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Evanstan】听墙角(上)

【这是一个大龄单身狗被迫听了墙角的故事


显然,在城里群魔乱舞已经满足不了现在的青少年,Steve看着森林里的这群打扮得光怪陆离的大学生,确定以及肯定,今晚的任务泡汤了。

 

“Bucky,我想我们可以收工了。”

 

“执行任务的时候要叫代号,Steve。”

 

Bucky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伴随着轻微的电流声,Steve微笑了一下,他几乎可以想象到Bucky一副“明明说了很多次,你怎么还记不住的”表情。

 

因为你从不叫我Cap啊,傻Bucky。

 

Steve用了整整7年的时间才把Bucky找回来,虽然左臂变成了金属的,虽然彻底忘记了他们竹马竹马的感情,但至少,他把Bucky找回来了。Steve觉得,只要还能看到Bucky,只要Bucky能够活得温暖而舒适,他就满足了,感谢上帝。

 

关于信仰这种玄之又玄的东西,如果硬要说Steve曾经信仰过什么,大概可以总结为自由与正义,直到他失去了Bucky。那时候的Steve,除了一次又一次研究Bucky失踪时的卷宗和不知疲倦的搜寻,就是埋首工作,试图破获全美所有的大案要案。Natasha和Sam在调侃FBI诞生了Captain America的同时,都不止一次的担心Steve会年纪轻轻过劳死。

 

最后还是Coulson局长劝服了Steve,寻找一个新的精神信仰,比如上帝。当然,Steve会答应,完全是面对眼看着就要声泪俱下的Coulson实在说不出拒绝,以及忽然想起Bucky曾经心疼过局长的发际线,为了防止它继续后退,Bucky回来后更加心疼,Steve真诚的表示,他会在周日去教堂做礼拜。

 

而就在半年后,Steve找到了Bucky,原来上帝真的能听到他的愿望。

 

“看起来我们得在这儿的旅馆住上一晚,”Steve感受了一下湿润的空气,阴冷的山风,就要下雨了,“好么?”

 

Bucky一身黑色劲装,抱着装在盒子里的狙击枪,没有说话。

 

没有反对就是同意,Steve想着,走进了附近唯一的,看起来相当有年头的旅馆。

 

“一分钟之前还有两间,”显然旅馆老板今天见识了太多妖魔鬼怪,绝对没有多看一眼,这两个上看下看左看右看都不是正常人的家伙,“顺便,是阁楼。”

 

嗯,住阁楼也比在外面淋雨强,是不是?况且,好兄弟也是可以睡一间的,没什么大不了。Steve在心里默默盘算着,抬眼看看Bucky,依旧没什么表情,安安静静站在旁边,于是,Steve心安理得的从老板手中接过了钥匙。

 

木质的楼梯每踩上一级,都会发出嘎吱的声音,Steve甚至开始怀疑,它们能否承受住总重量超过400磅的两人。终于走到顶层,阁楼的门显然也秉承着楼梯的优良传统,伴随着吱呀的声音打开了。Steve一进门,就有一种想打喷嚏的冲动,还没等他的鼻子做出更进一步的反应,就听到了一声:

 

“那神父,主会原谅恶魔的罪么?”

 

声音显得遥远、空旷却又有一点点熟悉,Steve和Bucky本能的迅速扫视了整间屋子,最后将目光定格在床旁边的墙上。

 

这与其说是墙,不如说是一快涂了白色涂料的木板,薄得Bucky不用金属手臂都能轻易打穿。所以,就算早来几分钟也还是只能住阁楼,现在只是承包整个阁楼和挤在被强行拆分的半个阁楼的区别而已。

 

对面已经传来的流水哗啦哗啦的声音,似乎是在洗澡,Steve指了指那个简易卫生间,示意Bucky将就一下。

 

然后,Steve就坐在床上,借着昏黄的灯光,窗外的冷雨,不合时宜的回忆起他们曾经在一起的日子,各种意义上的在一起,哪怕现在Bucky什么也不记得了,自己也退回了好朋友的位置,这些都无法掩盖曾经的美好,以及Steve从未消退的,对Bucky的爱。

 

可以朦胧的听到,隔壁已经从“主是否会原谅罪孽”的阶段进一步深化探讨到忏悔了,虽然一边洗澡一边忏悔有些诡异,总不能真是神父住在隔壁了吧,被拉回思绪的大龄单身狗Steve感叹着年轻人真会玩。

