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七)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七)


“之前不是好些了么?”

 

Rebecca伸手接过Loki的披风,她也没法解释Bucky又开始发烧的原因。因为Bucky根本没敢告诉她,自己趁着她出去的时候,溜出去逛了一圈,原本一切都很好,只是最后被太子吓出了一身冷汗。

 

Loki坐到了床边,他拨了拨Bucky的头发:“不是跟你说了,我们比任何属性都要脆弱,要好好照顾自己么?”

 

Loki一点没指望Bucky会回答自己,小可怜只会眨巴着一双小鹿一样的眼睛委委屈屈看着他。所以当Bucky拽了一下他的手时,Loki还有些小惊讶:“Bucky?”

 

“……我不想呆在这儿。”

 

这不像Bucky会说出来的话,即使要和老国王一生绑在一起,这个小可怜都还是安安稳稳呆在皇宫里,自己给自己找乐子,让小日子过得舒服一点。

 

“怎么了么?”Loki问地很小心,除了对儿子,他很少会用到这么温柔的语气。

 

“……Joseph,”Bucky抿了抿嘴唇,“不是、我是指……”

 

“太子?”Loki简直要被气笑了,英伦皇室的传统,哈?Bucky伺候一个不够,还要再来一个,“他对你动手了?”

 

Bucky摇了摇头。

 

“医生今天来过了没有?”

 

Bucky又摇了摇头。

 

“别光摇头,摇头能解决问题?”Loki开始站起来在房间里慢慢的踱步,转悠得Bucky头更昏了的时候,医生来了。

 

也就是在Loki舌灿莲花的忽悠下,头发都白了的宫廷医生表示他会向国王建议让王后到郊外的行宫养病,这有利于王后的健康。

 

“国王会同意么?”Bucky的眼睛没有如Loki所猜想的,闪烁着名为希望的小星星。虽然如果是那样,Loki很可能会嫌弃问是谁半小时之前还一副要哭不哭的样子。

 

只是……如果可以,Loki希望这只单纯的小鹿永远不要长大。

 

Loki重新坐到床边:“他会同意的,你病死了,对他一点好处都没有。”

 

正如Loki所言,不到中午,Rebecca就获准开始收拾东西。Bucky抱着Ryann坐在椅子上:“你会陪我去么,Loki?”

 

“Fenrir太小了,他不能离开我太久。别担心,皇室的那个庄园是闲置的,只有一些仆人,在那里你会开心点儿的,”至少不会有谁吓唬你或者没完没了的流言,Loki拉着Bucky的手开始往外走,“没准儿过一阵子我会带着Fenrir去看你。”

 

下楼梯时,他们正巧遇上了Marian——国王的情妇。

 

Bucky默默把头扭向了一边,他并不嫉妒这个女人拥有着国王的宠爱,只是她的高调与炫耀让作为王后的他承受了太多的非议;而Loki却盯着Marian,看着她面带微笑的向他们屈膝行礼,然后冷哼了一声,连个回答都没有直接拽了Bucky下了楼。

 

马车已经等在了门口,Loki一只手抬起了Bucky的下巴:“听着,爬上了国王的床有多了不起,她就算把整个英格兰的珠宝都挂到身上,也改变不了她是个婊子的事实。”

 

“Loki?”

 

“她给你提鞋都不配,”Loki漂亮的绿色眼睛里全是骄傲,“所以,下次见到她的时候,把头扬起来,该低头、屈膝、下跪的人,永远是她。”

 

Bucky咬着嘴唇点了点头,带着手套的手一直放在怀里小Ryann的脑袋上。

 

“光答应没有用,记牢了,没谁能一直站在你身边,你能依靠的只有你自己。”Loki说完自己叹了口气,谁能一夜就长大呢,“行了,快走吧。”

 

马车前依旧是Steve英俊而挺拔的身影,Bucky把手搭到年轻的侍卫手上,临上马车前又回头看了一眼Loki,Loki冲他点了点头,只是Bucky还是像失去了主心骨一样。

 

Steve能感觉到王后原本轻轻搭在自己手上的手忽然用上了力气:“Your Majesty?”

