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七)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F1&花样滑冰(Formula 1 & Figure Skating)


这是一个赛车桃与花滑包的故事,狗血琼瑶   三俗中二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Chace站在病房门口,看着床上裹着被子缩成一小团,只留了一个背影给他的Sebastian,还有些回不过神来。在他心里,这个人自己都还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到现在还是一不开心就用背对着别人,一副谁也不理的样子,跟小时候半点儿没变,怎么就……

 

“Sebby,你快睡吧,挺晚了。”Chace叹了口气劝了两句,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轻手轻脚的关上了门,然后在走廊尽头的自动贩售机上买了一听咖啡,开始给当事人打电话。

 

听到Chace离开房间的关门声音后,Sebastian微微蜷缩了一下身子,连头也一起蒙进了被子里。很小的时候,他就会想,凭什么Alpha想做什么都可以,而Omega就要待在家里给他们生孩子,他以后才不要这样。后来,他在冰场上证明着自己,很自由,很快乐,很骄傲,不比任何一个Alpha或者Beta差。

 

再后来,就遇到了Chris,Sebastian想到了那个人含着笑意喊他宝贝的样子,觉得有忍不住的难过。他偷偷想过的,等退役后,他们生个孩子也挺好,他会把小家伙儿收拾得漂亮利落,然后带到冰场里,做个自由的小精灵。当然,喜欢赛车也不要紧,只要不在赛道之外飙车,想怎样都可以。

 

可是,不是现在。他没有一个又一个四年可以等,职业生涯最好的状态只有那么几年,再天才的运动员都抵不过时光的流逝,所有的传奇最终都会落幕。他不是传奇,但是他不想连站到那个地方的机会都没有,就像足球,如果没有捧起大力神杯的力量,至少……能站到世界杯的赛场上也好。再等四年么,谁知道这期间会不会忽然出现的某一个伤病就报销了他全部的职业生涯?

 

努力过、坚持过、奋斗过的才叫梦想,放弃了的全都是妄想。

 

从前Sebastian总觉得那些说着取舍多么艰难的人,是在为自己的不强大而找理由,而现在,当他自己被命运推向十字路口时,才发现,原来这些苦痛挣扎都是真的,选择哪一边都是不负责任,选择哪一边,都是辜负……

 

他忽然就有些恨起上一次的发情期来,他们两个在卧室里胡来,哪怕是读小学的孩子都能在健康知识的课本里学到的东西,偏偏就是明知故犯,现在再来为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买单,再苦的后果,也得吞下去。Sebastian咬了咬牙,胸膛剧烈的起伏着,把将要溢出眼眶的泪水逼退,他该哭给谁看,哭又有什么用呢?

 

因为心里太乱,Sebastian到凌晨才迷迷糊糊睡着,还是Chace把他叫起来吃了午饭。

 

“Chris晚一点应该就能到了。”

 

Sebastian嘴里还含着一勺饭,愣愣的看着碗里的土豆,嘟囔道,“你叫他回来做什么?周日在马来西亚有比赛的,今天都周二了,周四可能要参加新闻发布会,周五有一练和二练,周六有三练和排位赛,周日是正赛。我之前还想跟他一起去的,我还没有去过雪邦赛道,Chris说是一条不错的赛道……”

 

“Sebby,”Chace打断了Sebastian没什么营养的碎碎念,他太熟悉了,这是Sebastian慌张的表现之一,“不然我该打给谁,让你一个人憋着,或者你妈妈?”

 

“不不不,别让她知道,”Sebastian抬起来头,好看的眼睛里带着些许请求,“别说,她、她会担心的,我能处理好,我能处理好……”

 

听着Sebastian越来越没有底气的声音,Chace也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是在说服他,还说说服自己。

 

Sebastian拿勺子戳了戳碗里的饭,吃不太下去了,他有些忐忑。他大概能猜到Chris的反应,他的Alpha有一个欢乐而庞大的家庭,他们整个家庭对待孩子的态度,跟他这个敏感又不坦诚的人完全不同。他们会爆发一场争吵,或者沉默以对,正反,不会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就算像,也是装的。

 

Chris看到Sebastian的时候,是在黄昏,他心爱的Omega穿着病号服,衣服大了,或者是他太瘦,总之显得不合身,脸色有些苍白,连原先颜色很好看的嘴唇都像是染上了一层霜。

