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十三)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十三)


 


Steve的心脏剧烈的、不规律的跳动着,抚摸在他胸膛上的那只手,于公于私他都牵过,而现在就像一只小奶猫肉肉的爪子,轻轻挠在他的心尖儿上,他忍不住伸出一只手去按住它,别再乱动了。低头就见到Bucky微微咬着嘴唇,湿漉漉的眼睛里满满的全部都是舍不得。Steve眨了一下眼睛,他知道,他们已经在这条黑得伸手不见五指的路上,走得太远太远了,既然已经回不了头,那、就这么走下去吧。他缓缓收紧了揽在Bucky腰上的手臂,低下头去吻住那颜色很好看的唇。




 


谷仓巨大的门终于被慢慢关上,夕阳最后一抹余晖被隔绝在外,除了天窗还留有一丝光亮,整个仓库都暗了下来。Bucky的背抵在门上,他被眼前高大强壮的Alpha圈在怀里,他们相互亲吻,年轻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仿佛这方小小的角落就是整个世界了。


 
 


Bucky自己都不知道他是怎么被放倒在那垛干燥柔软的草堆里的,他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躺在这种地方,在法兰西时,Barnes家的小少爷不会,等到了英格兰,他成为了一个国家最尊贵的存在时,应该更不会。可是现在,他就是真真切切的躺在这里,四周混着着泥土与植物,灰尘与阳光,还有他喜欢的人身上温暖而沉稳的信息素的味道。


 
 


Loki说跟喜欢的人做这种事是不一样的,曾经经历的一切都是不能作数的,Bucky不知道那种所谓的不一样是不是现在的这种感觉,有点害怕,有点紧张,还有点期待,你要怎么样都可以,我愿意,只要是你。


 
 
 


望着头顶的天窗,能看见忽明忽暗的星光,恍惚间,Bcuky觉得自己的心仿佛置于巴黎最庄严肃穆的教堂,里面有明灯千盏,摇曳的点点烛火,全部都是他汹涌却又压抑的欢喜。


 
 


 


“Steve?”


 
 


他有些疑惑的望向他金发的侍卫,这个温柔的吻了他很久的人忽然停下了亲吻,让他觉得不习惯。而这个人正撑起身子,低着头,认真地解着他的衣服,只不过,王后的裙子太复杂,他的情人又太笨。Bucky伸出手去拉住Steve的小手指,往上走,“傻瓜,你得先解开这颗扣子,下面的那颗才能解得开。”


 
 


“小心点儿,别扯坏了,这间谷仓里你可变不出第二件给我,我待会儿不要光溜溜的跑出去。”


 




“我觉得等你全都解开了,星星就都要睡觉去了。”


 
 


Bucky将透过天窗看得见的几颗星星数了一遍又一遍,才感觉到Steve撩起了他的裙摆,他忍不住小小的惊呼了一声:“Steve!”


 
 


“不会的,至少我的衬衫还可以穿。”


 
 


Bucky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挑中的这根迟钝的木头在回应他之前的说的话。




 


“而且,我应该、没有扯坏它。”


 
 
 


“那、是不是该奖励你一下?”他满眼都是笑意的伸出双手搂住了Steve的脖子,凑上去吻了吻他的嘴角,“My soilder。”


 


 


原来,Loki说的是真的,真的是不一样的。


 


 


就连那些在最开始时细微却又不容忽视的疼痛,都变成了甜蜜而羞涩的一部分,就像小溪流的情书,写来写去都只有一行,就是弯弯曲曲流向海洋。而我也一样,从梧桐遍地的法兰西,到阴雨连绵的英格兰,不回头、又坚定的,走向你。


 
 
 


Bucky把那些破碎的呻吟压在喉咙,细细体会着他那么那么喜欢的Alpha的结在身体里展开时的感觉,满足的感觉像是龟裂的泥土中终于吸满水的种子,迅速发芽破土,瞬间长成参天大树。


 


 


而Steve的牙齿就放在他脖子的腺体处,却连留下牙印的力度都不曾有,只是不断蹭着那里,欲咬未咬。


 
 


“……对不起。”Bucky缓缓开了口,这时他才知道自己的声音有多喑哑。他的腺体上有另一个Alpha,他的、丈夫的咬痕。虽然只是浅浅的一层,也许Steve只要用力的咬上去,就能……只是,他不能允许。他不能对他身后的法兰西视而不见,所以只能委屈他心爱的侍卫与Alpha占有的本能做抗争。


 
 
 


如果有能抛开一切的魄力与勇气该多好,可惜我做不到,所以我们都只能在沉沦中,清醒着。




 


Steve想要告诉他的王后,没有任何关系,他明白的,他不在意,抬头却看见Bucky不知什么时候已是泪流满面,“我弄疼你了?”