 

Bucky忽然就转过头看着Steve,然后缓缓开口:“你会跟我去那个庄园么?”

 

“是的,从您抵达英格兰的那一天,我所在的队伍就已经被调派过来负责您的安全了。”

 

 

一路上,Bucky都没怎么说话,只是沉默地抱着Ryann。他把头靠着马车窗户上,他已经努力让自己接受现在处境,年迈的丈夫,丈夫的情人,外界的非议,没完成的责任……但这其中不包括丈夫的儿子。上天已经在他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上跟他开了一个巨大玩笑,他不想让事情变得愈加荒诞,更何况,他害怕那个男人。Joseph就像一条蛇,听不见响动,却冷不丁地忽然出现,甚至咬上你一口。如果以后的生活全都要笼罩在这样的阴影下,太可怕了。

 

皇室的这个在伦敦郊外的庄园很漂亮,如果是在春天,房子周围一定全是青草与鲜花,屋后还有爬满了架子的紫藤花,垂下的藤蔓底下有桌子和椅子,阳光好的时候,可以在那里读上一整天的书。可惜现在是冬天,Bucky还生着病,他只能在有壁炉的客厅看着窗外纷纷扬扬的雪花将一切都变成白色。

 

这是Bucky来英伦后的第一场雪。

 

Bucky坐在壁炉前看书,小Ryann已经暖和得睡着了。而地上铺着厚厚的地毯,所以,Bucky是直接坐在地上的,他很庆幸他离开皇宫的那天,Albert夫人家中有事,不然的话,耳根根本就清净不了。

 

Rebecca小心的不压到Bucky摊在地上的裙摆,然后坐到他身边,手背在身后。

 

“是什么?”Bucky一边无聊的扯着裙摆上的蕾丝花边,一边问道。

 

Rebecca也没想再卖关子,她将手上的信封递过去:“信,法兰西来的。”

 

Bucky接过信的时候露出了一个笑容,只不过在看到信的最后一页时,这个久违了的直达眼底的笑意就消失了。

 

“出什么事了?”Rebecca有些紧张。

 

“……国王哥哥病了。”

 

“上帝啊,”Rebecca连忙给了Bucky一个拥抱,“会好起来的,您看您不是也慢慢在好起来么?”

 

Bucky很努力的控制了自己的情绪,最后只是趴在Rebecca的肩膀上小声的说了一句:“真想回去。”

 

可他们都知道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从离开法兰西的那一刻开始,Bucky就走上了这条回不去故乡的路。

 

接近黄昏时,Rebecca去厨房了,她坚持这里的厨子做出来的法国菜不正宗。Bucky在壁炉前把手上那本书的最后几页读完,然后抓起来搭在椅子上的披风,推开了门。

 

雪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停了。

 

寒冷而潮湿的空气一瞬间涌进了肺部,让Bucky有点想咳嗽,但是他宁愿这样,这些日子太压抑了,至少现在,他能站在雪里能自由的去呼吸清新的空气。

 

Bucky慢悠悠绕到了房子的后面,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一个人。

 

“Hey,Soilder .”

 

“Your Majesty .”虽然并不知道王后为什么会出现,但是Steve严肃的思考了一下,今天他很体面,他在站岗。

 

“为什么今天是你,昨天是你,前天也是你?”是国王的侍卫都这么辛苦,还是只有你一个侍卫?Bucky指了指身后的房子,“我在里面看得见。”

 

“昨天是我值班,今天,我的同事病了,所以……”

 

真傻,分明是觉得下雪太冷了吧。想着,Bucky没忍住伸手为他的侍卫掸了掸肩上还没化完的雪。

 

Steve愣住了,他没想到王后会为他……这简直像——幻觉。然后他才注意到裹在厚厚的白色披风里的Bucky显得格外瘦,脸颊都有些凹陷下去了:“您、您好些了么?”

