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二十七)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虽然有的时候Thomas显得不着调,但有一点他说得没错,Chris骨子里是一个传统的人,所以有关婚礼,他真的从来没有想过其别的,从很多年前,他就觉得他会牵着最爱的人站在教堂里,许下一个有关爱情与现实,包容与责任的承诺。这个婚礼不需要多么盛大多么隆重,只是足够庄严足够真诚就好,就像一段新的旅程的起点,足以让过往尘埃落定。


 


大概从很早很早之前,Chris就想要,很想要,也有能力去举行这样一场婚礼,他什么都有,只是缺了他愿意牵手的那个人。


 


那时候,他不相信命运。


 


后来,他才知道命运有时候就像端坐在云端的神,平静、安详的像着众生摊开受掌,它说,看,生离死别,悲欢爱恨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写在掌心的线上了,你怎么还是不肯相信?


 


好吧,那么,如果是命运注定让我们在一起,那我愿意相信一回。


 


Chris很少见Sebastian穿正装,视线掠过他后颈弯曲的弧线再落到背上,那是一条温和、柔软的弧线,像一只侯鸟,带着许多许多的欢喜与一点点的羞涩栖息在自己怀里。Chris忍不住低头亲了亲Sebastian的头发,我对你的喜欢,一日日聚沙成塔,一日日千江汇海,波澜壮阔得像要写成诗一样,现在,我终于能看着这那份喜欢,在沉寂已久的荒野上开出千树万树的花。


 


小萤火虫,这是我们的婚礼。


 


不过婚礼这种事情,剥去所有华丽繁复的外衣,归根到底就是一群关心你的亲人和朋友聚在一起吃吃喝喝,玩玩闹闹。


 


介于情况特殊,Sebastian逃过一劫,不过事是死的,人是活的,一个新郎逃过去了,另一个怎么也不会被放过,Chris不幸被灌得相当惨烈。Sebastian看着和朋友们闹在一起,豪迈的喝着酒的某人,默默把穿着小礼服当花童的James扯到了自己身边,小朋友还是不要看这种“豪气万丈”的场面比较好,简直可怕。


 


在Sebastian的印象里,Chris挺能喝的,在纽约时,有时候会回来得很晚还一身酒味,但充其量也就是精神有点恍惚,虽然醉了,但还能控制得住自己。不过眼下,红黄白混着一起喝,真的、不要紧?


 


事实证明,要紧。Chris是被Scott架回房间的,Scott还颇为体贴的表示,他哥已经吐干净了,自己也把他丢进浴缸“涮”过了,现在把人送过来了。Sebastian抬头看着Scott与Chris相似的脸,忍不住想,我是不是应该夸一下你是个体贴的好弟弟,然而Chris喝成这个鬼样子,里面肯定有你一份儿。不过,打小被Chris欺负,难得遇上整倒他的机会,大概……谁都不会放过吧。


 


Chris陷在柔软的床上,眉头拧得很紧,Sebastian有点心疼,他去浴室用热水绞了一条湿毛巾,爬到床上,给神智不太清楚的Alpha擦了一把脸。


 


你自己找的,怪谁?Sebastian轻轻扯了扯Chris的耳朵。


 


过了一会儿,Chris哼唧了两声,迷迷糊糊睁开眼睛,眼前像是加了模糊滤镜一般,他眨了好几下也找不到焦距,看什么都朦朦胧胧的,下意识的喊了一声Sebby。


 


Sebastian听到Chris叫自己,凑了过来,“喝水么?”


 


好吧,灯光家具是糊的就算了,连自己的小萤火虫都看不清楚,Chris摇了摇头,放弃了,重新闭上眼睛,伸手按了按太阳穴。


 


“那接着睡吧,好梦。”Sebastian将灯关了,在黑暗中帮Chris按着太阳穴,直到他的呼吸渐渐平稳下来。


 


夜,那么静,那么长,那么安详。


 


第二天早上,Chris自然而然是被一阵又一阵的头疼叫醒的,他抬起手臂压到额头上,开始思考这种神经像要跳出来的疼痛从何而来:喝多了,为什么?因为婚礼。


 


婚礼?!


