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二十五)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自从进入特殊时期,Sebastian每天都在和困意作斗争。经历了数次吃饭打瞌睡,站着也能睡着后,Sebastian暂时彻底放弃了给Chris当好助理的目标以及接送James的任务,开始自暴自弃的放任自己睡得昏天黑地,反正、站着也是睡,坐着也是睡,那还是躺在软乎乎的床上睡吧。

 

Chris抱着James进门时,Sebastian才艰难的把自己从床上挪下来不久,正坐在沙发上捧着一杯热水,试图从刚刚睡醒、大脑还处于停滞阶段的状态中挣脱出来,一扭头就看见James红红的眼睛。

 

“小家伙儿,怎么了呀?”Sebastian伸手将James抱了过来,“Daddy欺负你了么?”

 

虽然心情低落,James还是摇了摇头,为无辜躺枪的Chris洗脱了罪名。Chris给了Sebastian一个“委屈”的眼神,然后指了指书房,他不想再听一次James的“血泪史”,会忍不住笑出来的。

 

Sebastian花了一点时间才从嘟着小嘴的James口中搞清楚事情的始末,大概就是James班上有一个金头发蓝眼睛的小男孩,瘦瘦小小,还总是生病。吃午饭时,James十分友爱的把午餐中的鸡蛋给那个小朋友,不过被礼貌的拒绝,而且,不止一次。热脸贴冷屁股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即便那个屁股很有礼貌也很友好,James幼小的心灵还是受到了打击,日渐积累,今天终于忍不住委屈了。看着可了劲儿委屈的小家伙,Sebastian把到了嘴边的话咽了回去——这难过的成份里,有一部分真的真的是鉴于没把自己讨厌的鸡蛋送出去吧……

 

等Sebastian将James哄得不哭了,才有空儿晃悠到书房去看看Chris到底在搞什么,一直发出叮叮咣咣的响声。接着他就发现,整个书房,连着旁边的储藏室,简直像被打劫过一样。

 

“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么?”

 

Chris从一堆收纳箱后头露出头来,脸上还蹭了一抹灰:“找东西,你先出去,这儿灰尘有点多。”

 

“找什么,我帮你吧。”

 

“不用,真的。”Chris一副“我很OK,我没问题”的样子。

 

“……”其实,我只是怕你继续扩大灾难现场,虽然有钟点工,但我实在不好意思让别人见到被弄成了这样的房间。

 

为什么这个家里一大一小,都不让人省心呢?

 

晚饭后不久,还是有些小难过的James自觉爬到了床上,还拍了拍自己的小枕头和小被子,全程无视跟在后面的Papa和Daddy。

 

Sebastian坐到床边上,伸出食指戳了戳小家伙儿肉嘟嘟的脸蛋:“Papa抱着睡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呀?”Sebastian冲着Chris眨了眨眼睛,有点不可思议。

 

“因为Steve一直是自己睡觉的,他妈妈都没空哄他。”

 

“真的……不要?”

 

原本还一副小大人样子的James当然没禁住诱惑,冲着Papa伸出手来。躺到Sebastian怀里以后,还嘟着小嘴要亲亲,在得到两个晚安吻之后,才含着手指进入了梦乡。

 

Chris轻轻关上James房间的门,看了看身边的Sebastian,含蓄的表达了一下心情:“居然没跟James一起睡着。”

 

毕竟前两天哄小家伙睡觉,James还精神得很的时候,捧着故事书的Sebastian就已经开始打瞌睡了。

 

“我白天睡得……有点多。”Sebastian抬头瞟了Chris一眼,他有一点小不好意思。

 

Chris笑了一下,顺势亲了下他的小萤火虫的脖子:“当一次夜间生物呗。”

 

当然,所谓的夜间生物,也只是坐在院子里吹吹风。James哼唧了很久的秋千旁边,现在还有一个类似秋千的长椅,可以微微晃动,天气好的时候,Sebastian喜欢缩在上面看书,顺便看着荡秋千的小家伙。

 

深秋的夜晚,空气带着丝丝凉意却很清新,呼吸到肺部的时候有一种不带甜味儿的薄荷糖的感觉。

 

Sebastian裹着一条厚厚的珊瑚绒毯子躺在长椅上,枕着Chris的大腿,视野里深蓝色的天空显得很高很远,星星稀稀疏疏,一颗一颗却都很明亮。他一边扯着Chris的手指,一边忍不住笑了一声:“你说James那小脑瓜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呢?”

 

“谁知道。”Chris用没被拽住的那只手,拨弄着Sebastian的头发,棕色的发丝很细很软,因为躺下还显得有些乱糟糟。

 

Sebastian转移了一下视线,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今天这个人的下巴特别干净,啧,刮胡子了嘛,“你小时候是不是也那样?”

 

“哪样儿?”

 

“James那样啊。”

 

“是吧。”

 

按照常规剧本,Chris不是应该立刻反驳自己才没那么傻呢么?不仅不搭理自己,手心好像还有点冒汗,Sebastian抓着Chris的手晃了晃:“你很热?”

 

“不热,”Chris立刻表示了否认,然后转移了话题,“星星好看么?”

 

“……好看。”Sebastian眨巴了一下眼睛,想,你是不是又有什么事儿没跟我说?不过,依照之前的记录,大概问了也不会说,还是等他酝酿好情绪主动开口吧。

 

只是,Sebastian直到又开始犯困,也没等到Chris酝酿好情绪。而在迷迷糊糊的时候,他觉得Chris好像喊了自己一声,稀里糊涂的“恩”了一声,然后被拉着站了起来。如果是在正常情况,Sebastian肯定会发现,Chris湿热的手心,抿起的嘴角,崩着的身体,紧张的神经,但不是现在。

 

正迷糊着忽然被拽起来,一瞬间胃里的空间就像被挤压过一样,还没消化完的食物不受控制的翻滚着,Sebastian下意识的甩开Chris拉着自己的手,他说:“Chris,我想吐。”

 

而十分紧张的Chris下意识的拒绝:“别甩开我,求婚呢。”

 

当然,看着一路小跑往屋里去的,他的小萤火虫还裹着毯子的背影,Chris默默在风中,凌乱了。

 

等他以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那颗玻璃老心,站到卫生间门口时,Sebastian还蹲在地上抱着马桶咳嗽。

 

“上帝啊,”Chris走过去轻轻拍着他的背,“还好么?”

