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十四)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十四)


Bucky在城郊的庄园一住就是两个月,夏天过去的时候,他不得不回到那个巨大而空旷却又让他窒息的皇宫里。Bucky时常想念庄园后院郁郁葱葱的藤蔓,就好像在他最好的梦中,他不再是Barnes家的小少爷,也不是英格兰的王后,只是静静坐在藤蔓下的桌前等啊等啊,梦的结尾就等到了心爱的人。

 

想到这里,Bucky拽着裙摆跑回了卧室,从书桌抽屉里翻出了两沓白色的信封,一沓是拆过的,一沓是他还没舍得打开的,它们被仔仔细细的收藏着,没留下一丝多余的折痕。对于Bucky来说,Steve留下的信,就像是糖,不开心的时候,吃一颗,嘴里甜了,心里也就不那么苦了。这些信里,有些是不知名的小诗,Steve从哪里抄写下来的,根本无从考证;有些是民间动听的小故事,不曾在贵族的睡前故事中出现过的;有些甚至就是一副画,门前的老树,树后的烟囱……Bucky永远怀着一份欣喜与期待拆开信封,但又不敢一次性把信都看一遍,万一,他早早把这些蜜糖一般的信都看完了,那等待的日子就太长太长了。

 

Steve归来的日子,就像黑暗中唯一的烛火,Bucky毫不厌烦的,甚至是满心温柔的等待着那个并没有被定下的归期。

 

如果,能够不被那些糟心的事情打扰,就好了。

 

“我能不去么?”Bucky站在窗口望着远处带着礼帽,扇着扇子的贵妇人们,感到一阵无力,“这次又是什么理由?”

 

“你是王后,国王下令举行的庆典,你不能不去,”Rebecca蹲下身子,理了理Bucky的裙摆,“国王想要享乐,需要什么理由?就当去晒晒太阳吧,看,外面阳光多好。”

 

“他的士兵还在外面打仗呢。”Bucky一边抱怨一边把他的小柯基抱了起来,Rebecca看着Bucky的背影,不经莞尔,你哪里就这么忧国忧民了,不过是又想念你的士兵了而已。

 

Bucky站在国王的右手边,与国王错开了半个身位,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种场合下,Marian竟然堂而皇之的站在了国王的左手边,简直不可思议,王权与教会保持着微妙的平衡,主教并不会允许这样败坏皇室道德的事情出现,至少,在公开的场合下。Bucky四下看了看,才发现,就像从前一样,只有在主教不在场的情况下,在国王的默许下,Marian才能如此放肆的,踩到他头上。

 

Bucky能听见身后Albert夫人带着夸张语调,自以为很小声,却能够传到他耳边的声音:“……主教大人又病了,瞧瞧,Marian的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啧啧,可怜的王后……”抬头望了望远处一碧如洗的天空,Bucky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一分钟也不想在这里继续待下去。

专属于贵族的无聊游戏终于在嬉笑打闹中开始了,Bucky拒绝了Kasia的邀请,他默默退到了一片阴凉里,跟着Ryann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漫无目的的朝前走着。等人声不那么吵闹的时候,Bucky才静下心来观察眼前看起来有些年头的建筑,像是被大火烧过的墙面已经爬满的藤蔓,他忍不住抬手摸了摸粗糙的墙面,想,或许在很久之前,这里也曾金碧辉煌、门庭若市过,只不过每个宫廷都有属于自己的,不能诉说的往事……

 

“您怎么在这里,母亲?”Joseph的声音从背后传来时,Bucky被吓了一跳,他下意识的后退了两步,才点了点头,“下午好,Joseph.”

