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四)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F1&花样滑冰(Formula 1 & Figure Skating)


这是一个赛车桃与花滑包的故事,狗血琼瑶   三俗中二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正文:


(四)

 

深夜的冰场里只剩Sebastian一个人了,他没什么目的性的在冰上乱晃,从这一头到另一头。就像有心事时,有人选择跑步,有人选择倾诉,有人选择嚎啕大哭,而他的选择是上冰,反正对于他来说,在冰上滑行奔跑跳跃与呼吸吃饭睡觉同样简单而不可缺少,更重要的是可以迅速放空自己。

 

其实,Sebastian能听到自己的手机在震动,一直在震动——是Jason在给他打电话。

 

为什么不接呢,只要接起来随便解释一下,哪怕只有一句我和Chris没什么,就没事儿了,Jason一直是这样。不管他做了什么,哪怕其中有些都称得上过分,只要他愿意好好解释,Jason就会原谅他,一如既往的关心他,成熟、冷静而克制。

 

跟Chris是完全不同的人。

 

在绝大多数争执的开端,Chris是会让着Sebastian的,可是毕竟年少气盛,有时候辩驳上两句,他们就会像点燃了导火索的炸药,不受控制的蔓延战火。

 

——当年Sebastian有一场比赛,最后一个4T灾难性的跳成了3T,跳跃少了一周并不可怕,可怕的是3T在之前已经出现过两次了,再出现时,这个跳跃将视作无效,9分乃至更多的分瞬间清零,0.01都可能成为输赢关键的赛场,这他拿什么跟对手竞争?

 

混合着失落与烦躁,压着脾气在混合采访区应付完记者,除了选手通道就看到Chris灿烂的笑,Sebastian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来火,这个人就不能配合着他,情绪低落一点?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对陌生人友好而又宽容,对着亲近的人却从来不克制脾气,18岁的Sebastian也一样,他直接气笑了:“你是不是觉得只要落冰时站稳了,不摔,就成功了?”

 

“你知道的,我不是很懂,”Chris有些尴尬的笑了一下,跟着Sebastian往外走去,“宝贝,你饿么?我以前来这里的时候,有一家餐厅还不错,你会喜……”

 

“我不饿,要吃你自己去!”

 

其实,Chris并没有做错什么,他也很忙,却专门飞过来一趟,Sebastian知道自己应该感激的,但他没有控制住脾气。他想要冠军,太想了,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想要站到最高领奖台上,他没办法迅速从巨大的挫败感中走出来,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跟男朋友来一场约会。

 

“能别把火儿撒在我头上么?只是一次普通的比赛,又不是世界末日。”被泼了一盆冷水的Chris忍不住反驳了回去,话说出口又觉得有些重,他知道Sebastian现在心情不好的,“宝贝,不生气了,好么?”

 

被踩到痛脚的Sebastian直接忽略了Chris求和的语句,他满脑子都是,我这么这么看重的一场比赛,你却觉得不算什么,“什么叫只是?!”

 

Sebastian的语气有些尖锐,Chris的好脾气消耗殆尽,他压低了声音,“上个赛季我退赛了五场,爆胎、爆缸、后悬挂断裂、还被撞退了两场,拿不到冠军,站不上领奖台,甚至不能完成比赛,这太正常了,你不能有这么大的反应?”

 

“我的心没你那么大!”

 

“那么你想去哪里呢?冰场?你真的觉得你现在有心思,能够练下去?”Chris可能还想说些什么,却被Sebastian堵了回去,“别说了,求你了,就只是、开车吧。”

 

他们之间的这种争执太多了,好在过了就过了,谁都不会真的往心里去。可某天Sebastian洗完澡,让豪迈的在床上躺成大字型的Chris往旁边挪挪,给他点儿位置睡觉。Chris闭着眼睛迷迷糊糊艰难的往旁边移了移,然后习惯性的搂着他,他听到Chris嘟哝着:“宝贝,我不知道你们那什么,同一个动作不能出现三次的规则,再说我真的搞不清你们什么勾手跳、结环跳、点冰跳,反正、都是在转圈圈。不生气,乖,你最好了。”说完还用下巴蹭了蹭Sebastian的脖子。

 

Sebastian永远记得那一刻他跳快了一拍的心脏,还有迅速酸楚的鼻腔,他知道Chris是睡迷糊了,根本没清醒,可就是这样,才更觉得这个人怎么可以这么好,当时明明是他自己没调整过来……Sebastian借着还没关上的台灯的光芒,抬头看了看Chris小扇子一样的睫毛,忍不住亲了亲他的嘴角。

 

而Jason,Jason是真行家,有时候给出的建议是Sebastian自己或者说教练都没有想过的。可是,Sebastian只记得起那些有关花滑的建议与讨论,其余不咸不淡不温不火的约会都只有一个大概的印象,他们永远不会争吵,他们暧昧有余,亲密不足。

 

Sebastian一个人站在空荡荡的冰场上,与Chirs相处的每一个细节,他都能回忆起来,哪怕他在分手后的两年中,刻意去想Chris的不好,却也统统抵不过那个人阳光而温柔的笑,那些夹杂着幸福温暖以及争吵痛苦的庞大记忆呼啸而来,瞬间盛大成海

 

——承认吧,会分手是因为太骄傲,太倔强,不愿意低头,不愿意服软;

 

——承认吧,最好的与最坏的日子都跟Chris 在一起,17岁之后的每一步都被插上了一面叫做Chris的小旗子;

