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Go Home (十八)(ABO)

晚上刷完美队三,什么都想写,又什么都写不出来,索性翻出了GH~


为了不被剧透,最近连微博都不敢刷,所以看到彩蛋的时候,没有一点防备的就哭了出来

我以为他们终于可以并肩作战了,在未来的日子里

我以为哪怕还有许许多多的糟心事,但至少还可以一起面对

那么多的我以为,最后还是化为了无穷无尽的冰霜

只是这一次,回到冰雪之下的是那个笑得很温柔的Bucky

只是这一次,Steve就站在他的身边

————————————————————————————————————————

正文:

Go Home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上) (十 · 下)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插播小甜饼番外:Little Girl

插播小甜饼番外二:罗大盾的幸福生活(上)

                                罗大盾的幸福生活(中)

插播高虐番外:Forget


(十八)

 

在年幼的时候,哆嗦这种事情对于Steve来说,如同家常便饭,流感发烧的时候,哮喘发作喘不上来气的时候,大雪掩盖住屋顶的时候,伸张正义被街头小混混揍了一顿又不服输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在成为超级战士后,这种时刻寥寥无几,只不过为数不多的每一次,都与Bucky有关。

 

Steve颤抖着将Bucky的头放置在自己的大腿上,其实救援机上有完整的手术台,但是他拒绝,且绝对不能,在现在,放开他的Omega.呼吸机到Bucky脸的距离,不会超过2米,但是Captain America面对任何困境都选择决不后退的勇气,却跨不过这短短的距离,他哆嗦着手,就是不能把氧气罩准确的带到Bucky的脸上。最后是Banner,他稳稳的按住了Steve的手,淡蓝色的罩子终于覆盖在Bucky的口鼻上。

 

“Cap,冷静点,他们都需要你。”Banner机舱前方看了看。

 

Steve连感谢的话都说不出口,他顺着Banner眼神的方向望去,随行的医生已经将Natasha怀里的孩子放进了保温箱,正在进行检查,下一秒钟,他又将目光转了回来,死死盯着Bucky苍白到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以及几乎不见任何起伏的胸膛。

 

这一刻,没有什么Captain America,只有Steve·Rogers,这个机舱里有着他全部的世界,只是,这个世界正游走的崩塌的边缘。

 

Banner将Bucky腹部的伤口缝合好,他抬头看了一眼监控仪器,又看了一眼宛如雕像般的Steve,没有说话。他没办法说出口,Barnes中士的情况并不好,九头蛇强行从他体内取出了孩子,此后剧烈的战斗让他流失了太多血液,曾经拯救过他无数次的血清没有足够迅速的造血速度。普通人的血液对于他来说,用处不大;而Steve的血液,先不提血型不同,哪怕相同,不同的血清是否排斥也尚未可知,谁敢用现在的Barnes中士做实验?他的心肺器官都在衰竭,可是在到达复仇者大厦,拿到更多的药物与仪器之前,Banner没有任何办法。

 

“Bruce,能来一下么?”从上了飞机开始,Natasha的目光时刻都没有离开过那个小不点儿,叫他小不点儿一点儿都不过分,手腕绝不会比成年男子的拇指粗上多少,小手指的指甲小到几乎看不见,说出去谁都不会相信,这是两个超级战士的孩子。

 

“他到现在都没有哭过,”Natasha轻轻拉了一下孩子蜷成一团的小手,声音听起来哑得令人伤心,“他没出过声,他连动都不怎么动。”

 

“他只有七个月大。”Banner叹了一口气,孩子太小,想要扎针都不能准确的找到血管,贴在他小小的胸膛上的仪器管子,显得那么巨大、冰冷而狰狞。旁边的心电监护仪上,微微起伏着的波浪线,是唯一的安慰。

 

