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十一)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十一)

 

“Rebecca?”Bucky的背靠着门,双手放在身后的门把手上,看着明显处于愤怒与吃惊中Rebecca。

 

“Your Majesty,我不是故意翻您的东西,”Rebecca指了指梳妆台上的一个镂空花纹的精致木盒,“打扫房间的时候,不小心碰掉了。”

 

“别这么叫我,”Bucky抿了抿嘴唇,缓缓走到梳妆台旁边,小心的将盒子打开,伸手把里面那本厚厚的书拿了出来,“Rebecca,这是我在这里最宝贝的东西了。”

 

Rebecca看着Bucky带着米色手套的手指轻轻的拂过书的封面,眼神温柔得像三月的春风,五月的溪水。这本书讲的是什么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每隔几页就会有一幅素描或者一朵已经干枯的花朵夹在其中——而这显然不是出自英伦国王之手。

 

“刚刚那个侍卫?”

 

听到Rebecca的话,Bucky把头抬起来:“你知道?”

 

“我当然不知道,小少爷,”Rebecca没忍住翻了个白眼,“但是你们牵着手不放,我就知道了!”

 

“他只是扶我下马车而已。”Bucky觉得自己的解释充分又合理。

 

“……”这个问题并没有继续讨论的意义,Rebecca深吸了一口气,“您知道您在干什么,对么?您的身份,他的身份。”

 

“我知道,Rebecca,”Bucky垂下了眼睛,长长的睫毛在烛光下像小扇子一样,“但是,他,如果能有什么能让我在这个鬼地方呆上一辈子而不疯掉,那一定是他……”

 

Barnes家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少爷是怎么走到如今这个地步的,没有人比Rebecca更清楚,她走过去拉住了Bucky的手,“胆子可真够大的,你和他,行为收敛点好么?”

 

Bucky抬头看着Rebecca笑了,Rebecca从来不是女仆,是从小陪着他长大的小姐姐。如果Rebecca知道Bucky现在的想法,她一定会说,我才不是小姐姐,我是老妈子,“好了,告诉我他的名字。”

 

“Steve,Steve·Rogers。”

 

 

在法兰西,打猎是Alpha与男性Beta的活动,对于Kasia把自己拽过来这件事,Bucky真的不知道应该说什么好。

 

“我们只是跟着去森林里玩,又不会真的用箭去射小兔子或者小狐狸,想想,不抓着这种机会,还有什么时候能去那种地方玩嘛?”

 

Bucky将带着翎毛的礼帽扯得低了一些,这种闷热的天气他更想缩在屋里看书睡觉发呆,干什么都比出去乱跑来得强。

 

“Oh,darling,你来了。”正在和Bucky说话的Kasia忽然转身,伸手挽住了来人的手臂。

 

“Mother,您好么?”

 

Bucky不喜欢这个人,这个声音,这个信息素,但当着Kasia的面,当着所有人的面,看在法兰西和英格兰的份儿上,他只是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Joseph,早上好。”

 

“您一直在躲我,我有什么可怕的呢,Bucky?”错身的时候,太子在Bucky耳边轻轻说了一句,然后就被Kasia拉着向马车走去。

 

Bucky站在原地没有动,他看着Kasia欢脱的背影,有些难过,他希望这个与他差不多大的小姑娘永远都这么快乐,永远发现不了这个王室,甚至是她身边的那个人的某些见不得人的阴暗一面。

 

等到Bucky回过神来,发现他的侍卫已经站在马车旁边,微微偏头看着他了:“Your Majesty。”

 

看到那双这个世界上最温和的蓝眼睛,Bucky觉得再糟糕的事情都会变好,他用口型喊了一声Steve,然后走了过去。

 

可能对于这些英伦贵族来说,带上几个美丽的Omega漫步林间就已经足够,至于打猎,只是一个形式罢了,恐怕再迟钝的动物都会被这些小姐夫人的高谈阔论或者嬉笑打闹的声音吓走。

 

