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Evanstan】Happy Father's Day(父亲节特辑补完,小甜饼)

想了一下,还是把GH和萤火虫也补上了

所有的平行世界里,Stucky & Evanstan 都会幸福而甜蜜的生活

最后,惊恐的发现,居然……全是ABO,我真的不能再这么ABO下去了【捂脸.jpg

——————————————————————————————————————

Go Home

 

这场战斗激烈的有些出乎意料,至少对于Bucky来说是这样,并不是他不再适应激烈的打斗,他只是,很久没有如此正大光明的把自己暴露出来了。多数时候,他都做着很多年前,在二战的战场上,Barnes中士的工作,虽然他几乎没能回忆起当年是怎样的情景。但这并不妨碍他看着美国队长的背后,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狙击手,没有之一。可就在几个小时前,他却被强大的敌人逼着不得不加入打斗,所有的复仇者几乎耗尽了所有的力气,狼狈不堪才得以结束战斗。

 

Steve和Bucky回到家里,已经很晚了,他们小心翼翼的进门,生怕吵醒了应该早已进入梦乡的孩子们。

 

“Bucky,洗个澡吧,然后清理一下伤口,我去给浴缸放水。”Steve小声在同样灰头土脸,身上有血有汗有泥有土的Bucky耳边说道,然后看着他的丈夫点了点头,然后动作极为缓慢的,把自己放倒在沙发上。

 

他怕吵醒孩子们,Steve一直自带“Bucky做什么都可爱”的滤镜,哪怕被嘲笑再多次,也没有改掉,这一次也一样,他完全忽略了,等休息够了,他又要把沙发套拆下来清洗的事实。

 

Bucky安静的躺在沙发上,他很累,连续作战的大部分时间,精神一直高度集中,他得看着Steve的背后,不能遗漏任何一个可能存在的危险点,随之而来的搏斗也一样,即便是超级战士,也是会累的。他听着浴室传来的水声,竟生出了一种莫名的安心,缓缓闭上了眼睛。

 

在即将入睡时,Bucky有人拉住了他的金属手臂,他本能的动了一动,手臂发出微弱的脉冲电流声,但是下一个瞬间,他就意识到,那只拉住他的小手,是他的小猴子。

 

“Papa。”Audrey抱着她心爱的毛绒小熊,穿着粉红色的小睡裙,光着脚站在Bucky面前。

 

“怎么还没睡,小猴子?”Bucky腰上的伤口很疼,但还是挣扎着坐了起来,他轻声问道。

 

“睡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又醒了。”小姑娘揉了揉眼睛,然后才不管Bucky身上是不是脏兮兮,就靠了上去,“Papa你是睡不着么,我唱歌给你听,好不好?我给你唱歌,你一会儿就睡着了。”

 

Bucky小心翼翼的避开他可能触碰到他的小女孩皮肤,他实在是太脏了,然后他将女儿搂在了怀里,重新躺回了沙发上。

 

Audrey甜美又天真的歌声响了起来:

 

“There is a tavern in the town,in the town”

 

“And there my dear love sits him down,sits him down”

 

“And drinks his wine as merry as can be”

 

“……”

 

Bucky闭上了眼睛,他莫名觉得熟悉,脑中闪过的画面却很朦胧,但唯一确定的是,那是他和Steve,是的,是他和Steve,这真好。

 

“宝贝,”Steve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里出来了,他愣愣怔怔的站在沙发后面,眼眶发红,“是谁教你唱这首歌的?”

 

“Tony叔叔说,你们会喜欢这些歌,Jarvis叔叔还给我找了好多,我再唱给……”说到这里,小姑娘已经趴在Papa身上,迷迷糊糊的重新进入了梦乡,而Bucky也是一样。

 

Steve慢慢走到沙面的前面蹲下,借着窗外的月光,仔仔细细打量Bucky的还带着灰尘的脸,他知道女儿唱得歌是个巧合,眼前这个也不是当年那个爱笑笑闹的Barnes中士,但是,他是Bucky啊,这真好。

 

想着,Steve低头分别亲吻了Bcuky和他们的小猴子的额头,然后想,还是等到明天,把他们一起带进浴室,洗洗干净吧。

 

Light of the Firefly

 

Sebastian走进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在秋千长椅上,Joanne裹着一张小毯子枕着Chris的腿,迷迷糊糊睡了,而他的丈夫想要摸摸女儿的头发却又好像害怕什么,抬起手又放了下去。他放轻脚步走了过去,将女儿抱起来,Chris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下意识想要接过Joanne,却被拒绝了,Sebastian小声说道:“James我肯定是抱不动,女儿还是可以的。”【→_→James并没有长胖,正常180+的蓝孩子都要70kg左右,让他爹公主抱估计略困难,闺女体重不过百,so easy

 

 

等到安置好Joanne,Sebastian回到后院,看见Chris还坐在原处,连姿势都没有变,他大概能猜到Chris在想什么,并且一点儿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这个……伤心人。像以往的任何一次一样,他挨着Chris坐下,缓缓开了口:“Joanne就算不住家里,她的房子也离咱们很近,开车只用十分钟。

 

“从她青春期开始,你把她交往过的每个男朋友都查了一遍,现在这个,都把人家七姑八姨翻出来了,咱们也看了,是个好孩子,不是么?

