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番外 · 情深缘浅)(中)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 番外 · 情深缘浅(上)


番外 · 情深缘浅(中)


明明不该答应,也不能答应,却偏偏鬼使神差的应了下来,Andrew的心里比谁都要煎熬。他得承认,他盼望着能见到Chris,跟他一起工作,哪怕能帮他分担一点点压力,想到这里,他就像要燃烧起来一样;可只要见到Sebastian,不,不用见到,就只是想到,他的心就如坠冰窟,在火与冰中辗转的滋味,并不好过。

 

Andrew以为自己熬不了几天,可是他渐渐发现,不管心里有多么压抑,见到Chris的那点滴的欢喜,也足以让他把日子过下去,他想,能这样就已经足够了,这份心思,不需要第二个人去知道。

 

Chris一直认为实践比理论重要那么一些,在他眼里,Andrew是个聪明的孩子,再加上Sebastian为其付出的,他就有意无意起了培养的心思,比如在暑假结束后,Chris仔仔细细看了Andrew的实践报告并提出了一些建议,比如他告诉Andrew如果愿意,没课的时候可以继续实习,财务会按日结算报酬,再比如,秋天快要过去的时候,Chris问了Andrew下一周是否有空,他们有一个大合同要谈,而谈判桌上学到的永远比书本上多。

 

挂上电话,Andrew足足愣了三十秒,才慢慢从心底生发出一种快要把他自己融化的欣喜,他的爱恋,不能为外人道,他的爱恋,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偷来的,他的纠结与愧疚,在这份由衷的喜悦面前,通通化作了洪流前的尘埃,消散不见。

 

而这边,Sebastian正在给趴在床上,状似无力的Chris收拾行李,“怎么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

 

“不想出差……”Chris从枕头下歪出小半张脸,苦大仇深,“出差是世界上最讨厌的事情!”

 

还没等Sebastian搭理,Chris又突发奇想,“不然你跟我一起去吧。”

 

典型的Chris式幻想,Sebastian早就习以为常:“那两个小家伙怎么办,一起带着么,你倒是是去谈生意的还是去旅游的?”

 

“哎……我就那么一说……”某人垂头丧气、心如死灰。

 

“对了,你这次是要带上Andrew的,没错吧?”

 

“恩,是棵好苗子,金融这专业没选错。”

 

“那也不许可了劲儿的压榨他,我还记得Andrew为了去工作,熬夜赶作业,那两个黑眼圈呢。”

 

一听这话,Chris深觉这日子没法儿过了,自己的地位俨然已经降到最低,“我明明跟他说了,有空再来的,难不成是我工资开得太高,要不就是我太有魅力,啧啧。”

 

厚脸皮,Sebastian一边想,一边关上了行李箱,完全没有意识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Chris说得,并没有错。

 

飞到多伦多的时候,正是午后,阳光明媚,道路上虽然已经清理干净,但前一天的大雪大多都还积留在屋檐上,树枝上,远远望去,白茫茫的一片。Chris穿了一件短款的黑色风衣,拖着行李箱,正低头跟旁边的Molly说话。在跟在后面的Andrew看来,无论是身形还是侧脸,这个人没有一处是不好看的,尤其是印着这茫茫白雪与午后温暖的阳光,竟让他生出时光静止的感觉,恨不得就这么看着,一生一世。

 

谈判进行的很顺利,而这个世界上似乎所有谈判结束后,无论上一刻多么的尖酸刻薄,下一刻成为了合作伙伴的双方都能勾肩搭背的奔向酒吧喝上一杯。Chris是不知道对面这个笑起来有些奸诈的红头发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反正,这场合作,他已经做到了利益最大化,大老远跑一趟,倒是一点儿不亏。

 

不过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在接过了那杯酒之后,Chris就深刻感受到他未来两年的合作伙伴的恶意了。作为一名名利场上推杯换盏的老手,Chris的内心有些抓狂,这杯酒他是真不想咽下去啊,这不是酒啊,这简直是酒精啊。

 

咽,不合适,度数太高;不咽,那就更不合适了,毕竟都含在嘴里了。再看看对面红头发含着笑意的眼光,Chris果断决定不丢这个份儿,面不改色的咽了下去,并在心里盘算着要怎么跟他的萤火虫寻求安慰。

 

当然再后来,发生了什么,Chris的印象不是很深,他知道自己是人扶着回到酒店的,也知道自己给Sebastian打了个电话……等等,用Sebastian的手机?

