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九)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九)

 

Bucky看了Steve一眼,然后迅速低下了头,他无意识的舔了舔嘴唇,本就很好看的唇色泛上了一层薄薄的水光。

 

 “就这么决定吧,”Loki看着Bucky红了的耳朵尖,忍不住觉得法兰西的这个小可怜怎么就这么可爱呢,然后在Bucky没反应过来之前,把他左手中指上那颗镶了蓝宝石的戒指拿了下来,“王后押这个。”

 

后知后觉的Bucky看着被扔进了Kasia手里拿着的礼帽中的戒指——那是他为数不多的从法兰西带过来的东西,国王哥哥送给他的,能伸手拿回来么?

 

而Loki眼睛里闪着一丝狡黠的光芒站在Steve面前:“啧,可不要丢了Odinson家的脸面,还有,那枚戒指,王后可是宝贝的很。”

 

Steve从前就知道Odinson家收养的小少爷从来都玩起来不嫌事儿大,小到放走公爵的爱马,大到和公爵纠缠不清,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一点儿都没有变。

 

听完Loki的话,Steve下意识的往Bucky那里看了一眼,却正遇上Bucky看过来的目光——混着希冀与担忧的小鹿一样的眼神。

 

Steve冲着有些忐忑的王后微微点了点头,然后转而看向了Loki:“Yes,my lord .”

 

Bucky看了看带着满意的笑容站回自己身边的Loki,小声的叹了口气。

 

“怕什么!”Loki扬了扬下巴,那边绅士们已经为了跑步方便而把外套脱下来了。

 

其实结果并不会有什么悬念,一群养尊处优的王公贵族和一个成天巡逻站岗的侍卫真没什么可比性,虽然在Kasia喊开始的时候,Bucky还是紧张的拽住了Loki的手。

 

最后当Steve从Kasia手中接过那顶礼帽拿到Bucky面前时,才安心的喘了口气儿。

 

伦敦的太阳难得这么好,照得Steve那头金发都闪着光芒,Bucky甚至能看见Steve脸上的汗水顺着脖子,滑过锁骨,最后消失在白衬衫下。

 

Bucky没有这样见过拥有着力量的Alpha的身体,从来没有。

 

“Your Majesty?”Steve完全没有意识到脱掉了外套,而他衬衣最上面的两个纽扣都已经开了。

 

“啊,”Bucky愣了一下,才露出了笑容,“Thank you,Soilder .”

 

作为英伦的王后,Bucky当然不可能把这些贵族小姐们押上的钱拿走,他只拿回他的戒指,剩下的全部交给Kasia了,没准晚上她们就能弄出一个狂欢舞会。

 

夕阳落下去的时候,一群人开始往回走,Kasia提着裙子跑到了走在最后的Bucky和Loki身边:“明天,明天我们计划去骑马,一起来吧。”

 

“我可不去,成天在外面玩,小Fenrir要是对我说‘Papa bad bad’该怎么办?”

 

Kasia一向不招惹Loki,她立刻挽住了Bucky的手臂:“Loki不来的话,Bucky你可一定要来啊,my queen .”

 

“……Um,好吧。”

 

Loki的马车停在皇宫门口,离开前,他在Bucky耳边悄悄说:“我以前怎么没发现那个侍卫这么英俊呢?”

 

“哈?”Bucky一时有些没反应过来,Loki明明已经……

 

“我呢,金发大胸的要一个就够了,”Loki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你在胡说些什么?”Bucky低头不看Loki,好像地上长出来什么稀奇东西一样。


“恩,我胡说,反正那边Hunt伯爵家的小姑娘已经盯着看了一路了,说不定哪天就……”

 

 

 

Bucky其实不太喜欢骑马这项活动,只是对着Kasia那张过于活泼的脸没法说出拒绝而已,于是现在他只能看着大家越跑越远,不过这样也好,他乐得清静的在草场上散散步。

 

听到马蹄声时,Bucky懒懒的转过身去,然后他看到了Steve .

 

“Your Majesty,您怎么站在这儿?”看到Bucky,Steve立刻下了马。

 

“不想去,你呢,侍卫们不是都骑马跟着么?”

 

“Hunt小姐带着波斯猫来,看起来并不太合适,我把她的小猫送回去。”

 

“……哦。”Bucky忽然想起来Loki的话,默默扯了扯衣袖上的花边,心情阴得像今天的天气,骑马带什么猫呀,Ryann是小狗我都没带。他后悔了,昨天就应该跟着Loki一起拒绝Kasia的。

 

“您……为什么不想骑马?”Steve看着忽然就不开心了的王后,并不知道自己说错了哪句话。

 

“根本跑不起来啊,只能溜达溜达,还会往下滑。”Bucky回忆了一下上次骑马的情景,撇了撇嘴。

 

Steve笑了起来:“那是因为您总是侧骑。”

 

Bucky抬头用他漂亮的眼睛看着Steve,从小被教导着,他从来没有机会像男性的Alpha或者Beta那样正常的骑马。

 

“我……”

 

“我去帮您把马牵过来,好么?”

 

Bucky看着Steve往回跑的背影,觉得好像来了也不是什么糟糕的事情。

 

接着,在Steve的搀扶下,Bucky第一次跨骑在马背上。

 

“不用害怕,这匹马很乖。”Steve说得是实话,这匹马的性子很温和,驯马的时候他就发现了。

 

“恩,它叫什么?他还是她?”Bucky显然有些紧张,当然更多的是兴奋。

 

“他叫Grey .”

 

“Oh,是因为他的毛是浅灰色的么?这名字真没创意。”

 

“是我取的。”

 

“我一点儿也不意外,真的。”Bucky笑着眨巴了一下眼睛,然后忽然带着Grey跑了起来。

 

“您慢点儿!”