 

“你说的,孩子们有孩子们的人生……”

 

正当Sebastian有些词穷,酝酿着该怎么继续唱独角戏的时候,Chris终于转过头来,眼睛像极了受尽委屈的大金毛,他说:“她还跟我生过气。”

 

Sebastian愣了足足两秒钟,才反应过来Chris在说什么,能不生气么,你背着闺女查她男朋友,这事发生在谁身上,谁都高兴不起来吧。可是转过念头来,Sebastian又说不出这些话,因为他也曾经惶惶不安,担心孩子们在感情里受到伤害。

 

“而且她马上就不要我了……”

 

Sebastian其实有一点点想笑,这个男人四十多岁了,一把年纪了好么,大风大浪都走过来了,却实实在在被女儿婚姻困得团团转,从很早之前就开始忧愁,一直很焦虑。他知道的,Chris是真的在难过,他们宝贝了二十多年的女儿,要嫁人了。

 

他们是真的要嫁女儿了。

 

Sebastian抬起头,深蓝的夜空中星星很亮,他想,明天会是个好天气。

 

第二天的阳光的确很好,Sebastian一大清早就坐到了女儿的床边:“小懒猫,你要迟到了。”

 

“Papa,急什么,让我在睡一会。”

 

宝贝,你是要结婚啊,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好了,快点。”Sebastian从背后推着女儿,让她坐起来,“你昨晚跟Chris说什么了?”

 

本来还迷迷糊糊的Joanne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向Sebastian伸出了双手,她跪在床上,像小时候那样搂着Papa的脖子,说道:“我告诉他,我爱你们。”

 

“就这样他还担心你不要他了。”

 

“才没有,”Joanne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哽咽,她把头埋在Sebastian的肩膀上,“我知道的,我总是闯祸,然后要你们来摆平,我也不算优秀,你们却还是把我当成骄傲。”

 

一生最大的骄傲。

 

Sebastian被女儿突如其来的话语弄得有些懵,他和Chris一样,为这一天做了很长时间的心理建设,只不过事到临头,还是会控制不住情绪,他有点想哭。

 

所幸,Chris在这时推门进来了,人模人样,看样子很想抢新郎的风头。

 

“Daddy你真帅。”Joanne红着眼睛,小声嘟哝了一句,把脸改为埋到了Chris的肩膀上。

 

“宝贝,”Chris低下头亲了亲女儿的头发,“不哭了,一会儿不漂亮了。”

 

“Daddy,”Joanne努力调整了一下情绪,“要是有下辈子,我肯定嫁给你,好不好?”

 

“嗯?”

 

“我不知道你要说不好的,你肯定是要Papa,那我还给你们当女儿好不好?”

 

“……好,”Chris默默撇过头去,Sebastian朦朦胧胧视线不清的看见,丈夫好看的蓝眼睛里滑落了一滴眼泪,接着他听见他说,“那,来拉个勾吧。”

 

像小时候那样,来拉个勾吧,你永远都是我的小女孩。

 

十七世纪欧洲皇室偷情史

 

Bucky觉得有一只肉嘟嘟的小手,抚摸上自己的额头,然后暖暖的掌心,贴在了自己的脸颊上。他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将一只手从被子里拿出来,轻轻覆盖到那只小手上:“宝贝,你在干什么呀?”

 

“呀,”可能是没有意识到Papa已经醒了,穿戴得整整齐齐的小王子小小的惊叫了一声,然后缓缓爬上床,将自己的小脸贴上Bucky的脖子,“Papa,你好点了么?”