路过摇摇晃晃的吊桥时,Bucky的面前出现了一只手:“Bucky。”

 

这句话并不是在询问是否需要帮助,Bucky咬了咬下嘴唇,“Joseph,谢谢,你牵着Kasia就好,我自己可以,谢谢。”

 

被他这个如同林间小鹿一般时常胆战心惊的继母拒绝,感觉真奇妙,太子笑了笑,深深看了Bucky一眼,做了一个手势,“您先走。”

 

Bucky必须得承认他从没走过这种吊桥,每踏出去一步,木质的桥板就会发出吱呀的响声,伴随着桥身的左右摇晃。走到桥中间时,Bucky看了一眼脚下的湍急水流,忽然整个桥剧烈摇晃了一下,伴随着Kasia带着笑意的惊叫。

 

“您还好么?”Bucky确定身后的Joseph是笑着问去这句话的。

 

“没事。”再往下面看的话,大概就真的不敢走了,Bucky把头抬起来,然后看见了Steve,他的侍卫已经站在了桥的另一端,他只要自己再往前走一段,就一段,那只温柔却有力量的手就会扶他一把。

 

等Steve真的拉着Bucky那只全是冷汗的手时,Bucky才松了一口气,他听到Steve的那一句,“慢点。”就仅仅是一次维持不了几秒钟的牵手和一个短短的词语,Bucky也觉得满足,他们的每一秒都是偷来的。

 

站在桥边,看着Steve一个一个将后面的人扶过桥,Bucky冲着Rebecca眨了眨眼睛,在她耳边悄悄说,“他真英俊,是不是?”

 

“上帝保佑,”Rebecca无奈的摇了摇头,“小祖宗,管好你的眼睛。”

 

过了一会儿,终于有耐不住性子的要去打猎,借着这个,大家似乎三三两两的散开了,皇家的猎场,一般不会出什么事儿。

 

Bucky在浅滩边将手伸进凉凉的溪水中,清澈的溪水将他原本就白皙的手映得有些不真实,鹅卵石滑溜溜的躺在河底,“Soilder,我想到河对岸去。”

 

远远站着的Steve和站在Bucky身后的Rebecca同时叹了口气,当然Steve是因为不知道他的王后又要玩什么花样;而Rebecca是彻底意识到Bucky根本就管不住自己,不过好在,不管是谁,身边都带着一两个侍卫,Steve本来就负责王后的安全,所以就算总是呆在一起,只要没有太过出格,也不会有人多想什么。

 

Steve走过来看了看眼前浅浅的河滩,大概是有人从这里走过,有几块比较大的石头凸出了水面,组成了简陋的石桥,“Your  Majesty,提好您的裙子,我扶您过去。”

 

“小心点儿,我就不过去了。”Rebecca有种无语问苍天的感觉,这个人大概这辈子都不会对Bucky说的“不”字,以后谁知道能闹成什么样儿。

 

“Hey,darling,你看什么,快过来!”

 

Rebecca觉得隐隐约约听到了太子妃的声音,回头却什么都没有看到,再转过身来,Bucky已经走到溪流的中央了。

 

“你的靴子里是不是已经灌满了水?”Bucky左手拽着裙摆,右手被Steve扶着,正准备往下一块石头上迈。

 

“还好。”直接站在溪水里的Steve笑了一下,手心里调皮的王后别把自己身上弄上水就好。

 

还差最后一块石头,Bucky带着一种小骄傲的心情踩上去,然后,湿乎乎的青苔跟他做了对,还好他的侍卫反映够快也足够强壮,避免了王后在溪水中摔成落汤鸡的惨剧发生。

 

Bucky搂着Steve的脖子,笑出了声来,帽子上白色的翎毛扫在Steve的脸上。

 

“Steve,谢谢。”

 

“My pleasure。”Steve觉得自己的心脏受到了巨大的考验,他没法忍受他的王后受到任何的伤害,一点点也不行。

 

“就算掉到水里也不要紧,”Bucky笑着捏了捏Steve挺拔的鼻子,“大不了就是衣服湿了嘛。”

 

“我不会让您掉下去的。”

 

“……我知道。”Bucky抬头看着一脸认真的Steve,觉得自己的眼光真好,“走吧。”

 

只往树林里走了一小会儿,Bucky就停下了脚步:“Steve。”

 

“怎么了?”