 

“恩,谢谢。”Bucky点了点头,你看,在这个国度还是人会给予他善意的,Loki,还有Steve,他愿意相信这些善意不是因为他是英伦的王后。

 

Bucky提着裙摆往不远处的湖泊走去,走近了才发现工匠为了方便主人,已经修葺了整齐的阶梯,顺着走下去,就能触摸到湖水。如果不是这么冷的天气,如果在普通人家,一定可以恣意的脱掉鞋子,然后把脚伸进湖水吧。可是,最后,Bucky也只能在台阶上坐下。

 

一路跟在后面的Steve有些惊讶:“Your Majesty,地上太凉了,我去给您搬张椅子过来。”

 

“别折腾得鸡飞狗跳的,Rebecca来了,我可就要被‘捉’进屋子了。”坐着的Bucky抬头费劲儿的看着Steve,然后伸手拍了拍台阶,“来,坐。”

 

其实在Steve乖乖坐下的时候,Bucky还有些小惊讶,他以为这个耿直的侍卫又会说出什么让他哭笑不得的话。Bucky只是不知道,他从下往上看着Steve时,漂亮的眼睛里满满的全是——让人无法拒绝的颜色。

 

有几只小鸟在雪地中觅食,就落在湖边,还发出了叽叽喳喳的叫声,也许根本没只要到湖的另一边其实有人。

 

Bucky整个人都缩在毛茸茸的披风里,望着那些飞来了又飞走了的小鸟:“真羡慕它们。”

 

大约没指望Steve回答,Bucky又自顾自的说了起来:“你是不是在想我特别不惜福,去羡慕几只在雪天还需要到处找食物的小鸟。”

 

他只是想找个人说说话,这些话跟Rebecca说没有用,Rebecca永远在操心他的衣食住行;跟Loki说没有用,Loki试图让他变得坚强;跟Selena说没有用,小姑娘还什么都不懂;跟Ryann说就更没有用了,它除了睡就是吃,最多迈着小短腿溜达两步,不能再多。

 

Steve看着空中飞走的小鸟:“它们来去,都由得自己。”

 

Bucky转头看向Steve,他没料到,他会这么说。

 

Steve却没看向Bucky,他摸了一块小石子扔向湖水,只有一层薄冰的湖水还是在四个水漂下漾起了一连串波纹:“我是从Odinson公爵家出来的,公爵、公爵夫人、甚至是……”

 

“Loki?”

 

“恩,”Steve点了点头,“他们,没有谁是自由的。”

 

“我在法兰西的时候,总觉得谁都管着我,这也不让那也不让。”

 

“等我来了英格兰才发现,这里才是冷冰冰的笼子,我就是那只飞不出去的金丝雀。”

 

“从前,家人根本算不上关着我,他们只有用手心捧着我。”

 

“你怎么不说话?我是不是不该说这些,一点意思都没有。”

 

“我在听,Your Majesty,您想说多多久都可以,我是个好听众,也会管好自己的嘴。”Steve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从王后嫁过来的时候,很多人就能看到王后人生道路的尽头,国王在位的时候不见得有多幸福,不在了之后,大概就会在某一个修道院或者远离皇宫的庄园度过后半生。

 

“不说了,”Bucky吸了吸鼻子,“Loki说我要坚强一点,抱怨解决不了任何问题,哭也不能。”

 

“难过的话,为什么不哭呢?”Steve认真的看向Bucky的眼睛,对于他这个身份来说,这其实很不妥。

 

“……什么为什么?”

 

“我母亲曾经告诉过我,高兴了会笑,伤心了会哭,这是我们活着的证据。所以,如果难过的话,为什么不哭?”

 

Bucky有些迷茫的对上Steve的视线,大概几秒钟之后,他的表情开始发生细微的变化,忍了很久的泪水,终于从眼眶中滑落。

 

年轻的王后坐在湖边,从无声的流泪到哭出了声响,最后放任自己把头靠在了同行侍卫的肩膀上。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妈惹,费尽心机,终于有点大盾X吧唧的苗头了ORZ

【看完上一章评论的我是这个表情눈_눈,太子X吧唧这个CP太特么魔性了,小妖精们,泥萌自己拆自己的西皮真的不心疼么눈_눈

诶嘿嘿,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18)

热度(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