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Snooker (小甜饼番外,一发完)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斯诺克


ABO瞩目    正文飞机票:⁄(⁄ ⁄•⁄ω⁄•⁄ ⁄)⁄


01

 

苏黎世,凌晨3点。

 

“Chris,儿子哭了。”Sebastian的声音朦胧得特别梦幻。

 

“恩,我听见了。”

 

“你去。”

 

“……好。”Chris没有动。

 

“快点!”

 

“……恩。”

 

自从有了娃,而且是还没断奶的娃,想睡一个完整的觉简直就是做梦。Chris几乎是闭着眼睛爬了起来,以梦游的姿态,摸到了小Leo的摇篮旁边。

 

“让Daddy来看看,”Chris按开了墙上的壁灯,在柔和的灯光检查了儿子的尿布,“Oh,不是这儿的问题,那你是饿了么,小家伙?”

 

说着Chris把Leo抱了起来,小家伙皱着面团一样的小脸蛋扯着嗓子哼哼唧唧,光打雷不下雨。

 

“Sebby,宝宝说他饿了。”

 

“你哪只耳朵听到他这样说了?”

 

虽然抱怨着,但在Chris把Leo抱到床边的时候,Sebastian已经半睁着眼睛坐了起来,把持续很多个晚上打扰他睡觉的小混蛋抱了过来,然后掀起了睡衣。

 

Chris心塞的看着Leo霸占了自己曾经这样那样、那样这样的地方,只能默默的叹口气,谁叫这是他家土财主给他生的小财主呢。

 

男性Omega显然并不适合的哺乳,Sebastian也真的只有一点点乳汁,Chris得在Leo断了口粮之前把奶粉冲好,不然小家伙不用他的豪迈的哭声把屋顶掀翻是不会罢休的。最令人头疼的是,Leo绝不接受直接喝奶粉,他必须先搜刮完Papa的乳汁。

 

于是,从Leo出生开始,这一家三口总是在大半夜“聚会”一次。Sebastian的黑圆圈已经快要从罗马尼亚风情转变为熊猫Style了,而Chris就算进超市采购也会顶住众人像是见到神经病了的目光,坚持不拿下墨镜。

 

等吃饱喝足的小家伙在Papa怀里睡着时,还含着奶瓶上的奶嘴。而一直保持着别扭姿势坐在床边扶着奶瓶的Chris龇牙咧嘴的动了动有些僵了的胳膊,准备把奶瓶拿下来。

 

“你慢一点儿。”Sebastian看着怀里的小Leo因为Chris想要把奶瓶拿走的动作蹬了蹬小腿,有些紧张,小家伙要是醒了,不定要闹到什么时候。

 

Chris怀着如同赛场上击打关键一球的紧张心情,缓缓把奶瓶抽了出来,两个新手爸爸一起盯着砸吧了下小嘴,往Sebastian怀里拱了拱的儿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Chris把奶瓶洗干净放回消毒柜回来后,看见Sebastian已经躺下了,小Leo就被放在他身边。

 

“就这样儿吧,让他睡这儿,反正不超过两个小时,肯定还要起来给他换尿布。”

 

Chris在黑暗中脑补一下Sebastian那副生无可恋的表情,笑了笑,然后躺到了床的另一边。

 

被小家伙一闹,Sebastian明明很困,但就是睡不着,他翻了个身,趴了下来,用脸颊贴住柔软的枕头。

 

“他真像你。”Chris的声音听起来很温柔。

 

Sebastian知道他的Alpha现在肯定泛滥着父爱的看着他们睡得正香的小崽子,心情莫名有些烦躁:“胡说,前两天我抱着他在公园等你,有个老太太一开始说像我,等看到你走过来之后,立刻说像你。”

 

Chris小心的隔着儿子揉了揉Sebastian的头发:“睡吧。”

 

等听到这一大一小稳定下来的呼吸声后,Chris悄悄的把他小宝贝抱到了离卧室最远的房间,换尿布又不需要两个人。

 

02

 

Sebastian只在跑步机上呆了十五分钟就已经挥汗如雨了,这样下去,他要怎么回到赛场上?

 

很多人都认为斯诺克这种相对静态的体育项目对体能的要求不高,然而在大脑高度运转之下,没有良好的体能状况,超过8小时的长盘怎么可能撑得下来?