 

“这里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这么荒凉的地方,还是不要待下去了,”Joseph这样说着,眼睛却看向了不远处早已不再喷水的喷泉,喷泉中心白玉石雕刻的天使也在风吹日晒中,失去了往日的光彩,过了好一会,他仿佛才从回忆中走出来一样,给了Bucky一个微笑,“走吧,母亲。”

 

Bucky从来没有看懂过这位身为英格兰太子的继子,当然,他也从未有过想要了解他的心思,只是本能的觉得,前一瞬间的Joseph,阴沉中似乎带上了些许别的色彩。

 

而就在Bucky小心的跟着Joseph的步伐准备往回走时,始终埋头拱草丛的Ryann忽然抬头叫了一声,几乎是同时,有一个穿着侍卫服装的人从转角处窜了出来,还没有弄清楚状况的Bucky被Joseph猛的拽向身后,下一刻,远处护卫的皇家卫兵们已经冲了上来,一片混乱中,Bucky看到那个人的尸体被抬了出去,地上残留的血迹也被迅速的清理,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

 

“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情?”Bucky闭了闭眼睛,他感觉自己的眼前还能清晰的浮现出那个人死前痛苦的表情。

 

Joseph玩味的看着Bucky,在他的印象里,他的继母很多时候都像一只林间受了惊的小鹿,想逃跑,却还要强作镇定,只是,虽然脸色并不好看,但从始至终,Bucky没有尖叫,没有瑟瑟发抖,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没用,“或许是因为人民都要饿肚子,贵族们却还在享乐。”

“他们,吃不饱饭么?”Bucky生于钟鸣鼎食之家,自幼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哪怕到了今日,他的婚姻不幸到一定程度了,却也从未曾在物质上被亏待过。

 

“你以为打仗的士兵从哪里来的?军饷是从哪里来的?”Joseph几乎要笑出声了,“对了,还有Marian一天换上一件,一年都不带重复的首饰,又是从哪里来的?”

 

“……那为什么还要打仗?”

 

“我比父亲主战得多,开疆拓土,英格兰会建立起一个庞大帝国。”Joseph微微低下了头,在Bucky的耳边平静的说道,语气就仿佛在谈论天气一般,没等Bucky开口,他又说道,“母亲您累了,回去休息吧。”

 

夜晚,烛光摇曳,烛芯偶尔发出微微的炸响。

 

“好了好了,别看了。”Rebecca叹了口气,她觉得Bucky手上那本书已经越来越厚了,没隔几页就夹着一幅画,一封信什么的,如果被外人看到,比如Albert夫人,王后与侍卫偷情……想想都可怕,“把书给我,早点睡吧,我听到消息的时候,都吓傻了。”

 

“Rebecca,”Bucky坐在床上,抬起头,“我觉得Joseph哪里说得不对,可我又不知道怎么反驳。”

 

“……我只知道,如果不打仗的话,你不会到现在还不睡觉。”说着,从Bucky的手上拿走了夹满了信件的书。

 

Bucky的脸瞬间就开始发烧,可他就是想Steve,能有什么办法,缓了一会儿,他才开口:“……我是不是给法兰西丢人了?”

 

“恩?”Rebecca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Bucky在说什么,“没有,Marian不要脸,而你没跟她计较罢了。”

 

只不过,没过几天,Bucky就不得不和Marian计较了——她抱走了Ryann .

 

Bucky走到餐厅的时候,远远看见Marian坐在国王位子的旁边,而长长的餐桌的另一边,属于王后的位置,他已经很久没有坐过了,除了皇室的宴会,他几乎没有和国王一起用过餐。

 

国王还没有到,而Marian没有对Bucky的到来有任何表示,Bucky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Marian是吧?你大概没读过什么书,我今天告诉你一个道理,不告而取是为偷。”

 

“只是一只狗而已。”

 

“不行,我的狗,你没有资格动,一下都不行。”Bucky笑了一下,虽然他只是个没什么权力的王后,可是眼前这个没有一点礼义廉耻的女人,他还不至于应付不来,“Ryann我抱回去了,没有第二次。”

 

“你……”

 

“我什么?有些东西你想怎么动,都随你,有些,你想都别想。”Bucky站了起来,听了听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好了,国王来了,你可以向他哭诉了。”

 

国王显然没有想到Bucky会出现在餐厅里,Bucky深吸了一口气,向他的丈夫微微低头行了一个礼,然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Bucky不知道的是,在那一个低头与抬头间,国王竟觉得他像极了Loki——那个他想要征服却从来未曾征服的Omega .

