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二十八)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圣诞节前夕,波士顿下了第一场雪,白茫茫的一片。雪还没停,James和Chris姐姐家的小团子们就等不及似的出去疯了。Sebastian站在客厅的窗前,窗户边缘有细细碎碎的冰霜结成的花纹,精致而脆弱,而更多的是因为温差而产生的雾气。从前他很不喜欢冬天,冬天意味着寒冷,意味着煎熬,就算趴在妈妈怀里,其实妈妈身上也很冷……Sebastian摇了摇头,想那些做什么呢,现在孩子们笑着闹着的声音隔着窗户也能清晰得听到。他伸出手,在窗户上画了一个小太阳,顿了一下,又加上一个笑脸,大概是绘画技能没被点满,不过看看这些有些丑的小图案,心里还是高兴的。

 

“这么想我?”一只手从后面松松圈上了Sebastian的脖子,不过脑子都知道是谁,Sebastian歪了歪头,“谁想你了?”

 

Chris点了点窗户,“那这是什么?”

 

被当做临时涂鸦墙的窗户上,除了一开始丑丑的小太阳和笑脸,还被写上了名字,恩,就是某人的名字。Sebastian抿了抿唇,其实,也没什么,大概是刚刚Chris在厨房偷吃晚餐被Lisa拎了耳朵,他听见了,顺手就写了上去。

 

看看Chris一脸“看,我有证据”的得意小表情,Sebastian特别淡定的伸手抹了一把窗户,“没了。”

 

“……”人性呢?关爱呢?Chris带着一种格外明媚的忧伤伸手挠了眼前的人一下,他的小萤火虫怕痒呀。果不其然,Sebastian笑着想躲,Chris可不让,闹了一小会儿,Sebastian忽然不动了。

 

一瞬间的安静让Chris有些小紧张,“不舒服?”

 

Sebastian似乎愣了几秒才反应过来,缓慢摇了摇头。上一个瞬间,他很清晰的感受到腹部传来的细微的动作,像金鱼顽皮的吐了个小泡泡,像蝴蝶破茧后微微振动的翅膀,像奶狗肉呼呼的爪子按上掌心。

 

他有点小激动的笑了笑,看了Chris一眼,把Alpha的一只手拿过来,“小家伙大概有点羡慕,想跟哥哥玩,还有我们。”

 

“那也要等到夏天呀,小宝贝,不要急。”Chris笑起来眼睛里全是温柔,春天结束夏天来临的时候,我们就见面啦。

 

不过其实他真没摸出个所以然来,什么感觉都没有,对此,Chris觉得是Sebastian身上的毛衣太厚,于是从来熊却不自知的某人也没多想,抱着“摸摸我儿子或者闺女”的单纯想法,特别自然的顺着腰把爪子伸到了Sebastian衣服下面。

 

然后对上了Omega相当震惊的眼神。

 

Sebastian实在不懂,这人怎么能这么流氓,大白天,在自己妈妈家客厅的窗户边上,儿子还在窗外,就……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丝毫不客气的在那只“不老实”的爪子上狠狠拍了一下,头都没回的走开了。

 

再长一张嘴也说不清,Chris蔫蔫的嗅了嗅空气中留下的Omega如同蜜糖一样的味道,决定去院子里找儿子以及外甥玩耍,天寒地冻的,正好静静。

 

最近Chris其实挺忙,把工作往前挪挪,空出一个完整的圣诞节,预备什么都不干,就抱着他的小萤火虫躺上一整天。于是晚饭后,Chris就和Sebastian回去了,James放在Lisa这里玩两天。

 

车开过市中心时,灯火很是灿烂,路两侧已经能感受到圣诞的气息,圣诞树,麋鹿角,Sebastian还跟着不怕冷的街头艺人哼了几句“Jingle bell,Jingles bell,Jingle all the way”。

 

当然,从街区开出来的时候,Chris一歪头,就看到Sebastian靠着车窗睡着了。他开车没有放音乐的习惯,外面喧闹的声音被抛在车后,越来越远,所以可以听到那浅浅的呼吸声。别无所求了吧,想到这里,Chris忍不住笑了一下,然后可能觉得自己这样挺傻,伸手摸了摸下巴,忍了忍,最后还是让笑意漫了出来。

 