“宝贝,你怎么了?”Chris先前坐了接近十五个小时的飞机,刚刚落地就被Chace一个电话叫得原路返回,胡茬已经从下巴上冒了出来,青青得连成一片,他坐到了床边上,摸了摸Sebastian乱糟糟的头发。

 

“恩?”Sebastian先是有些困惑,然后反应了过来,Chace大概只和Chris说了他进医院了,并没有把原因将清楚。他的内心一下就升腾起没有由来的发燥,自己纠结了、忐忑了这么久的事情,这个人却还什么都不知道。

 

像是忽然失去了全部的耐心,Sebastian深深吸了一口气,“我怀孕了,但是奥运会还有不到半年的时间,所以……”

 

Chris很难具体的形容出那一个瞬间的感受,感觉是他从混杂着惊讶的巨大喜悦中迅速坠入深渊。

 

“你为什么不说话?”Sebastian抬起了头,他等了好一会没有等到Chris说话,如果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眼睛有一层薄薄的水雾,不过Chris没有。

 

Chris站了起来,抓了抓头发,嘴角牵出了一个极其勉强的笑容:“……你都决定好了,我还能说什么?”

 

Sebastian的视线随着Chris的站起,而抬得更好,他从下往上,固执的看着Chris的眼睛,他很清楚,他应该像全世界情侣中犯了错的那一方一样,服个软,或者至少是哄一哄对方。可是他做不到,这又不是走在路上多看了大胸美女几眼的事情,拎拎耳朵跪个键盘就能解决问题。

 

整个房间太安静了,连带着愤怒情绪的信息素都没有,Sebastian开始有慌张的没话找话:“其实,我一直很疑惑,你看,F1、世界杯、奥运会,世界体育三大盛事,世界杯和奥运会都是四年一次,F1车手总冠军却可以年年争夺……”

 

“我倒是想参加奥运会,没这个项目啊。”Chris苦笑着插了一句,其实,如果放在正常的情景,让他思考有关孩子的问题,他会毫无犹豫的说,再等几年吧,自己都还没有玩够,不够成熟,养孩子是不负责任的。但是问题是现在这个孩子已经存在了,在情感上他就没有办法迅速的接受了,不只是Alpha想要繁衍的本能驱使,更因为那是属于他和Sebastian的小宝贝啊,他不明白Sebastian是如何做到冷静的权衡利弊,然后选择割舍。

 

Chris这么想了,也就这么问了。

 

一瞬间,Sebastian就像被点燃了的油罐车,他伸手拿起了床头的水杯冲着Chris砸了过去,杯子撞在肩上然后落在地上,碎了,Chris的左肩也湿了一片。

 

“你的梦想是梦想,你的事业是事业,我的就什么也不是?我天生就是应该为你奉献、为你牺牲的,对吗?”

 

那杯水是才倒上不久的,Chris只穿了一件T恤,连外套都没有,肩膀其实被烫得有些发疼,但他没动,“你觉得这是牺牲?Sebastian,你怎么会这样想?”

 

他本来还想再说些什么,但看了一眼眼前Omega通红的眼眶,摆了摆手:“你、你先休息吧,我知道你决定好了,但是,等我回来再说好么,周日比赛结束后我就回来,等我几天,休息吧,我、我先走了。”

 

Sebastian看着Chris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失去了全部的力气,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真正被刺痛的,是“冷静”这个词,Chris用了冷静,可是,他怎么可能冷静的做出这样的决定,他不难过么?他不伤心么?那个小宝贝真真实实存在在他的身体里,他不是机器,不是死的,有爱,有情感,他怎么可能冷静?Sebastian缓慢抬起双手,捂住了脸,泪水从指缝里流出,他其实有好多话没有说,比如歇一会儿再走吧,连续坐四十多个小时的飞机不会累么,傻瓜……


TBC

————————————————————————————————————

回忆杀的年龄设定是21岁和19岁

带入一下,如果是我在这样的年纪整出这种事情来,我必须承认,我更多的可能是对未来感到慌张,想要迅速解决麻烦,顺利读完大学,特别特别现实。

就算是现在,我有养活自己的能力,也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成熟到足以养孩子的地步,事实是我连狗都不敢养,害怕照顾不好,辜负了狗狗的信任。

啊,下一章我一定要写完回忆杀啊啊啊啊啊啊啊

评论(29)

热度(1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