 

伸手将儿子已经有些长了的头发别到耳朵后面,Bucky靠着床头半坐起来,看着小家伙和Steve一模一样的眸色,不由得露出一个微笑。冰凉的空气涌入肺部,喉咙有些发痒,Bucky转过头去,冲着窗户的方向咳嗽了几声,牵动着肺部都有些疼痛。

 

“Papa……”小家伙有些怯怯声音从身边传来,Bucky连忙转过身来,想要吻一吻儿子的额头,却又怕离孩子太近,传染了他,但是看着小家伙带着祈求的神情,他说不出拒绝的话,只好动手脱掉了小家伙的靴子。

 

从Bucky生病开始,小王子就没有再和Papa一起睡过,现在终于又爬上了这张柔软而精致的大床,他有些兴奋的跳了两下,然后眨巴着大眼睛望着Bucky。

 

Bucky当然知道他的小王子想让自己抱抱,但他还是担心,被传染病了,该多受罪。于是他指了指窗外,小家伙立刻被吸引了注意力,跪在法兰绒的被子上看向窗外。外面的雪还没有完全融化,星星点点的白色装点着远处的房屋和树林,可是细心看过去,窗户下的一丛灌木已经抽出了嫩绿的枝芽,虽然只有小小的一丛,绿得都有些柔弱,却让人觉得,看到了春天。

 

Steve端着药走进卧室时,看到就是一大一小跪在床上,一起趴在窗户前,不知在看些什么,然后他听见小王子奶声奶气,却又一本正经的说道:“Papa,你要早点好起来,我不能没有你的。”

 

一直有些严肃的侍卫长忍不住无声的笑了起来,虽然背对着他,但他知道,他的王后,灰绿色的眼睛里,一定也满满的,都是笑意。


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

 

很多时候Chris也会默默抱怨F1车手的赛程安排的太满了,他们满世界的到处比赛,一年之中一大半的时间不能与家人在一起。他不能要求Sebastian总是在围场陪着他,那太无聊了,而且他们的小宝贝年纪也太小,成天飞来飞去,多遭罪。

 

前一天的排位赛发挥的不好不坏,头排脏侧发车,清道夫是坐定了,有那么一点心塞的Chris摸出手机,距离正赛开始还有两个小时,整个车队都已经忙碌起来了,只要他们两个车手,略有些无所事事。Chris按到手机通讯录里,只是瑞士现在是凌晨,打电话吵醒他一大一小两个宝贝做什么呢,想到这里,他又默默把手机塞回了口袋。

 

“嘿,Chris,你的包裹。”Scarlett拿着一个小小的盒子走进P房,“刚收到的。”

 

“寄到这里?”Chris有些意外,毕竟这里只是一个分站赛,他周三才到达,周日下午比完赛就会离开,包裹寄到这里,时间需要掐得相当准确啊。

 

“总不能是疯狂粉丝寄得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吧,”Scarlett仔细一想,也觉得有些奇怪,“那你还是别拆……”

 

当然,她话还没说完,就看到Chris已经从盒子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录音笔?

 

“这是啥?”Scarlett皱了皱眉头,有些嫌弃,这些年Chris收到过疯狂的车迷送得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

 

“听听不就知道了。”说着,Chris按下了播放键。

 

最先流淌出来的只是环境音,所有没有经过处理的音频,都有这样的声音,接下来是一声奶声奶气的哼哼,Chris一下就笑了,这个声音他太熟悉了,从他的小宝贝发出的一声响动,到日后长大的每一天,他都知道,不会认错的。

 

接下来,是Sebastian哄小宝宝的声音,声音不大,有些听不清,过了一会,他听到了小家伙叽里咕噜自创的婴儿语,反正、听不懂。

 

但就在听不懂中,Chris耐心的分辨出了一句“happy birthday to you”,他这才想起,因为时差的关系,在瑞士,他应该是在过生日。

 

慢慢的,Sebastian软软的声音和小家伙吐字不清又跑调的声音混合在了一起,他们一起唱了一首生日歌。大风大浪都走过来的WDC一瞬间红了眼眶,他甚至可以脑补出Sebastian在家一遍一遍哄着他们一分钟也静不下来的小宝贝,教他唱歌,再录下来,肯定录了很多个版本,最后只留下了最好的一段。

 

Chris抬起头,看见Scarlett,还有周围的工作人,都满含善意的盯着他,有些不好意思,他这么大一个人,又哭又笑简直丢人。

 

但是,真的,心里满满的,幸福就像要溢出来一样。

 

清晨的阳光把Sebastian吻醒,他习惯性的摸了一下手机,有一条社交网站的消息显示在窗口上,不想都知道是谁。他转头轻轻问了一下还在呼呼大睡的小家伙,划开了锁屏,点进了那条消息。

 

Chris Evans:献给最爱的你们。

 

下面是一张分站赛冠军奖杯的配图。

 

Sebastian眨巴了一下眼睛,嘴角勾起一丝迷人的弧度,然后按开了前置摄像头,就这么陷在柔软的被褥里,乱糟糟的头发,眼神还有些朦胧,对了,还有小宝贝可爱的睡脸,一起定格了一下。

 

没过一会,正坐在机场准备登机的Chris手机亮了,是一条消息。

 

Sebastian Stan:那么,我们收下了。

 

在Chris眼里,跟在后面的配图,简直可爱到他迫不及待就回到家里,亲吻他的宝贝们。


The End

评论(13)

热度(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