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二)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F1&花样滑冰(Formula 1 & Figure Skating)


这是一个赛车桃与花滑包的故事,狗血琼瑶   三俗中二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预告 (一)


正文:


(二)

 

Sebastian愣在了原地,他在等Chris自己从赛车里爬出来。Chris发生过看起来更为严重的事故,四个轮子撞飞了三个,最后人家自己爬出了座舱,一点事儿没有的坐着工作人员开来的小摩托车回P房去了。

 

当然,Chris也被担架抬出来过,但Sebastian记得那时候被抬上直升机送医院之前,Chris躺在担架上还挥了挥手,Sebastian知道那是在示意他没事(1)。之后Chris在医院做了一个体检确认后,活蹦乱跳飞回家享受假期了。

 

可是这一次,Sebastian等到的画面是直到被抬上直升机,他也没看到Chris做出什么示意“OK”的动作,或者说Chris根本就没动过——他失去意识了。

 

不该是这样的,Sebastian有些脚软,他努力不让自己回忆1994年车神Ayrton Senna(埃尔顿·塞纳)在圣马力诺大奖赛伊莫拉赛道以时速三百公里的速度撞上混泥土护墙后丧生的场景。他后悔了,当时怎么就鬼迷心窍的去看了Senna的纪录片。

 

Sebastian哆哆嗦嗦的开始翻手机通讯录,除了Chace没人就此次事故来问候过他,放在几年前,他的手机一定会因各种询问的电话信息持续震动。而现在,看,所有人都知道他们已经是过去式了,他们共同的朋友就算想知道Chris的情况,也不会来问他了。

 

就像他空空的通讯录一样。

 

两年前单方面提出分手之后,Sebastian迅速搬出了他们在苏黎世两室一厅的小公寓,直接扔掉了手机卡,所以他没有Chris妈妈Lisa或者弟弟Scott的号码,没有法拉利车队领队Bruno的号码,没有Chris经纪人Scarlett的号码,更没有Chris痴情脑残粉Frank的号码……于是,他只能像所有Chris的车迷一样,傻呆呆的在忐忑不安中等待官方发布消息。

 

身体的记忆比已经迟钝的大脑反应得快,Sebastian盯着手机屏幕上自己手指凭着记忆按出来的号码,足足过了十几秒,才反应过来这是Chris的号码。虽然不知道Chris有没有换过电话号码,但现在也没有其他途径能够尝试了。

 

Sebastian一边往售票处走,一边听着电话里机械“滴——滴——”的接通了却无人接听的声音。

 

Come on !来个人接电话啊,随便是谁!

 

“Hello?”

 

感谢上帝!Sebastian喘了口气:“Scarlett,是我,Sebastian,Sebastian Stan,Chris怎么样,你们在哪儿?”

 

“Oh,Sebastian,我听出来你的声音了。我在MGH(Montreal General Hospital),Chris现在——哦,我的上帝啊!!”

 

“Scarlett?!”Sebastian听见电话那边传来的嘈杂的声音,他想Scarlett大概是被那些聚集在医院门口等消息的记者堵了个正着。

 

没关系,至少,他知道他们在哪里了。

 

Sebastian的运气很好,即将起飞的飞往蒙特利尔的班机有人退票,不然他还要再等上至少两小时。座位旁边的老太太眯着眼睛看着他很久然后问他是不是那个花滑的Stan,Sebastian才稀里糊涂的想起来这是经济舱,不是头等舱。

 

他给老太太扯了一个僵硬的微笑,然后迅速看向窗外,Sebastian害怕得几乎忍不住的想要颤抖,实在没有心思去应付谁。

 

他是跟Chris分手了,在那段几乎一见面没说上几句话就开始争吵的日子之后。但是,这并不代表Sebastian恨Chris,他只是感到精疲力尽,他们没法在一起了。但他还是希望Chris幸福,比谁都幸福,Chris应该在永远在赛场上追求最极限速度,站在最高领奖台上捧起奖杯,然后享受胜利后的第一口香槟。

 

Sebastian开始忍不住的想,如果那时候不要认识,是不是就不会经历这种折磨?

 

周围着装正式的运动员频繁露出真心或是假意的笑容,Sebastian还没有发育完全好的身板裹在黑色的西装中,他在朝着经纪人Will抱怨:“我真的不明白我为什么要来这个什么年度全美运动运颁奖晚会,又没我什么事儿?”

 

“Seb,注意微笑,到处都是镜头,”Will无奈的看着年初收获人生第一枚世锦赛金牌的Sebastian,他还不满十八岁,在这种晚会上没耐心很正常,“就当这是一个比较严肃的Party,你很喜欢Home Party的啊。”

 

“Home Party可不会穿着正装,也不会有闪光灯一直在闪,更不会有一大堆根本不认识的人,”Sebastian撇撇嘴,小声的反驳着,“还有,也绝对不会要跑到台上领奖,你看见了么,今年那个最佳新秀,C、C什么来着,笑起来傻透了。”

 

“是Chris,人家十九岁进入F1很了不起好么,今年还拿到了一个分站赛的冠军(2)。再说,你去年也拿了这个奖项好么?”

