确认,他好不好,在知道Sean的事情之后。

 

也许自己欺骗过他,但对他的爱,都是真的。

 

电话被接起来的时候,Sebastian有些紧张:“……Scott,对不起我没想打扰你,但是James在找Chris,他在么?”

 

“没关系,别挂,我去给你看看。”

 

Scott拿着电话往Chris的办公室走,外间值班的秘书的Matthew,Matthew表示Boss还没有走。

 

Scott想,这是当然,自己还留在公司,工作狂Chris怎么会先回家呢?虽然他进到里间的时候,有些幻灭。

 

Sebastian听到Scott在叫Chris的声音,他甚至可以脑补出Chris胡子拉碴的趴着睡在办公桌前,因为他曾经见过,就在这套房子里。

 

可是,当Chris拿到电话的时候,Sebastian又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能把电话轻轻拿到儿子的耳边。

 

“Hello?”Scott并没有告诉Chris是谁找他,他还迷糊着,然后他就听见James奶声奶气的叫着他的名字,然后他清醒了:“Hey,宝贝儿,晚上好。”

 

在父子俩傻兮兮的经过了好几分钟的亲切友好的问候后,James终于心满意足的在他的小被子里开始打滚,Sebastian只能把电话拿了过来。

 

“……”

 

“……Sebastian?”

 

“……Chris……James一直在……”Sebastian尝试着和Chris解释。

 

“这没关系,我不会嫌烦的,他也是我的,如果需要,你可以打给我,好么?”

 

“恩,你……好么?”

 

“还行,你呢?”

 

“挺好的,那么,晚安。”

 

Sebastian没等Chris回答,就按下了挂机键。

 

再不挂,会被发现的,自己在流泪。

 

Chris,你不好,如果你真的好,就不该在周日的晚上,累得趴在办公桌上枕着一叠又一叠文件睡觉。

 

Chris,对不起……

 

……

 

被挂了电话的Chris,说不出心里的感觉,他垂着眼睛,将手机还给Scott:“你怎么还没走?”

 

“你不走,谁敢走?”Scott忍不住送给哥哥一个白眼,“门口你值班的小秘书也还在坚守岗位呢好么,虽然你在里面睡觉。”

 

Chris把搭在椅背上的外套拿了起来,走到外间,Matthew立刻站了起来:“Boss,有事么?”

“没有。快回家吧,你早就该走了,我忘了告诉你,对不起,我会给你算加班费的。”Chris扯出了一个笑容,然后转向Scott,“我也回去了,你呢?”

 

“我把手上的东西做完,反正就差一点了。”Scott撇了撇嘴,“不用等我。”

 

出了公司大楼,Chris才发现下着毛毛雨,冷风冷雨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等他把车开出车库的时候,Chris看到他的秘书缩着脖子走在雨里,于是他按了两下喇叭。

 

“上车。”Chris摇下了车窗,他是资本家,却并不冷血,他的员工本来没有必要因为他在里面睡觉而承受冬夜的风雨。

 

“住哪?”Chris侧过头看着他的秘书,而Matthew有些拘谨的坐在副驾座上,小声的报出了一个地址。

 

从某些角度看,真的很像啊……

 

Chris叹了口气,发动了汽车。


TBC


————————————————————————————————————————

大概不会有人看出Sean的背叛

我是在向哪部经典电影致敬

【→_→拉倒吧,就这狗血言情范儿,还致敬呢/(ㄒoㄒ)/~~


小妖精们么么扎⁄(⁄ ⁄•⁄ω⁄•⁄ ⁄)⁄

评论(45)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