Steve从前以为,他的人生里不会有后退,无论遇到哪一种困境,他都能坦然面对。后来他发现,这些困境,不能与Bucky有关。有关Bucky的,他一个都过不去。


Steve在救援机上度过了他人生中,最漫长的时光,远远大于他沉睡在冰雪中的时间,远远大于他没日没夜焦虑不堪的寻找他失落的Omega的时间。

 

回到复仇者大厦后,Steve依旧只是看着Bucky,他只在一件事情上做出了反应——不要把孩子抱到另一间急救室里,他们一家得在一起。

 

Steve一只手紧紧抓着手术台边上的金属栏杆,一只手轻轻的握着Bucky的右手,Bucky总是坚持让他握着右手,他的腰背不像绝大多数时候的那样挺直,略微躬出了一道弧线。Natasha知道,Tony知道,Banner知道,所有人都知道,这个看似无坚不摧的美国象征,快要被压垮了——他一次一次,一次一次承受着失去的痛苦,失去他作为Steve·Rogers的最后一点私心与奖励。

 

血清大概失去了效用,Steve有些木然的想着,他听不清就站在身边的医生们在说些什么,他也看不清旁边仪器上显示的数值,他甚至开始不是很确定,他的Bucky还有没有心跳……

 

每一秒都被无限拉长,如同在火上煎熬。

 

当围绕在幼小的孩子身边的医生终于确定了孩子稳定了生命体征后,所有人都微微送了一口气,这是个令人振奋的消息,Natasha甚至转过身去笑着抹了抹眼泪。Steve略微直了直身子,向他们望了过去,他想要低头对紧紧闭着眼睛的Bucky说,宝宝没事了。

 

可是仿佛有感应一般,在孩子的生命体征趋于稳定的瞬间,Bucky就像一只绷紧的弦忽然放松了下来,心跳、血压急速下降,然后心电监护仪猛地一个突起,最终成为一条直线。一切来得太快,不会超过三秒,Natasha的脑海里只来得及浮现出一种放倒Steve的方法,否则,世界将永远失去Captain America.

 

然而也就在接下来的一秒,从被强行剥离母体就没有出过声的小家伙儿终于害羞似的哼了一声,全身上如坠冰窟的Steve发现那个判了他死刑的心电图微微抖了一下。

 

他知道,所有人都会认为,这是他因为太过悲伤而出现的幻觉。

 

可是,并不是这样。

 

他有些头晕目眩的松开了Bucky的右手,摇晃着走到了保温箱边,第一次抱起了他的孩子,他和Bucky的孩子。

 

很小,很软的一团,看不出像谁。

 

被父亲抱起来的小家伙儿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微微动了动脑袋,又哼了一声。

 

这一次,Banner也看到了心电图上出现的一丝起伏,上帝为他作证,他没有眼花。

 

Steve将小家伙儿轻轻放到了Bucky身边,忽然换到一个冰凉的地方,小家伙有些不舒服的挣动了两下手脚,然后忽然咧开嘴哭了起来。

 

“Bucky,他在哭,你哄哄他,好么?”Steve的声音很轻,带着没有丝毫掩饰的颤抖。

 

时间仿佛停驻在这一刻,过往的一切幸福与欢乐,苦痛与挣扎扑面而来,最终化作了那条逐渐有了起伏的线条。

 

终于,再一次听到Bucky的心跳,缓慢却真实的在跳动,如同慢动作一般,Steve极其缓慢的弯下了腰,一只手撑在手术台上,脸贴住Bucky的脖子开始哭泣。

 

活着多难啊,他们有无穷无尽的麻烦与承载了生命不能承受重量的人生,可是,即便这样,我还是想要跟你一起活下去,去面对所有的苦难,还有那些微的阳光。

 

小家伙儿依旧声嘶力竭的嚎啕着,在Steve无暇看到的地方,有一滴泪水静静从Bucky紧闭着的双眼中益出,顺着眼角落下,消失在Steve紧紧贴着他的,金色的头发中。

 

TBC

评论(55)

热度(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