 
 


“没有,我就是……”Bucky有些不好意思,不是小孩子了还这么爱哭,可是他又记得Steve跟他说过,开心了要笑,不开心了要哭,不要紧的。


 
 


他拽着Steve的手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我、我该回去了。”


 


 


“……我去拿点水过来。”Steve点了点头,天晚了,就算是在Odinson家做客,一直不出现,也是会被传出点儿什么来的。


 


 


Bucky一点儿都不想动,就像没骨头一样继续软软的躺在干草堆上,看着Steve爬起来匆匆忙忙穿上裤子,光着脚跑到外面,他甚至能听到水桶落到井水中的声音,夜这么静,要是时光能静止在这一刻多好,连未来都不想要。


 
 


夏日这种闷闷的天气很是招人讨厌,不过井水却是凉阴阴的,Bucky心安理得的让Steve用毛巾帮他把全身都清理的一遍,反正,刚才、也没有哪里没看过了。


 
 
 


Steve把Bucky那条让他很是头疼的繁复的裙子捡了起来,“我帮你?”




 
 


“那可能等太阳都出来了,我的衣服也还没穿好。”Bucky说完才觉得这句话可能有歧义,迅速抬起眼睛,却看见Steve正笑着看着他,眼睛像弯下的月牙,洒满了皎洁的温柔。


 
 
 


如果,就这么、再也看不到这双眼睛……


 
 


 


惊惶与不舍一瞬间席卷了Bucky那颗还称不上坚强的心脏,气氛似乎凝固了,沉默就这么悄无声息的蔓延开来。


 
 


Steve知道Bucky在想这什么,战争、血腥、暴力离这只小鹿那么遥远,会害怕是理所当然,但他也只能低下头去亲吻王后棕色的头发,轻轻在他耳边再一次承诺:“不会有事的。”


 


接着,Steve发现,他刚刚似乎做了一些无用功。


 


 


……


 
 


“不回去真的不要紧?”




 


“唔,Rebecca小姐姐会瞒住她的Barnes小少爷夜不归宿的事实的。”Bcuky重新躺了回去,缩在Steve的怀里,咬了咬他的耳垂。


 
 


第二天早上,Bucky并不是很诗意的被阳光吻醒,只是迷迷糊糊听到了什么响声,但没有睁开眼睛,他还很困,默默往Steve的身边拱了拱,想找一个安稳舒适的位置接着睡,却感觉到这个人在往他身上盖衣服。


 
 
 


“Steve,我又不冷。”


 
 
 


紧接着,Steve却直接手忙脚乱的把他用衣服裹了起来,然后用一个相当尴尬的语调发出了一个单词:


 




“妈妈。”


 
 
 


“……?!”等到那个轻盈的脚步声消失,Bucky才从Steve的白衬衫中露出了一个脑袋,还有些回不过味儿来的看向他的侍卫。


 




“我想,她只是来看看我为什么夜不归宿。”




 


“……你觉得她认出我来没有?”


 
 


Steve摇了摇头,不知道是在表达“没有”还是“不清楚”,然后伸手把一根竖在Bucky头发上的干草拿下来。


 


 


“……”


 
 


一直酝酿着的离愁别绪被这个小意外打破了,Bucky嫌弃的拿着那根枯黄的干草,下一秒却还是珍而重之的和Steve交换了一个亲吻。




 


他是真的要走了,而Steve也要走了,只不过他们背道而驰,只不过他们不得不面对漫长的离别。


 
 


Bucky在Loki一脸玩味的眼神中爬上了马车,他知道他的侍卫就站在不远处的那幢房子的转角,远远的看着他。


 
 


于是,他转过头来,冲着那个方向,扬起了一个好看的微笑。


 
 


马车终于向着原本的目的地,皇室在郊外的庄园,奔驰而去,Bucky将头放在Rebecca的肩膀上,打着瞌睡。而他的膝盖上是一沓厚厚的信,Steve事先给他写好的、很多很多信。


 
 


TBC


————————————————————————————————————


啪啪啪是世界上最难写的东西了,嘤~

评论(38)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