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八)

今天,感觉自己像是经历了一场撕心裂肺的失恋

道理其实我都懂,可是,就是忍不住,有些难过

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自己所有的Evanstan都没有办法进行下去了

可是,后来我又想,能抵御“失恋”的,好像只有甜甜的Evanstan呀

——————————————————————————————————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F1&花样滑冰(Formula 1 & Figure Skating)


这是一个赛车桃与花滑包的故事,狗血琼瑶   三俗中二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Chace在第二天上午惊恐的发现Sebastian不见了,手机打不通,在找遍了附近能着找的所有地方后,他有些慌张的拨通了经纪人Will的电话。

 

Will觉得一定是自己早上起床的姿势不对,他敢发誓,一定是Sebastian不想让他知道,如果不是Chace找不到那个小混蛋了,估计事情要闹到不可收拾了,他才能得到一星半点的消息:“你怎么不等事情闹大了再告诉我?!”

 

“现在追究这些没有意义,赶紧想想他能在哪里,医生让他卧床,他、他……”Chace实在是有些六神无主,没有人比他更清楚,Sebastian从Chris离开之后,状态就很糟糕,而现在,他只是一个不留神,人就不见了。

 

让Will和Chace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的罪魁祸首,此时正坐在一家冰场的外围座椅上,因为是公共冰场,所以小朋友很多,叽叽喳喳的换冰鞋,摇摇晃晃的上冰,滑起来了会咯咯笑,摔倒了会撇嘴哭泣。

 

Sebastian看着这些小朋友,忽然就想到了自己,十几年前,他也是这样,被妈妈牵着手,第一次站到冰面上,从此他的世界就成了拥有万丈阳光与十里鲜花的冰雪之国,值得他为之付出,为之努力,为之奋斗,为之绽放。

 

“大哥哥。”

 

软软甜甜的声音从耳边传来,Sebastian顺着声音看过去,是一个长相可爱的小萝莉,大约六七岁的样子,站在自己面前,嘟着小嘴一脸委屈:“我总是系不好鞋带。”

 

Sebastian低下头,小姑娘脚上的冰鞋,鞋带确实乱七八糟,安慰道:“冰鞋的鞋带是很不好系的。”

 

他让小姑娘在在自己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抬起她的一只脚放在自己腿上,修长的手指拉住两根鞋带:“不过,一定要系好,不然的话,摔倒以后很容易扭到脚腕。”

 

看着小姑娘害怕似的抖了一下,Sebastian忍不住绽开一个微笑,手上的动作没有停,开始系另一只脚上的鞋带:“扭到脚腕会痛痛哦,所以,一定要系好。”

 

“记住了,”小姑娘仰起头,看着这个好温柔的大哥哥,站起来在Sebastian的脸颊山亲了一下,又小大人似的摇了摇头,“虽然我滑得一点也不好。”

 

“你可以的,你得相信自己能做到,”Sebastian伸出手轻轻捏了捏小萝莉肉嘟嘟的脸蛋,作为亲吻的回礼,“我会为你感到骄傲。”

 

“嗯,”小萝莉有些害羞的点了点头,“我叫Isabella,大哥哥你呢?”

 

“Sebastian,Isabella你好呀。”

 

“是我知道的那个Sebastian么?”Isabella眨巴了一下眼睛,她只知道一个Sebastian,教练带她看过比赛录像,优雅灵动得如同她听过的童话故事里的精灵,对了,还很漂亮,眼前这个有点像又有点不像。

 

Sebastian也大概知道,自己看起来可能糟透了,这个年纪的小朋友还不能有那么准确的判断和辨别能力,不过,他还是悄悄竖起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小姑娘要保守秘密。Isabella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像一只小小的花蝴蝶飞向玫瑰园一样,往冰场跑去。

 

Sebastian就坐在那里,满眼望过去,都像是自己儿时的影子,他知道,这里面有些孩子也许很有天赋,有一天也许会成为冰场上万众瞩目的焦点,但是更多的孩子,只是在享受他们欢乐的童年。

 

每一个小朋友,都应该拥有的,美好的童年。

 

“Sebby!”Chace在场馆入口处远远看到Sebastian的时候,终于松了一口气,而旁边的Will,放下心来的瞬间,气不打一处来,整个人都要炸开了一样。

 

Sebastian扭过头去看见愤怒的经纪人,显然也知道自己又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当然还没等Will酝酿好怎么骂人,Chace先打了圆场,他是真的很担心Sebastian:“你怎么不出一声跑出来?”

 

“我就是、就是想随便走走,然后就走到这里来了。”

 

“随便走走?从医院走过来怎么着也要一个多小时吧?!”Will都被气笑了,压下想要揍人的冲动,“手机还一直关机!”