 

——承认吧,Sebastian,你根本就忘不掉,你无比想念,Chris曾经温柔喊你宝贝时的语气。

 

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慢慢滑到场边,一直震动的手机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下来。Sebastian深吸了一口气,回拨了一串未接来电显示的号码,接通三声之后,电话被接了起来:

 

“Jason,我们,不要再联系了吧。”

 

 

Will站在场边上看着冰场上的Sebastian,缓慢的舒了一口气,上个月整出来的事儿看起来是告一段落了,不单单指自己摆平了媒体,更多的是Sebastian本身,看起来,他终于把自己的心情收拾利落了。

 

由于赛季还有一段时间才会开始,Sebastian颇有点给自己的小金库攒钱意味的参加了几个表演滑,况且他其实很喜欢表演滑的氛围,不带一丝比赛的压力,每一秒钟都在享受滑冰带来的快乐。

 

“我还有事儿,你自己回去没问题吧?”表演滑结束后,Will跟在Sebastian身后往外走。

 

“我又不是三岁。”

 

“……”你有时候真不到三岁,Will在心里默默吐槽着,将车钥匙扔了过去:“开车慢点。”

 

“你是经纪人,不是我妈妈。”

 

“……滚。”

 

走到停车场时,Sebastian才发现他根本不记得Will将车子停在哪里,一辆一辆找过去的时候,看到了一辆Alfa Romeo。他忍不住多看了两眼,Chris第一次去冰场找他,就开了一辆同款,他虽然对车不是很懂,但自己坐了很长一段时间,并且开过的车型,还是能认出来的。

 

不过,下一秒,Sebastian就发现这辆车不是同款,毕竟车能买成一样的,开车的人不可能同款。

 

“滴——”

 

Chris在按喇叭,Sebastian低头继续找Will的车,只做没看见他。

 

“滴——滴——”

 

Will究竟把车停到了什么鬼地方,别按了,你还指望我主动跟你问个好么?

 

忽然,Sebastian就觉得自己的手被人扯住,然后连拖带拽的塞到了副驾,他揉着被拉疼得手腕,有些生气:“Chris,你干什么?!”

 

Chris一脸嫌弃的看了看自己的前男友,然后指了一下前面:“那辆车要进来,你一直挡着路,它过不去,按喇叭你是听不到还是怎么着?”

 

“……”这可真他妈尴尬,Sebastian转移注意力的抠了抠挂在车前的那只丑丑的尖叫鸡玩偶,抠到一半才想起来,这只尖叫鸡是他买的,挂上去的时候,还跟Chris说,这很凸显你的品味,不许拿下来。虽然Chris很无语,但后来到底也没拿下来,一直挂在车上,Sebastian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拿它撒气,眼见毛都要被揪秃了。

 

他只是没想到,这只尖叫鸡,到现在,还在。感受到Chris缓缓转移过来的视线,Sebastian缓慢的将手缩了回来,他觉得太尴尬了。

 

沉默在车内蔓延了一阵后,还是Chris先开了口:“你就不问我为什么在这儿?”

 

“也许法拉利已经高端到可以在冰场上开了,让你来做个考察。”

 

Chris将车开出停车场,停在路边,夜色下,昏黄的路灯透过车窗玻璃照在Sebastian的脸上,给他本就好看侧脸打上了一层阴影,轮廓看起来就更加深邃了。Chris看着这个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小混蛋,忍不住叹了口气:“看你。”

 

My sweetest boy .

 

“……”Sebastian迅速将头转向车窗的方向,路灯照不到的地方,漆黑一片,“我有什么好看的。”

 

“那你又为什么去看我?”

 

那不一样,Sebastian在心里辩驳着,他转过头来看着Chris,扯出一个皮笑肉不笑的笑容:“上次我去看了你,这次,就当你还我好了。”

 

“你真的觉得我们之间能还清?”

 

还不清,那又怎么样?

 

Sebastian还没想明白,就感觉Chris凑了过来,微微抬眼就看得见他长长的睫毛,以及下好看的眼睛。

 

他们是还没有断开链接的Alpha和Omega,这种情况下能发生什么,在Sebastian反应过来之前,他们已经吻到一起去了。有多久没有这种感觉了,啃咬着对方的嘴唇,交换着呼吸,抚摸着身体,如同磁铁相互吸引的两极一样。

 

这辆车前座的空间很大,他们以前也趁着没人的时候,在车子里乱来,在Chris解皮带的时候,Sebastian找回了一些理智,他低低喊了一声,“Chris……”

 

Chris停下了动作,高挺的鼻梁还曾在Sebastian耳垂边上,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翻身在驾驶座上坐正了,并将车窗打开了缝隙,让弥漫在狭小空间内的信息素透出去一些。

 

过了一两分钟,Sebastian忽然笑了,他知道Chris还硬着,他自己也是,然后他们居然就在车里以沉默相对,“做不做?”

 

“……?”

 

“就、打个炮而已。”

 

Chris定定看了Sebastian三秒钟,然后一脚油门踩了出去,一路风驰电掣往他的公寓开去。

 

Sebastian看着已经飚过了150的仪表盘,他确定,Chris要收不少罚单了。

 

TBC

 

—————————————————————————————————

原来,我上一次更这篇已经是遥远的9月13号了ORZ

评论(47)

热度(211)

  1. 大透明_秣 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