 

当然,半个小时之后,Steve就不这么想了。

 

隔壁的木板床持续发出有节奏的响声,以及偶尔冒出一两声破碎的呻吟。

 

根据Steve超级好的听力判断,两张床都是贴着木板的放的,所以他和Bucky与隔壁不能言说的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现场,就真的只是隔了一块薄薄的木板。Steve在黑暗中默默眼观鼻,鼻观心,就算他是一只大龄单身狗,当年好歹也是谈过恋爱的,而且恋爱对象现在就躺在旁边,虽然他们中间像隔了一个马里亚纳海沟。

 

狗眼已瞎,不对,狗耳已聋。

 

持续装尸体的Steve开始思考,隔壁究竟是有多大条,是没发现根本不具备隔音效果的“墙”,还是压根儿连这边住了人都不知道?之前不是还在讨论上帝么,为何画风瞬间转变得如此清奇?

 

逼迫着自己胡思乱想了一会儿的Steve,终于还是无法控制的想起了Bucky,他们那些美好又甜蜜的时光,从小到大,从什么都不懂的孩子到互相扶持的FBI探员,直到那一次,他没能抓住他的手。

 

Steve缓缓歪过头,雨夜连一丝光芒都没有,适应了黑暗的眼睛也只能勉强勾勒出一个轮廓,那个早就刻在他灵魂上的轮廓。

 

不过,Steve笃定,Bucky没有睡着。

 

严重的PTSD让回来后的Bucky对各种风吹草动都无比敏感,虽然Steve不知道他对这种事情有没有概念,但仅是噪音这一条,就足以让Bucky保持清醒。

 

但是Bucky没有出声,连动都没有动啊。是跟自己一样觉得尴尬,还是就是单纯的不想动?

 

被迫听墙角,无比尴尬的Steve现在忽然觉得,和Bucky一起做一场雨夜伏击也是极好的。

 

大概又过了一会,Steve的尴尬程度已经被隔壁过分会玩的小青年们弄到了人生顶峰时,他鬼使神差的翻了个身,当然是背对那块木板,虽然知道自己的眼睛肯定不能把木板盯出洞来,但是面对着实在太羞耻。

 

只是这样一来,他就侧身面对着Bucky了。

 

在过去的岁月里,他们也有过一个又一个表达爱意的夜晚,最后总是以Bucky的头枕在自己的胸上,自己的下巴抵在Bucky棕色的头发上的姿势睡去,相拥是最温暖的姿势。

 

就在Steve不受控制将手抬了起来,想要隔着空气描绘一下Bucky的轮廓时,忽然就觉得Bucky睁开了眼睛,没有理由的,手上沾过血的人,气质使然。

 

明明也没干什么,Steve就是有一种做贼被抓了的感觉,寒意从尾椎骨一路窜到了头顶,他甚至能感觉到Bucky带着些许凉意的目光在自己身上来回扫视,所幸一片漆黑,Bucky肯定看不出什么所以然。

 

所以说还是装睡大法好,闭着眼睛安安静静听墙角就好嘛,一动不动也不是什么难事,为什么要作死呢?

 

尴尬持续了几秒钟,而Steve居然还有心思去发现,隔壁好像差不多消停了,能听到他们咬着耳朵讨论再去洗个澡。噩梦就要结束了的感觉真好,马上就可以睡觉了,这个离奇的晚上很快就可以翻篇了,一晃就到明天早上了,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了。

 

当然,Steve的愿望在下一刻破碎了,并不知道隔壁哪一个会玩的小青年脚软,没有站稳,连人带着木板翻了过来。虽然作为FBI的优秀探员反应迅速,翻下床的Steve终于还是忍无可忍的打开了灯,他必须围观一下。

 

事实证明,这种报复心理要不得,Steve看着先手忙脚乱往情侣身上裹床单、再往自己身上套衣服的、光溜溜的、自己的弟弟Chris,再看看缩在Chris身后的、同样光溜溜的、只裹了床单的、Bucky的弟弟Sebastian,忽然失去了转身看Bucky一眼的勇气。


TBC

————————————————————————————————————

听墙角梗根据Lo主真(血)实(泪)经历改编,绝对人生尴尬巅峰,没有之一;蹭了一点神父梗,下章应该还有一点,嘤~

感谢 @雪桜 陪我一起开脑洞O(∩_∩)O~~

最后,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28)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