 

“手机是没电了,我没想让你们担心……”Sebastian摇了摇没什么血色的嘴唇,他确确实实让关心他的朋友们担心了,“对不起。”

 

“好了好了,找到就行。”Chace看着Sebastian病号衣服外面就只套了一件薄薄的外套,有些不忍心,他抓了抓Sebastian的手,不出意外的一片冰凉,“Sebby,我们回医院吧,这里太冷了,你穿得还少,你现在……经不起折腾,医生让你好好休息的。”

 

Sebastian点了点头,他刚刚准备站起来,就看到Isabella被她的Daddy抱在怀里,正向外走去,大概是结束了今天的练习,小姑娘的下巴放在Daddy的肩膀上,刚好捕捉的Sebastian的目光,立刻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还跟他挥手说了byebye。

 

就在那一瞬间,Sebastian忽然红了眼眶,他抬起头来,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他说:“Chace,我舍不得……”

 

舍不得……什么?

 

那个安静蜷缩在他子宫里,只有豆芽大小的,小朋友。

 

Chace有些不知所措,他不是当事人,他没有任何决定权,甚至连建议都给不出来。可是,他知道Sebastian一直是个要强的人,现在,这个人红着眼眶,抬头仰视着他,脆弱得如同小王子豢养得那朵娇艳的玫瑰。Chace歪过头去看了一眼Will,经纪人虽然气得肺都要炸了,但此时也把眼睛望向了别处,心里大概也难受得很,“Sebby,我们、我们先回医院。”

 

回到病房,Sebastian罢工了好几个小时的手机终于可以恢复工作了,开机的瞬间,整个手机都开始震动,足足震了好几分钟才停下来。他一一看过去,有很多电话,可是,没有Chris的,有很多短信,可是,没有Chris的……

 

Chris应该早就到了的。

 

那个人,每次飞机落地,都会乖乖跟他报平安,这是个好习惯,虽然时间久了,他总是听Chris唠叨,有时候都有些烦。可是,这一次……这是他,既没有接到电话,也没有收到短信的一次,第一次。他知道的,Chris在难过,在生气,只不过像这样,把他晾在一边,他真的……

 

Chace推门进来,看到的就是Sebastian盘腿坐在床上,抓着手机发愣的样子,脸色很不好,他走过去轻轻喊了一声:“Sebby,你有哪里不舒服么?”

 

说着,将手放到了Sebastian的额头上,“你是不是有点发烧?”

 

Sebastian像是如梦初醒一般,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Chace:“不知道。”

 

“……”好吧,还能指望你知道什么,“我去喊医生来看看,开点药什么的。”

 

“不是不能随便吃药么?”

 

你不是一直不打算要他了么,那哪里还有这么多讲究?不过,这话Chace没敢说出口,他生硬的转了一个话题,“要不,吃点东西?”

 

Sebastian想了一下,然后点了点头,他慢慢爬下床,还没走两步,就又停了下来,他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裤脚,Sebastian的腿很长,一般均码的裤子,他穿都会露出一小截脚腕,何况是这种完全不合适的病号服。

 

现在,Sebastian看着自己白生生的脚腕出,缓缓淌下的一道细细的红线,有些迷茫。

 

被吓得魂飞魄散的Chace手忙脚乱的把Sebastian送进了急救室,他觉得这事儿可能真的没办法好好收场了。

 

Sebastian感觉自己在失去什么,他孤零零躺在一张冰冷的手术台上,正上方的白炽灯照得他心慌。他抬起一只手压在自己的眼睛上,另一只手抓着手术台一侧金属的栏杆,他有点疼,可是,比不上心里。心里像破了一个洞一样,冷风呼啦呼啦吹进来,冻得他全身都在颤抖。眼泪不受控制的从眼眶中被挤压出来,顺着眼角滑落到已经全是汗水的头发里。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Scarlett觉得Chris这一周过得极其精彩,周二抵达马来西亚,原计划周三可以从容的倒个时差顺便出息一个车队的商业活动,但是刚刚落地就被一个电话叫了回去,然后很快又飞了回来,很好,来回三趟,四十多个小时的飞机,成功开了车队天窗。周四赛前新闻发布会,周五练习赛,周六排位赛,周日正赛,比赛一结束,又马不停蹄的飞走了。她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不幸的是,Chris这周持续低气压,连一向问问题天马行空的各路记者都感受到了,采访时都中规中矩,那这么破格的问题,她也不敢问。

 

经历的魔鬼行程的Chris从机场出来后,在五分钟之内被拥堵得路况耗光了所有的耐心,他用了几天的时间,在确保自己不会一开口就烦躁或者直接哽咽后,终于有勇气拨通Sebastian的电话,可是从下飞机到现在,一个都没有接通。他几乎是一路狂奔着到了医院,然后在病房门口被进来打点滴的护士告知了一个让他心碎的答案。

 

猜到了和亲耳听到,到底是不一样的。

 

Chris有些飘忽的走到病床前,他看见Sebastian通红的眼眶,并不是刚刚哭过,而更像是整夜整夜没睡,熬出来的红色,手背上有不少针眼,还有因为点滴而出现的淤青,才一周,他都觉得这个人的脸小了一圈,两颊都凹进去了。

 

Sebastian知道Chris在看着自己,他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把这件事情彻底搞砸了。

 

过了好一会儿,Chris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他说:“……你还好么?”

