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二十二)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十六 · 上) (十六 · 下) (十七) (十八 · 上) (十八·下)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Scott居然休假了,他居然给自己放假了!”Chris枕着Sebastian的腿躺在沙发上,可惜干的事儿不是梦想中的数钞票。旁边的茶几上放着一摞文件,需要一个一个看过来,人生已经没有希望了,“还有,我为什么会给Molly这么多年假?!”

 

Sebastian揉了揉Chris的头发,这个他可帮不上忙:“要不你先睡一会儿,晚一点再看?”

 

“啊——”Chris哀嚎了一声,坐了起来,“我哪里做错了呢,Molly非要休假,Matthew非要辞职?Sebby,你知道新来的那两个助理么,能力不如Molly,做事不如Matthew,可人事坚定的告诉我,他们没问题,很专业。”

 

他们才来多久,Molly跟着你多少年了?至于Matthew,傻瓜,他是喜欢你啊,所以做事才会格外用心与细致,一般的人是做不到这样的。

 

Matthew会辞职,Sebastian不吃惊,他只是些莫名的难过。他们大概是真的不会再见了,也没有什么必要再见了,过着毫不相干的属于各自的生活,那层本该让他们比陌生人亲密的血缘,将被遗忘在某个地方,不会消失,却也再没有人会提起。

 

“Lawrence,我是说Matthew,他辞职大概……跟我有关。”Sebastian抬手理了理Chris那一头刚刚被自己揉得乱糟糟的头发,慢吞吞的把之前的事情讲了出来,“那天我应该去买乐透的,这样都能遇上。”

 

“其实也不算太巧,”Chris看着Sebastian带着点忧郁的眼神,伸手把人拉过来,大方的借出肩膀,“去年他刚毕业,人事就算录用了,也不会直接放到我身边来。那天我只是随意去转了一圈,第一眼我就觉得他像你,其实眉毛、眼睛、鼻子都不像,但是组合到一起……再后来看看能力的确不错,我就让Molly去要人了。”

 

“……对不起,”那时候的你,在根本不知道我为什么伤害你的时候,还是固执的喜欢我,哪怕只是看到了一个有些相像的人,Sebastian深深吸了一口气,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不是这样的,明明也没怎么,就莫名其妙的鼻子发酸,“让你失去了一个好员工。”

 

Chris看着努力装坚强的Sebastian,忍不住笑了:“考虑给我个补偿不?”

 

“你想要什么?”Sebastian终于成功控制住想要流泪的冲动,抬头看着Chris。

 

“比如,你来顶一阵那个位置?”

 

“这个我做不来。”

 

“没事儿,特别简单。”

 

“说得轻巧,你自己说的,我趴在你那些专业书上睡觉还流口水。”

 

“你就坐那儿当吉祥物就行,我开工资给你。”

 

“……Chris,别闹。”

 

“不行,你说要补偿我的,我不要别的。”

 

“……”我什么时候说要补偿你的,明明是你自己提出来的好么。Sebastian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个27岁的男人理直气壮的耍赖,心里的那点小难过已经像被风吹走的落叶,不知道去了哪里。

 

Sebastian大概是不明白Chris的那点小心思,就像在幼儿园得到了小红花的James回家要炫耀一下一样,Chris恨不得牵着Sebastian的手到公司每个楼层每个办公室每个人面前去晃悠一圈,在Sebastian身上明晃晃的戳上自己的标签。总之,在Sebastian反应过来之前,八卦已经以光速传播开来。

 

Molly琢磨了一下,小心翼翼的请Sebastian不要在意某些比较奇怪的目光。

 

“唔,大概是因为他们跟Chris待久了,被传染了吧。”Sebastian看着Molly笑了。

 

“……”原来Boss在你面前一直是哈士奇的那熊样儿啊,Molly在心里默默将自己吐槽了一百遍,当年居然会觉得Boss深沉得迷人,原来那特么才是画风不对!

 

Sebastian认真的跟在Molly后面,恍然间觉得自己回到了学生时代,努力地跟上节奏。以至于Chris已经好几个晚上趴在床上,看着Sebastian拿着笔在他那些放箱子里落了几年灰的书上划重点:“宝贝儿,咱不考试。”

 

“恩。”

 

“我给你开两倍的薪水,你少干点儿,成么?”

 

“……我不要薪水。”你这个逻辑,真的不会做亏本买卖么?

 

“睡觉吧,好困。”

 

“你先睡。”

 

“……”只是想搂着媳妇儿睡觉怎么就这么难,工作狂什么的,最讨厌了。

 

当然,Sebastian远没有达到Chris内心默默咬着小手帕吐槽的工作狂程度,哪有工作狂会在下午三、四点就正大光明跑出去接儿子的。

 

“Papa,”放学了的James像一只小小的树袋熊一样挂在Sebastian身上,“Chris昨天说会在院子里给我搭一个秋千。”

 

“这件事你已经念叨了很多次了,不过很遗憾,Chris还没来得及动手,”Sebastian亲了小家伙一下,然后继续说,“Papa跟你说过很多次,不许再直接叫Chris了。”

 

“哦。”小家伙有些失望的嘟着嘴,不知道是为了还没有着落的秋千还是Papa泼过来的一盆冷水。

 

“记住了没有?”这不是Sebastian第一次纠正小家伙的称呼问题。

 

“记住了。”

 

等到晚上Chris回家,James已经躺在他的小床上听睡前故事了,看到Chris推开门露了个头,小家伙立刻眯起了眼睛:“Chris,秋千呢?”

 

“等周末好么?”Chris走进来弯腰亲了亲儿子的额头。

 

旁边的Sebastian却将手上的童话书合上了:“James,我怎么跟你说的,你又怎么回答我的?”

 

James可能是真的怕Sebastian多一点,小家伙迅速缩了一下,然后看着Chris,用极小的声音叫了一句:“Daddy。”

 

原本还云里雾里不知道什么情况的Chris瞬间了解了个大概,给James掖了掖被子:“睡吧,做个好梦。”

 

看着小家伙闭上了眼睛,Chris才把Sebastian拉到了客厅:“你跟他生什么气,小孩子……”

 

“他不是记不住,他就是……”

 

“Sebby,James只是不习惯,他也不理解,Daddy这个概念对于他来说……”Chris不知道该怎么跟Sebastian表达,命运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所以James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正确的家庭观念,“这不是James的错。”

 

Sebastian点了点头,他能感觉到自己的修剪得整齐的指甲掐进手心的疼痛:“没、没错,是我的问题。”


从五年前算起,从头到尾都是他的错。

 

“Hey,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知道的,我不是这个意思。”Chris伸手拨了拨Sebastian额头前的一缕碎发,他的小萤火虫看起来那么难过。

 

“恩,”Sebastian闭了闭眼睛,他当然知道Chris的意思,他都懂,可他也只是难过,“你介意我一个呆一会么?”

 

“介意。”

 

“……”Sebastian抬起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看着自己的Alpha,谁来告诉他,这个人究竟是怎么一本正经的说出这种话的。

 

开玩笑,放你一个人去反刍过去,酝酿情绪么?Chris低头吻了吻Sebastian的眼睛,这双漂亮的眼睛里,除了笑意什么都不需要。

 

“我们去洗个澡吧。”

 

“……我洗过了,你自己去。”

 

“不要。”

 

“哦,你不洗澡的话记得不要上床。”

 

“……Sebby你不能这样对我。”

 

“我觉得我可以。”


TBC

————————————————————————————————————

桃总画风哈士奇的时候就是好,什么场景都能掰成傻白甜【真爱生命,关爱桃总→_→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26)

热度(2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