下午的雪算不上特别大,商业区的雪早就化完了,而不够热闹的街道并没有。被过往的车辆以及行人走过,薄薄的积雪一部分化成了水,只是还没来得及蒸发,夜幕就降临了,下降了的气温又将它们变成了冰。这种路况已经不适合开车了,Chris的车速控制得很慢,晚一点到家不要紧,不要磕着碰着就好。

 

对面来车开着远光灯,交汇时也没关掉,Chris敏感的眼睛一瞬间就涌上了眼泪,默默踩了一脚刹车,本来就慢悠悠的车现在更是龟速前行。可开车这种事情,控制得住自己的车,控制不了别人的车啊,在出了商业区第二辆车打着滑蹭着自己的车驶过后,Chris缓缓将刹车踩到底,停在了路边。

 

Sebastian白天没怎么睡,困得有些狠,连Chris往他身上裹外套、围巾都没彻底清醒,迷迷瞪瞪间听着他熟悉的声音说“没事儿,睡吧”,也就接着打盹儿。可也没真的睡熟,恍惚间睁开眼睛,Chris正背着他,一步一步踩在那些还未被人踩过的白雪上,留下一排脚印。

 

“……放我下来。”

 

“恩?醒啦?”Chris没停下来,“别动,马上到家了。”

 

Sebastian 眯着眼睛看了看,借着路灯已经远远能看见房子的影子,“车坏了?”

 

“没有,开车太难了,”为了增加可信度,Chris还补了一句,“真的。”

 

“哦,”Sebastian点点头,伸手摸摸Chris的脖子,知道他不冷,还是分了一半围巾出去。Sebastian对这条裹了他们两个人的围巾挺满意,然后摸索着,亲了一下Chris右边的脸颊。

 

他是不知道Chris是怎么突发奇想要背着他回家,可是有时候,人就是这样,一瞬间的光就足以照亮一生,一刹那的温柔就可以温暖全部生命。有那么一刻,Sebastian想,就这么走下去吧,千万别走到头,就这么,一辈子吧。不过下一秒,他又想,这个人呀,呼吸都变沉了,还是赶紧到家吧,太累了。

 

不过真的到了圣诞节时,Chris搂着小萤火虫躺一整天,盖着被子纯睡觉的悠闲又纯洁的人生理想,当然没有实现。等聚完闹完哄完James睡觉已经挺晚了,早已明白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的Chris洗完澡,默默躺到Sebastian旁边,觉得自己也不算太失败,至少还有人可以搂着。

 

在Chris给自己找个更舒服的姿势时闷闷哼了一声,他肩疼,总对着电脑的人都一样,颈椎疼肩膀疼,没药医。

 

Sebastian摸开台灯,看Chris的样子就猜到了,“别靠着,坐好。”

 

一听有人要给他捏捏,Chris立刻笑眯眯的盘着腿坐好。这时候Sebastian才注意到Chris就穿了条内裤,还是他之前洗澡拿换洗衣服时不小心多拿带进卫生间的,目测要不是这样,这人今晚能裸奔。

 

算了,又不是才知道他不要脸,Sebastian右手在Chris的右肩上,左手随意放在他背上……

 

合法婚姻,年轻气盛的年纪,各方面都很正常,感情还特别好,大晚上裸裎相对,没点反应估计就有问题了。Chris控制了一下呼吸,回头瞧了一眼Sebastian,不小心瞄到了他红着的耳根,一下就乐了,转身就轻轻咬上Sebastian的唇瓣儿。

 

Chris一直觉得,他的Omega,尤其是现阶段,就像一个巨大的蜜糖罐子,每天散发着勾引小熊扑上去的味道。然而作为一只熊,他想扑又不敢扑,熊生分外艰难。

 

所以现在看来,被憋着的,好像也不只他一个。

 

终于吃到蜜糖的小熊分外餍足,搂着糖罐子不肯松手。Sebastian已经彻底睡过去了,Chris还在用手指绕着他的头发丝儿,一圈一圈再一圈,特别满足,这就好像玩扑克输了一天,最后翻盘了,不但不输好像还赚点儿,他小日子过得,有点滋润。

  

TBC


——————————————————————————————————————

好像晚了很多很多,小伙伴们圣诞快乐,元旦快乐,各种快乐呀~~~

BTW,本篇回归狗血却也继续虐狗的番外已经撸得差不多了⁄(⁄ ⁄•⁄ω⁄•⁄ ⁄)⁄

评论(14)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