 

“嘘,你看。”

 

顺着Bucky的目光望过去,阳光透过树叶之间的缝隙中洒了进来,有一只小小的梅花鹿就站在林间,警惕的竖着两只小耳朵,斑驳的阳光照在小家伙身上,显得格外美丽。

 

“嘿,小家伙。”Bucky很轻很轻的说了一句,害怕打扰到这只林中的精灵。

 

小鹿的耳朵动了动,显然是发现了两个陌生人,湿漉漉的大眼睛看向这边,两人一鹿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过了一会,小鹿才转过身去,蹦跳着消失在林间。

 

“它走了。”Bucky有些小难过,他其实可想去摸摸它。

 

“是找妈妈去了。”

 

“恩。”找妈妈去了多好,Bucky想着,“它真漂亮。”

 

“像您一样。”

 

“……”Bucky觉得脸有些发烫,这个人明明是根木头,却会对他说这些。Bucky发誓,他只是觉得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垫起脚亲了这个人的,没有别的意思,“叫我Bucky。”

“Your Majesty?”

“快点儿。”

“Bucky。”

 

 

 距那次打猎已经过去五天了,Bucky蔫蔫的趴在窗台上,他已经好几天没见到Steve了。

 

“说不定前两天去轮岗,这两天放假了。”Rebecca递给了Bucky一杯茶。

 

Bucky摇了摇头,把Ryann抱了起来,“那他也应该告诉我的。”

 

“生病了?”

 

“Rebecca,你帮我去打听一下行么?”Bucky和Ryann同时看着Rebecca,用那种难以令人说出拒绝的眼神。

 

就在当天下午,Bucky得到了不想接受的答案。

 

Rebecca一点都不理解:“他、他是你身边的卫兵,为什么要被调去前线?”

 

Bucky没有说话,他翻着那本夹满了素描与鲜花的书,等看到最初的那张画像时,忽然想到一个人,“Joseph。”

 

“太子知道?!”Rebecca捂住了嘴。

 

“不,他不知道,他知道的话,Steve上的应该是绞刑架而不是前线,”Bucky合上了书,“他在愤怒,我拒绝了他的搀扶却接受了一个普通侍卫的。把皇家卫兵送上绞刑架需要理由,但是送上战场……有几个能活着回来的?”

 

“不、不会这样的。”Rebecca不知道该怎么安慰Bucky,她看得出来,Bucky喜欢Steve,很喜欢很喜欢的那种。

 

“Rebecca,Albert夫人在么?”

 

“在,怎么了?”

 

“我要见她。”

 

等Rebecca 将Albert夫人请进屋子的时候,Bucky就安静的坐在椅子上,脸上没有一点点之前的失魂落魄,“Albert夫人,我想问您一个问题,我们,我是说英格兰,是在准备第二次对荷兰的战争么?”

 

“是,”Albert夫人笑了笑,紧接着又收起了笑容,用夸张的语调说,“但这不是您该关心的事情!”

 

“我只是随便问问,知道指挥官是谁么?”

 

“当然是Odinson公爵。”

 

虽然我一点都不喜欢你成天嚼舌头,但是好歹还有点用处,Albert夫人,Bucky抬起头:“谢谢,出去吧。”

 

“什么?”

 

“我说,出去。”大概不止是Albert夫人,就连Rebecca都没见过这样的Bucky,被踩到了痛处的Bucky,从初春的阳光变成了深秋的寒霜。

 

等到房间重新静了下来,Bucky才低头一下一下摸着Ryann脑袋上的毛,喃喃说道,“Thor Odinson么?”

TBC

——————————————————————————————————————

想要保护盾盾的小鹿王后,嘤~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30)

热度(1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