 

“嗯。”Sebastian的回答是从鼻子里发出来了,很是沙哑,他怕自己一开口,会忍不住哭出来。

 

“那、那就好……”Chris心里很压抑,压抑到想把车开上三百码,想打烂地下室的所有沙包,想问问Sebastian是不是就那么着急,就那么不想要这个孩子,他离开前说了,等他回来再做这些决定。

 

但是,Chris看着Sebastian现在的样子,又问不出来,他们一个半躺着,一个站着,沉默蔓延了整间病房。最后,Chris深深吸了一口气,一言不发的,离开了。

 

在Chris离开后,Sebastian默默把自己蜷缩起来,他能感觉到Alpha身上散发出来的巨大悲伤与难以名状的愤懑,可是他不知道怎么安慰,从来,都是他的错。

 

Chris默默蹲在楼下的小花坛边上,他不敢继续留在病房里,他害怕自己忍不住说出什么挽回不了的话,他得冷静一下。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响了,是妈妈。

 

虽然Chris早就是个成年人了,事业还很不错,但对于Lisa来说,他永远都是她的熊孩子,所有,Chris只喊了一声妈妈,她就听出不对劲了。

 

“发生什么了么?愿意和我说说么?”

 

Chris本来不想说的,他觉得这么大的人了,再和妈妈抱怨什么实在是太幼稚了,可是,他没忍住。他需要一个人,耐心的听他讲完所有的事情,他太压抑了,压抑到感觉万分焦虑。

 

“听我说,Chris,这件事,我很难过,跟你一样。但是,回去看看Sebastian,他才是最伤心的人,相信我。”

 

挂上电话后,Chris在小花坛处又磨蹭了几分钟,然后去洗了一把脸,妈妈说得对,Sebastian整个人看起来都糟透了,这件事一个巴掌拍不响,他应该去陪着他的。

 

Chris再次推开病房的门,映入眼帘的是Sebastian裹着毯子的,瘦削的后背,这个人伤心难过生气的时候,就留给别人一个背影,简直像个小孩子。他坐到床边,伸出手去,轻轻扶住Sebastian的肩膀,问道:“宝贝,你饿不饿,想吃东西么,或者,喝水?”

 

Sebastian在听到Chris喊出那一声“宝贝”的时候,终于忍不住流下眼泪来,然后又嫌自己没出息,吸着鼻子,拙劣的掩饰道:“我要上厕所。”

 

“好好好,你慢点,”Chris微微笑了一下,站起来小心的把点滴袋子拎得高高的,扶着他的Omega往卫生间走去。

 

Chris伺候完让他生气让他伤心但他依旧心爱的Omega,拎着水瓶离开病房准备去打水,正好遇上了Chace,他笑了一下:“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才到不久。”

 

“好吧,”Chace耸了耸肩,然后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一样,对Chris说,“那个、那是个意外,Sebastian不是不等你回来。”

 

Chris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Chace在说什么,然后他露出了一个很温柔的眼神,他说:“没关系,不重要了,我会陪着他的。”

 

 



Sebastian全身上下只剩一条内裤,光溜溜的躺在床上,他听着卫生间翻箱倒柜的声音,眨巴了一下有些湿润的眼睛,Chris多好啊,他当初,怎么就舍得离开呢……

 

想着,Sebastian慢慢爬下床,光着脚晃悠到卫生间,他靠着门框,看着Chris着急忙慌的挨个翻抽屉,整个卫生间如同台风过境。如果现在Sebastian能抬头看一眼镜子,估计能被自己眼神里的温柔,吓出一身鸡皮疙瘩,可惜他完全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宝贝,再等一会,我记得是有的。”Chris觉得自己晾了Sebastian这么久,不管是作为Alpha作为前男友还是作为约炮对象都实在是,注定独孤一生。

 

“Chris,找不到就……”算了吧,反正我也……实在不放心,还可以吃药呢。

 

“找到了!”看着Chris拎着那个不知道有没有过期的小袋子,笑得一脸荡漾,Sebastian默默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不过,看起来,他们终于可以回到床上了。

 

TBC

评论(51)

热度(2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