 

而回到了卧室的Bucky终于放下了一直紧紧绷住的脊背,抱起了Ryann:“小家伙儿,乱跑的毛病怎么就是改不掉,真是回不来了看你怎么办。”

 

Ryann弹动了两下耳朵,然后极具眼色的蹭着Bucky的手心,以示讨好。Loki来的时候,这一人一狗在花园里玩得正开心。

 

“听说你中午打了漂亮的一仗。”

 

“……都传到你耳朵里去了,”Bucky默默撇了撇嘴,“争风吃醋?”

 

“老色鬼在你心里可比不上Ryann .”Loki给了他一个我懂的眼神。

 

Bucky没忍住就笑了,这种话,怎么能说出来呢:“其实,Marian怎么做我不在意的,但是,我拥有的本来就不多,她不能……”

 

“听着,Bucky,你怎么做都不过分,是她,招惹的你,她给你的难堪,太多了。”

 

“反正,只要她不动我在意的,她做什么都和我无关。”Bucky四下看了看,然后微微扯了扯衣领,“我们进去吧,你不热么?”

 

“哪里热?”Loki抬头看了一眼天上一点都不热烈的太阳,再看看小脸红扑扑的Bucky,觉得Omega和Omega也是不同的啊。

 

等走出了花园,Loki才意识到不对劲,空气中那一丝一丝若有若无的香味并不是鲜花的味道,分明是……

 

“Bucky!”Loki有些气急败坏,“你没有感觉的么?”

 

“什么感觉?”Bucky一脸无辜,“下午好热,我穿多了。”

 

“……”你有感觉?你穿多了?见鬼去吧!Loki狠狠掐了Bucky的胳膊一把,然后转头对跟在后面的Rebecca说道,“听着,Bucky要发情了,去找抑制剂,估计没什么大的用处,但有总比没有好;然后去准备水,洗澡用的,喝的,都要有,让所有Alpha都里他的卧室远远的,当然如果他愿意让一个Alpha进屋也可以,不过,我猜他不愿意。”

 

在Loki和Rebecca火烧眉毛的同时,才从不知所云的状态中回过神的Bucky与小Ryann相顾无言,他才过完17岁生日,他的人生还没有经历过发情期,他有点忐忑,还有点好奇。

 

到了晚上,Rebecca还如临大敌的忙里忙外,Bucky被Loki灌下了一小瓶号称聊胜于无的抑制剂后,颇为悠闲的在空无一人的走廊上晃悠了两圈,权当消食,心胸就是这么宽阔,一点儿都不带紧张。由于大部分人都被Rebecca赶走了,他的卧室现在连蜡烛都还没来得及点上,所以,从推开门,到发现国王坐在屋里,Bucky用了不短的时间。

 

足足愣了有好几秒的时间,Bucky才确认自己没有看错,他连Your Majesty的忘了说,“您在这里……”

 

不像是疑问,不像是问好,更像是自言自语,Bucky忽然无比庆幸,Loki给他灌了一瓶抑制剂,至少在目前能把他散发出的信息素遮掩住。他不明白国王在抽什么风,也不知道如何应对,最后只是几乎不带有一丝希望的问道:“能……不是今晚么?”

 

Bucky承认,他想过要一个孩子,这是他从法兰西来到英格兰唯一的任务,他动过这个念头,可、可那个时候,他什么都不懂,他不知道爱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但现在他爱上了一个人,他不想要别人的触碰,哪怕这个人,是他名义上的丈夫。

 

当然,Bucky得到了否定的回答,他早就知道的,他的意愿一点都不重要,他愿不愿意,和国王有什么关系么?Bucky麻木的点了点头,然后坐到了床边。

 

知道即将发生什么和正在发生,说到底,还是不一样的,Bucky尽力了,可他满脑子都是Steve的样子,被他刁难时为难的表情,带着温和笑意的蓝色眼睛,曾经落在他身上的细细密密的亲吻……

 