 

有哪里不对,Chris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试图在疼得快要炸开的脑袋里,整理出一些头绪。

 

昨晚到酒吧之前,他的手机就已经没电自动关机了,但是在跌跌撞撞回到酒店后,他确实给Sebastian打了电话,他还能回忆起他的萤火虫温柔的让他赶紧去睡觉的语气,所以他使用了的是Andrew还是Molly还是红头发的手机?

 

可是,不管是他们谁的手机,都不应该出现那样的解锁码……

 

Chris和Sebastian的手机解锁码,是被除Joanne以外的全家人吐槽为最烂俗,最乏味,最没创意的解锁码。没错,Chris的解锁码是Sebastian的生日,而Sebastian的,是Chris的生日。Chris多次感叹全家人不懂欣赏,只有他的小公主有品位。

 

当时,稀里糊涂间,他还记得用得不是自己的手机,于是下意识的以为摸到手上的是Sebastian的,输入了自己的生日,顺利的拨通了Sebastian的号码,打了一通不长不短的电话?

 

最后一点睡意也被彻底清除出脑海,Chris被他自己的推测吓得有些懵。

 

不可能是Molly,人家有老公有孩子,隔三差五秀恩爱,不至于当了多年秘书就把手机解锁码设置成BOSS生日;更不可能是红头发了,他们之前根本没见过面,一个Alpha对另一个Alpha一见钟情?自恋也要有个限度,Chris才不会这么厚脸皮。

 

所以,只能是……

 

Chris喘了口气,冷静了下来,这些年,明里暗里对他有心思的人,不算少,他早就不是会因为别人的追捧而飘飘然,或者生怕伤害别人而不知如何拒绝的毛头小伙子,现在有些发凉的脊背,归根到底,只是害怕Sebastian伤心罢了。

 

从相识到现在的十多年时光,他爱过只有那只闪着微笑光芒的萤火虫而已,他平生所愿,也只是那个人能够健康而快乐。

 

如果这件事,是真的,那么,他要怎么做,才能在他的萤火虫半点不知道的情况下,把事情安稳的解决?

 

这趟行程在Chris的心不在焉中结束了,回到波士顿后,带着“万一不是呢,万一真是我喝多糊涂了记错了呢,万一解锁码是Andrew输好了给我的呢”的心思,有意无意避开Andrew的Chris在某一天,晃到了Andrew的办公室。

 

下班的点已经过了,巨大的办公室只有那孩子还在,从落地窗望过去似乎是在看股票的K线,Chris敲了敲并没有关上的门:“介意给我倒杯水么?”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后,Chris的叹了口气,他第一次注意到那孩子在看到他时,眼睛里亮起的光芒。

 

接着,Chris不道德的,拿起了Andrew放在办公桌上的手机,输入了自己的生日——解锁成功,屏幕背景是一个背影,Chris当然认得出,那是他自己,Sebastian手机里也有类似的照片。

 

再往下看,相册里,他出现的频率高得惊人,清晰的,不清晰的,只有他一个人的,混在人群中的,等等,等等……

 

Chris终于闭了闭眼睛,叹了口气。

 

而等Andrew端着水杯回到办公桌前,那个问他要一杯水的人,已经不见了,办公桌上只有显示着曲曲折折红线绿线的电脑和一个黑着屏幕的手机,就像他离开时的那样。


TBC


——————————————————————————————————————

我记得,我在很久之前答应过伐酱 @Aoshiro。 ,写三篇番外,总字数不超过1W,然而这篇目前已经有6000字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关于以前的坑,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愁,填,我慢慢填!

小伙伴们晚安么么哒(づ ̄ 3 ̄)づ

评论(12)

热度(1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