 

Sebastian喘着气儿抹了一把脸上的生理泪水,点了点头。Chris心疼的将他红着眼睛的Omega拉了起来,顺手按下了抽水的按钮,然后用刷牙的杯子接了杯水递过去。

 

还没从呕吐过后的反胃感中挣脱出来的Sebastian为他的Alpha扯出了一个笑容,接过杯子靠在盥洗池边开始漱口、刷牙、漱口。期间,Chris就默默站在旁边,他尽力不去脑补,他的小萤火虫在有James的时候是怎么熬过来的。

 

过了一会儿,Sebastian感觉到Chris从身后抱住了自己,温热的呼吸就在颈边,有些痒痒的。他没有动,看着镜子里他们两个重叠的样子,歪了歪脑袋,“Chris。”

 

“恩?”Chris将头抬了起来,Sebastian刚好转过身去,和他额头靠着额头。

 

“你之前说了什么?在院子里。”

 

“Um……”Chris脑中所有与悲伤春秋有关的东西一瞬间化为乌有,虽然他的手现在就搂在Sebastian腰上,感觉很好,但这并不能改变10分钟之前那份儿操蛋的凌乱,“什么都没说。”

 

“你说了,”Sebastian亲了亲表情沮丧又委屈,像极了弄丢了蜂蜜的小熊的Chris,却并不打算放过他,“我听见了。”

 

时间好像静止了,谁都没有说话,但Sebastian并不感觉尴尬,他微笑着看着Chris,耐心的等待着。


过了一会儿,终于听到Chris开口了,他说:

 

——“每天,一进门就能看到你的感觉真好,我再也想象不出,能有什么比这更好的地方。”

 

——“我想,这个世界上我能称之为家的,就是你在的,任何地方。”

 

——“我再也不想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你不在我身边。”

 

——“我想了很多,很多听起来很动听的漂亮话,但最后还是想说,我爱你,我应该从遇见你的那一刻就对你说,每天说一次。”

 

——“我不知道该如何证明这个,我摘不到天上的月亮还有星星,不过,我愿意等待你的‘愿意’,用我余生的每一天。”

 

——“不知道从哪一天起,于我而言,你的名字就成了最美的情话。”

 

——“Sebby。”

 

Chris垂着眼睛说完,他很紧张,很多年没有过的,这样的紧张了。接着,抬起眼睛,就看到他的小萤火虫的眼泪一颗颗从眼眶中滚落,漂亮的灰绿色的眼睛里弥漫着水雾,在灯光下,像藏着星星一样,而那双眼睛却千真万确是笑着的。

 

“我不要你摘月亮和星星,”Sebastian伸手轻轻捧起了Chris的脸,仔仔细细看着他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和蓝宝石一样的眼睛,“我也不要你用余生去等,就只是……”

 

Sebastian没能接着说下去,他的眼泪又像决堤了似的涌出了眼眶,这段时间他本来就容易哭,Chris还非要这样,实在是、太讨厌了。

 

过往的岁月,好的,不好的,快乐的,悲伤的,幸福的,委屈的,温暖的,隐忍的,一幕一幕像幻灯片一样从眼前闪过,哪怕我们之间隔着千江水千江月,山复山关复关,我们终于还是走过了风霜雨雪满地荆棘,来到了对方面前。

 

透过湿润的眼睛看过去,Sebastian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觉得Chris的蓝眼睛里好像都在闪着水光,嘴角勾勒出一个好看的笑容,然后吻上了Chris的唇,他说:“我爱你,只爱你,直到所有的星星都不再发光。”

 

过了一会儿,Sebastian抹了一把脸,有些不好意思,这么大的人,哭成这样太丢人了,然后他想了想,感觉好像少了点儿什么:“就这样儿?”

 

Chris愣了一下,才从口袋里摸出了一枚戒指,他慢慢的将戒指推到Sebastian左手无名指的底端,不大不小刚刚好,当年他是量过他的小萤火虫的指围的,“这样就好了。”

 

“你下午翻箱倒柜的,就在找这个?”Sebastian低头看了看这枚明显不符合Chris风格的,造型格外简约的戒指,他知道,这恐怕是四年前就准备好了的,只是……Chris当然不会舍不得买一个新的,他的Alpha大概是在告诉他——初心不变。


他懂,他都懂。

 

 “我喜欢这个。”Sebastian抬了一下左手,接着他就看到Chris抿着唇点了点头,看惯了某人没脸没皮的样子,偶尔害羞一下,他还觉得有些新鲜,忍不住伸手捏了捏Chris的脸颊,“出去么?我们为什么要一直站在卫生间里?”

 

一瞬间,Chris心里名为幸福的金字塔灰飞烟灭,短短几秒,他已经脑补出日后被Lisa、Scott、Thomas嘲笑一生的场景。


哦对了,还有James以及那个现在还没有土豆大的小家伙儿,他们会扬起漂亮的小脸,天真的问:“Daddy,Daddy,你是怎么跟Papa求婚的?”

 

“在厕所。”

 

TBC

————————————————————————————————————————

大家都不要嘲笑桃桃在厕所求婚嘛~

评论(27)

热度(3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