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柯TJ】无人回顾(一)

民工柯总 X 学生TJ

这个故事里没有超级英雄,没有土豪,没有特权,只是最普通的人,最普通的困境,最普通的生活,就像芸芸众生中的你我一样

拉郎,AU,三俗,OOC,如果这都能忍……

 

无人回顾

 

(一)

 

晚风猛地一吹,TJ条件反射的缩了缩脖子,虽然在出宿舍之前,已经穿了一件外套,但还是抵不过骤降的气温。明明中午的时候还像夏天一样,TJ撇了撇嘴,紧接着就被枯黄的落叶噗拉噗拉糊了一脸,果然,秋天是个让人讨厌的季节。

 

TJ价值3000美金的二手小破车在本周二被室友Barry借走后彻底罢工,听闻这个噩耗时他正缩在温暖的被子里,琢磨了一下自己又懒又宅的属性,一学期也开不了两回车,再加上那辆车实在破的可以,于是心安理得的放任它自生自灭,完全没有送去修理厂垂死挣扎一下的意图。

 

于是报应来了。

 

孪生弟弟又拿下了一个经济学的奖项,依照妈妈的个性,就算不昭告天下至少也要在交际范围内人尽皆知,这种Party,作为哥哥,TJ当然不能不出现。学校离家有那么一点远,没有直达的地铁,车坏了故意没修,所以现在打着颤走在路上,也不全是别人的错。

 

天越黑越早,路灯却还没有亮起,因为是周五,有些商店早早关了门,商人也会希望在这个寒风阵阵的晚上和家人共进一顿温馨的晚餐。TJ把手插在口袋里,拨弄着坐地铁剩下来的两枚硬币,快要走出这个有些萧瑟的街区时,他远远看到了路边三三两两蹲着几个人。

 

流浪汉吧。

 

TJ当然还没有善良大方到掏出钱包里所有的钱,分给见到每一个人,握着他们的手,眼含悲悯无比真诚的说,去买些热咖啡和汉堡吧,这样的天气实在太难熬了。

 

最边上的那个没有跟其他人团在一起,只是蹲在路边,模模糊糊能看出,身上有一件薄薄的衣服,不知道是同一个姿势保持太久麻木了,还是冻僵了,总之看起来已经蹲成了雕像。TJ吸着鼻子,原本已经走过去了,又折了回来,将口袋里的两个硬币扔到了那人面前,虽然不多,至少、可以买一杯热可可。

 

下一秒,虽着叮铃两声,两枚硬币又落到了TJ脚边。

 

“我不是要饭的。”

 

那个人这样说,可能是太久没开口,声音有些喑哑。

 

“……”TJ这时才尴尬的看到他旁边有个纸板,隐约能看到上面“JOB”等字样,所以……是找工作的人。

 

天太黑了,不是他的错,TJ耸了耸肩膀,弯腰将两枚硬币捡起来,抬头时正对上那个人的眼睛,有些深沉有些明亮。

 

尴尬。

 

TJ嘴角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弧度,然后迅速小跑转过街角,跟着就用那两个硬币买了一杯热可可,这年头,做点儿好事都这么难。

 

等热可可变成冷可可的时候,TJ到家了。当然不会收获多么热烈的欢迎,大家都嗨的正高兴,偶尔有不知道是谁的手拍到肩膀上,“Hey,TJ好久不见”。

是啊,是啊,好久不见,不过,能问下您的名字么?

 

TJ是不知道妈妈邀请了多少人,反正不大的房子塞得满满当当,和弟弟Dougie打过招呼后,他就找了个地方安静的喝香槟去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给闪闪发光的弟弟当背景板。

 

从小就是这样,Douglas是真的好,什么都好,而他,就只会弹钢琴。恩,就是会而已,虽然他喜欢,但是就像并不是所有喜欢画画的孩子最后都能成为梵高毕加索,所有喜欢音乐的孩子也并不是都能变成贝多芬。这一点,TJ在中学时就知道了,他猜,妈妈也知道。

 

只不过有一个正在大学学钢琴的儿子,说出去是一件体面的事情吧。TJ并不反感妈妈的这个必须要服从的大学志愿决定,就算、成不了钢琴家,未来如果可以当个钢琴老师,好像也不错。

 

远远看过去,灯光下Douglas像真的会发光一样,温和的笑容,聪明的脑袋,侧脸看起来很沉稳,TJ用力喝了一口香槟,肉嘟嘟的腮帮子鼓了起来,他想,如果自己是父母,也会更喜欢Douglas的。

 

可能是抬头时看见了,Douglas给了TJ一个笑容,TJ将含在嘴里的香槟慌忙咽了下去,才得以调整表情,回给弟弟一个微笑。

 

其实,Douglas才更像哥哥吧。

 

周日下午,TJ磨磨蹭蹭晃晃悠悠回到学校的时候,天差不多快要黑透了,他看见宿舍楼边上拉起来一些简易的隔离带。

 

好吧,虽然早先就有通知宿舍楼附近要盖一幢新的楼,但是他才回家两天,居然就已经准备动工了,如果自己有学校这样的行动力,大概就不用经历走断了腿后还要挤地铁这种事情了。

 

当然,第二天清晨就被打地基声音吵醒的TJ,愤恨的将学校的行动力纳入了阶级敌人的行列。他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想睡却又睡不着,想到整整一个秋天和一个冬天,适合在温暖的被窝里一觉睡到中午再起床的美好时光,就要被这些可怕的建筑噪音给毁了,TJ就觉得一阵一阵的绝望。

 

他梦游一般的从床上爬了下来,在Barry惊恐的目光中,一飘一飘的接了一脸盆水,打开窗户,朝着旁边刚刚开始动工的工地泼了过去。泼没泼到人,TJ是不知道,反正他爽了,然后将盆一扔,迅速爬回床上,整套动作流畅如同行云流水,可以给满分。

 

事实证明,人在做,天在看,上午干了坏事,晚上就会遭到报应。为了能以最快速度奔向床的温暖怀抱,TJ走了宿舍楼与工地之间的小道,然后他被堵了。当然不是目测上午被凉水泼到的工人,就是学校普遍存在的、那种不学无术的小混混,敲诈勒索一些零花钱。这种事情从小学,TJ就开始遇到,此不良传统一直保持到现在。

 

放在正常情况下,TJ可能还反抗一下,现在他只想赶紧了事躺回床上。本来就没睡好,下午反复弹着同一首曲子,头昏脑涨感觉都要吐出来,晚上的课,教授兴致勃勃的从一个老头子的心路历程讲到另一个老头子的音乐理论,期间TJ的脑子里还自动无限循环下午的那首曲子。现在脑袋里就像有个小人拿着调音锤,一下一下敲在他的神经上,倍儿有节奏。

 

只是在TJ掏出了身上所有钱之后,那群人并没有放过他的意思。

 

“……”拜托,出去上课身上装那么多现金干嘛?还是觉得我会闲的没事在鞋里藏钱?

 

虽然800米连年倒数第一,但是被揍不跑是傻瓜啊,TJ转身拔腿就跑,然后眼前一黑、撞上一个人。

TBC

————————————————————————————————————————

一坑未平,一坑又起,是我…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14)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