 

两匹马,两个人在满是绿意的草场上跑了好一阵,Bucky才嗅着春天青草芬芳的气息,慢慢收了缰,然后他回头给了Steve此生难忘的笑容。

 

背后是一望无际的绿草,灰蓝色的眼睛和扬起的嘴角,分明描摹着快乐与生机,Steve忽然意识到,这才是这个年纪的人应该拥有的笑容,而他可以为了王后的这个笑容,付出一切。

 

“我第一次,可以这样骑马!”Bucky在说话的时候,声音都是带着笑的,他从来没能玩得这么疯过,从来没有,他真的太高兴了,真的。

 

“好玩么?”

 

“恩!”Bucky笑着看了看四周,“还好没有别人,不然就完蛋了,你不会出卖我吧?”

 

“当然不会。”只要,您高兴就好。

 

从早上阴到现在的天,终于还是下起了雨,伦敦的雨总是这样,淅淅沥沥,不大却也能淋湿衣服,所幸不远处就有一棵枝繁叶茂的树。

 

Bucky站在树下把半湿的头发放了下来,然后掸了掸身上的小水珠,再看向Steve,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这棵树的树冠这么大,他却非要站在外面淋雨。

 

“你往里站站,我哪有不许你躲雨?”说着,明显还沉浸在兴奋中的Bucky甚至准备伸手拽拽Steve的手臂,于是他往外面走了两步。

 

不过Bucky忘了,Rebecca因为想着今天是要出来骑马,早上她特意拿掉了他的裙撑,裙子没有像往常一样被撑起来,而是自然的垂了下去,理所当然比平时要长一截。

 

Bucky只是踩到了裙摆。

 

Steve发誓,这是除了Odinson府上裁缝家那个对他有点意思的Jenney以外,他第一次这样和Omega贴在一起,而他真的只是没法眼睁睁的看着王后以那样一种不太体面的姿势趴到现在有些泥泞的青草地上。

 

“您还好么?”Steve在确认Bucky站稳了之后,松开了手。

 

“恩,你往里站点儿,别淋着雨。”Bucky仰着头,他看着Steve长长的睫毛,还有蓝宝石一样的眼睛,就像他手指上的戒指一样,“昨天,谢谢你,还有……刚才。”

 

“My pleasure .”Steve当然知道年轻的王后在看着他,他忍了一下,最终还是迎上了那带着一丝生怯的小鹿一样的目光。

 

Bucky的心跳得很快,他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感觉,Joseph父子贴上来的时候,他的心跳得一样很快,但那和这不一样。他能感觉到,有一种真真切切的东西就流转在身边,如果不抓住,也许,下一秒就会消失。

 

在Bucky反应过来自己在做什么之前,他已经踮起了脚,轻轻吻上了Steve的嘴角。

 

Bucky能感受到年轻而强壮的Alpha一瞬间紧绷的信息素,几秒钟之后,他被吻了。

 

在年轻的侍卫足够安全的怀里,Bucky人生第一次——接吻。那种带着勃勃生机与湿润青草气息的味道,能让年轻的王后沉醉一生。

 

说不清是谁先停下的,当理智重新回到大脑中的时候,Bucky已经喘着气与Steve拉开了距离,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该、该回去了。”

 

自己到底、干了些什么呀?

 

顾不上雨还没完全停下来,Bucky就往回走去。他知道Steve牵着两匹马就跟在后面。他们谁都没有再说话,沉默的气氛让Bucky感觉窒息,渐渐的,他加快了脚步,最后干脆提着裙子跑了起来。

 

 

 

“怎么被淋成了这样,都没有人带伞么?”Rebecca看着被淋成了落汤鸡的Bucky,一边抱怨着那些不细心的仆人侍卫,一边准备洗澡的热水。

 

等Bucky洗完澡,Rebecca才进来整理被子:“累了么,早点休息吧。对了,您知道今天国王和Marian有多……简直是疯了……”

 

“他们愿意怎么样就怎么样,我才不管!”回来后一直都没怎么说话的Bucky忽然开口,“我要睡了,出去,Rebecca,快出去。”

 

Bucky将一脸莫名其妙的Rebecca迅速推了出去,然后抱着膝盖坐在床上,他把脸埋在膝盖上,想,其实,疯了的是我才对。

 

还好,蜡烛全都熄了,一片漆黑的房间里,谁都看不见他红着的脸。

 

第二天一大早,Bucky提着裙子就往楼下跑,Rebecca看着他匆匆消失的背影,特别不解:“这出去玩了一趟,怎么就整个人都不对了呢?”

 

Bucky只是在被清晨的阳光吻醒的时候,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冬天之前,他被太子吓坏了,Steve给他画的画,还留在一楼的他的那间小会客室里。

 

希望还在。

 

那次之后,Bucky根本不想再来这间会客室,这里有不好的回忆。但是现在想想,也不是没有好的。推开雕花的大门,Bucky远远就看到那副画静静躺在书桌上,就像他上次离开时的一样。

 

晨光斜斜的洒在桌上,Bucky伸手将画拿了起来,他真喜欢这幅画,即使只是用铅笔涂抹出来。

 

接着,Bucky就看到了书桌旁边外侧的窗台上,似乎放了什么。他将窗子打开,看清了那块镇纸,镇纸下压着的是

 

——那是Bucky自己,他被风吹起的发丝,嘴角扬起的微笑,还有背后一望无际的草地。

 

这幅画依旧是用铅笔涂抹出来,右下角写着小小的“S·R”。


TBC

——————————————————————————————————————

啧,我家盾男友力MAX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38)

热度(2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