 


Chris坐了起来,回想着,他们有一个不错的开场,然后呢?然后……


 


所以,他们一生只有一次的新婚之夜,就这么被他睡过去了?!又不是平安夜每年都有一次,这次没过好明年说不定就好了……


 


感觉头更疼了,看着睡在旁边的Sebastian,缩成小小的一团,半张脸埋在被子下,不设一点点防备。Chris迅速蔫了下去,重新躺下,翻了个身,试图用枕头捂死自己。说好的完完美美的婚礼呢,说好的浪浪漫漫的求婚呢,这让他情何以堪?


 


Sebastian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见旁边有一只大型毛毛虫裹着被子趴在枕头上扭过来扭过去,他的第一反应是这个人昨晚不舒服得哼了好一阵,“Chris,很难受?”


 


“没事,”Chris转过脸来,垂头丧气的爬下床,“我去洗澡。”


 


他将自己纠结的阵地从枕头被褥上转移到水里浴缸里,恨不得将整个人都埋到水里去,忍着太阳穴一跳一跳的神经,想着,看,浴缸大还是很有作用的。纠结的太入神,Sebastian什么时候站到旁边的,他都不知道。


 


清水从头顶缓缓浇下去,洗发水在手中揉出泡沫,Sebastian的指腹在Chris的头顶打着旋儿。洗发水有点儿多,白色细腻的泡沫一团一团的淹没了他的手背,还有些顺着Chris的额角往下滑,Sebastian先用手抹了一下,最后还是拿过花洒,小心的避过眼睛的位置。Chris一直没说话,像个孩子一样,安静的任由Sebastian摆弄。头上的那双手,那双漂亮的手,像带着魔力一样,将他心上的褶皱都抚平了。


 


浴缸里的水太满,Chris动了一下,水就溢了出来,贴着浴缸边缘的Sebastian被蹭了一裤子水,Chris笑了笑,一起洗吧。


 


冬日的清晨温度很低,但房间里暖气很足,Sebastian脱了衣服跨进浴缸,Chris就靠了过来。四个月的小宝宝,平时不注意都看不出来,但是现在把衣服脱掉,Chris还记得之前这具身体上隐隐约约突出的肋骨,那时候他想,他的小萤火虫怎么能这么瘦?现在,他将手掌缓缓贴合上眼前生命的弧度。


 


“听不到的,”Sebastian笑着拍了拍Chris还没将泡沫冲干净的脑袋,“快点儿,把头洗了。”


 


“能听到。”Chris抬起头看向站着的Sebastian,眼睛里全是安宁而温柔。


 


“好好好,你说能就能。”


 


“嗨,小朋友,你好呀,我是你Daddy。”


 


电吹风的声音嗡嗡直响,Sebastian其实不怎么喜欢吹头发,但是Chris坚持一大早出门吹了风头会疼,那就随你折腾吧。


 


“我是不是特别糟?”Chris的声音有些低,听不太清楚,“我好像搞砸了很多事,求婚的时候,还有昨天……”


 


Sebastian愣了一下,想,我不知道你还有这样多弯弯绕的心思,可是,这又有什么呢?比起那些不能跟你在一起的日子……和你一起,有什么是不好的呢?


 


然后Sebastian看了看镜子里被Chris吹成蓬松版鸟窝的头发,温柔的打击了Chris,以后,能不能靠谱一点儿?


 


TBC




*********************************


【生活小剧场】


很久之后的某一天


James:Daddy


Chris:你又犯什么错了?


Jasmes:(⊙o⊙),我还没说,你怎么知道?


Chris:→_→难道你没有发现,你只有犯错找我帮忙的时候才会喊我Daddy?


James:这样么?哈哈O(∩_∩)O!


Chris:如果惹到的是你Papa,我拯救不了你(OS:八成还会被拉下水)


James:那完了……我去问问妹妹?


Chris:去、去吧去吧(OS:出息呢~)


拿闺女当挡箭牌比谁都顺手的Chris完全没觉得自己才是家里最没出息的人,也是无耻的典范~


————————————————————————————————————————————


⁄(⁄ ⁄•⁄ω⁄•⁄ ⁄)⁄这章写得我想娶包子做媳妇儿(咬住小手绢儿,嘤~


【这篇差不多快完结了,希望能写到三十章,凑个整数,小伙伴们不要嫌我话唠呀~~~

评论(40)

热度(2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