 

眯起眼睛怨念的看了一眼在软软的地毯上乱爬的小Leo,Sebastian有些怨念,都是这个小崽子,他前前后后加起来绝对有超过16月没有进过健身房。顺着小崽子爬行的方向,再看到那个笑得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形状的Alpha,Sebastian心不能更塞了,为什么这个罪魁祸首也挺久不锻炼了,一身肌肉却还健在,哼。

 

莫名觉得脊背发凉的Chris默默抱起小Leo,走到了球室。过了一会儿,Sebastian听到Chris喊他的声音。

 

“你看着他。”Chris献宝一样的笑着。

 

我每天看着他的时间比看你多多了,Sebastian想着,却依旧把目光放在坐在球台上的儿子身上。

 

接着Chris在并排放置的另一张球台上拎杆打了一球,清脆的击球声想起的时候,小Leo迅速扭头寻找声音的来源。

 

“看出来了么?”Chris说着又击了一球。

 

“Oh,他不是好奇哪里发出了声音,”Sebastian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Chris,“他认得这个声音,天啊,太不可思议了。”

 

Chris拎着球杆,笑着低下头,给了他的Omega一个吻:“可这是真的。”

 

就像Leo两、三个月大时,一群人在身边讲话,小家伙自己玩自己的,只有在听到Sebastian或者Chris的声音时,会费劲儿的扭扭小脑袋,找Papa和Daddy的声音。

 

小家伙大概还没出生,就与记住Papa与Daddy的声音一起,记住了这种清脆的声音。毕竟在Sebastian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还稀里糊涂的带着他打完了一整场公开赛。

 

“好像也不奇怪,击球声在我们家太常见了,”Sebastian调整了一下表情,“这并不足以证明你儿子是个天才,快把你的傻笑收起来。”

 

“可你的眼睛明明还在笑。”Chris了然的拆穿成功招得Sebastian狠狠掐了他的胳膊一把。

 

“下个月的威尔士公开赛我想去。”

 

Sebastian用的是“想”,而不是“要”,Chris知道他是在和自己商量,为了Leo.

 

小家伙格外粘人,Chris和Sebastian中必须有一个要留在小家伙身边。在他们大部分时间都坚持自己照顾儿子,只有那么一次,将Leo留给了保姆。结果出门20分钟就被叫了回来,找不到双亲的小家伙哭得嘴唇都有些发紫。从那之后,他们再没有同时离开过儿子。

 

“去吧,记得多挣点奶粉钱。”Chris很清楚,Sebastian想念那个赛场了,为了他们的家,他牺牲了太多。

 

于是当Chris抱着小Leo在电视机前看到被记者堵住的带着一副巨大反光墨镜的“吸血鬼伯爵”时,赶紧捂住了因为听到了Papa的声音而转移视线的小家伙的眼睛:“你听听就好,这么小不要偷看电视,对眼睛不好的。”

 

记者:“最后一个问题,能告诉我们为什么‘国王’Evans没有参赛么?”

 

Sebastian舔了舔他鲜红的嘴唇:“你们已经说了好几次最后一个问题了,这次真的是最后一个了,Chris在家带孩子,他只能在赛场上当‘国王’,真的。”

 

众记者一副了然的模样,体育八卦版的头条已经出来了。

 

等到许久未曾露面的“国王”Evans再次统治赛场时,主持颁奖的女记者问道会让儿子将来打斯诺克么?

 

Chris笑着看了看台下:“看他自己吧。”

 

镜头迅速扫向了包厢里被Sebastian抱着的小Leo,小家伙极有镜头感的咧嘴笑了一下,露出白白的可爱的小乳牙。

 

被Papa抱着,看着Daddy,又听着击球声的小Leo不哭不闹在赛场里呆了近三个小时,简直是奇迹。要知道期间Sebastian一直有些担心,小家伙如果在这个需要保持安静的场地忽然闹脾气就太尴尬了。当然,有这个担心的不只是Sebastian,不然一向喜欢让对手垂死挣扎一下的Chris不会如此兵不血刃的结束战斗,为亚军点蜡。

 

“那……还会要孩子么?”被小Leo萌到的女主持眨巴着星星眼。

 

“这个问孩子Papa吧。”Chris挑着眉毛笑了一下。

 

刚刚才移开的镜头,迅速又切回了Sebastian身上,Sebastian一边微笑的同时,一边努力告诉自己这是直播,直播。

 

因为他真的很想给Chris竖个中指。

 

END

————————————————————————————————————————

今天的首页,大家不是去魔都面见桃子,就是去新加坡偶遇KR,只有我……QAQ

算了,还是安静的傻白甜,安慰一下受伤的心灵吧ORZ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评论(21)

热度(192)

  1. Lemonade秣 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