Rebecca知道国王在屋里的时候有些懵,但是她无权置喙Bucky与国王的关系,直到她听到了屋里传来响动,像是烛台被打翻的声音,还有隐隐约约的喊叫与咒骂。Rebecca犹豫了两秒,然后推开了卧室的门。她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狼狈的Bucky,几乎没有穿衣服,光着脚踩在地上,大概还被破碎的花瓶割破脚掌,浅浅的血印在地毯上显得触目惊心,裸露在外面的皮肤上有深深浅浅的痕迹,脸上除了隐约的泪痕还有一个鲜明的巴掌印。屋里也是一片狼藉,椅子七横八竖的倒在地上,桌上托盘里的水果也早已滚落在地,床上的纱帐被扯成了好几截,半落不落的耷拉着……

 

Rebecca迅速抓起一件衣服披在Bucky身上,她喊道,“你看见他不愿意么?”

 

其实Bucky这时候的状态很不好,他的身体叫嚣着一个Alpha的进入,可是精神上,他只想要那一个,只要那一个……

 

等到Bucky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的时候,阳光有些刺眼,Loki正歪在床边打瞌睡。

 

“……Loki .”Buck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哑。

 

Loki本来就没睡熟,听到声音立刻坐正了,他眼神有些复杂的看着Bucky,他不知道要怎么跟Bucky解释这场闹剧是如何收场的,事实是他也解释不清,一切都乱套了,他急匆匆的从公爵府上赶来皇宫时,这桩彻头彻尾的皇室丑闻已经穿得满天飞,事关国王的名誉,Loki觉得这一次,连主教都不会站在Bucky的这一边。

 

Bucky想不了这么多,他只想知道,Rebecca在哪里。

 

“Bucky,你听着,他是国王,你们、一点颜面都不给他留,他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Rebecca在哪里?”

 

“她会没事的。”

 

“Rebecca在哪里?”

 

“……”Loki难得的些许怜悯宣告消耗完毕,“流放,我已经派人去找了,找到了,就送回法兰西。”

 

Loki看着Bucky逐渐变红的眼圈,叹了口气,“她会没事的,我的人会找到她的,然后把她送回家,你把自己泡在冷水里的时间太久了,好好休息好么?”

 

“我现在去求国王,我、我愿意去修道院,哪里都可以,只要他放了Rebecca……”Bucky语无伦次的拽着Loki的衣袖。

 

都三天了,早就走出伦敦,不知道到哪里了,还轮得到你去求?Loki把Bucky的手塞回被子里,“好好睡一觉,睡醒了,就都过去了。”

 

忽然,门口的女佣传来一阵尖叫。Loki本来就有些烦躁,火气一下就上来了:“嚷嚷什么?”

 

“My lord,”女佣瑟瑟发抖的走了进来,双手捧着一个方形的盒子,“这……”

 

Loki没有动,他远远的看了一眼那个纸盒,那样大小的纸盒,说道:“出去。”

 

“打开。”Bucky也在看。

 

女佣没有动,她应该听从王后的,可是……最后Bucky自己爬了起来,光着脚,摇摇晃晃走到女佣的面前,打开了盒子。

 

小Ryann就安静的躺在里面,如果忽略短短的毛上还没有干透的血迹,那就像是睡着了一样。

 

Bucky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弯下了腰,开始呕吐。像是要把胃里所有的东西都吐出来一样,脊背弓出了一条瘦削的弧线,像极了一直炸开了毛的猫。Bucky觉得自己喘不过气来,胃很痛,很痛很痛,出了一身的冷汗。

 

这不是恶心,而是难过。

 

Loki听着撕心裂肺的呕吐,最后也只轻轻拍了拍Bucky的背,然后给他擦洗了一下,把人拉回了床上。

 

从下午到第二天早上,Bucky都没有再说话,也没有哭,只是时不时眼眶红上一阵子,消下去,过了一会儿,再变红,循环往复,整整一夜。

 

第二天早上,Bucky终于开口了,“我饿了。”


TBC


————————————————————————————————————

下章收拾了Marian,就让大盾回来安慰他的小吧唧~

评论(29)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