 

Sebastian对这位素未谋面的F1新秀没有敌意,他只是有些小逆反的跟经纪人顶嘴:“我肯定没他傻。”

 

当然,如果Sebastian提前知道,在下一刻他转过身来就看到了那个被他说很傻的人,他一定谨言慎行。还有什么比你在背后嘀咕一个人的时候被抓了个正着更尴尬,Sebastian一时懵了,他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应对这种自作孽的状况。

 

Chris低头看着眼前眨巴着大眼睛,显得不知所措的Sebastian,笑了一下,他没怎么生气:“我也觉得挺傻。”

 

可这让Sebastian更不好意思了,他宁愿Chris骂回来,Alpha不都是很霸道的么,不过跟着他就把这个想法收了回去。因为Chris接下来说了这么一句话,“我在新闻上看过你,去年还是前年,你离冬奥会就差那么一点,真为你难过……”

 

Sebastian毫无防备的就被戳到了痛处,没错他的生日就是晚了那么43天,所以他不能参加上届冬奥会,他得等待整整四年(3)。这可比自己说的“傻透了”杀伤力强大无数倍,Sebastian咬了咬嘴唇,转身就走。

 

一旁的Will目瞪口呆,被外界媒体成为“美国甜心”的F1新秀找人弱点的能力简直一流,“……你是故意的?”

 

Chris当然不是故意的,他就是想缓和一下气氛,换个话题而已,不过好像有些失败。把一个比自己年纪小的Omega弄生气了,转身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走掉,作为一个Alpha实在太没担当了。于是Chris追了上去,看到Sebastian豪迈了一口喝完一杯香槟后,他小心翼翼的开口了:“Hey,我不是幸灾乐祸,我只是想表达我知道你,虽然没看过你的比赛。”

 

Chris看Sebastian眯着眼睛扫了自己一眼,并没有想要跟他说话的意思,比如说原谅他,其实也有点小紧张,毕竟几分钟之前他们只是陌生人而已,当然现在也没熟到哪儿去。

 

于是Chris扯了扯自己的头发,决定再找点儿话说:“Um,四年很快的,一晃就过去了,然后你就……”

 

“你到底会不会聊天?!”

 

Sebastian绝大部分时候都是个很好说话的人,他只跟熟悉的跟斗嘴,比如Will,还有Chace,但是眼前这个人怎么就这么讨厌,一直一直盯着他活了这么多年最大的遗憾不停的说说说。

 

当然,借着那一口香槟的微弱酒劲儿喊完以后,Sebastian才发现附近的人都在看着他们俩。

 

Chris是这个世界上最讨厌的人,没有之一!

 

这个想法在往后的几年里都常常出现在Sebastian的脑子里,在被Chris整出的四六不着的事情气得跳脚的时候。

 

可是即便是这样,哪怕在分手以后,Sebastian也从没有想过有一天Chris也许会早早离开。在他的想象里,Chris或许会和某个名模谈场金童玉女的恋爱,当然也有可能是Frank,他会拿到更多的冠军,也许会早早退役去跑拉力赛,总之不可能是、是……他拒绝接受这个。

 

Sebastian下了飞机拔腿就往航站楼外面跑,然后他甚至在机场门口很没有道德的抢了别人拦到的出租车。

 

不出所料,医院外面全是记者,Sebastian拉了拉衣领,挡住了半张脸,低着头挤进了大门,他只想快点看到Chris,而不是为了躲开记者而更好的伪装自己或是去寻找医院的后门。

 

进门没多久,Sebastian就看到了法拉利车队的一个技师Mancini。分手这种事,肯定不会向在一起时那样开心的宣告天下,但最后大家肯定都是会知道的。所以Mancini在看到Sebastian的时候露出了一个有些吃惊的表情,不过看看出了事故的前任也并非不可理解,于是他停下来。或许心平气和的Sebastian能听懂Mancini带着严重意大利口音的英语,但是现在他只能勉强听出Chris的病房号。

 

等电梯太浪费时间,Sebastian一秒都不想等,所以当他从楼梯一路狂奔到病房门口,推开房门时,吓了Scarlett一跳:“Oh,Sebastian我刚想给你的打电话。”

 

Sebastian大口喘着气,他看着躺在病床上的Chris,左手手背上有点滴的针头,食指上还夹了监测心率的夹子,连接着旁边的机器。

 

泪水一瞬间就占据了眼眶的空间,Sebastian想,原来,我已经两年没见过他了。

 

Scarlett看着Sebastian闪着水光的漂亮眼睛,忍不住叹了一口气,闹得要死要活要分手的是你,出了事故心疼的也是你……

“Um,Sebastian,Chris应该没事。”

 

“什么叫应该?”原本紧紧盯着Chris的Sebastian把头迅速转过来看向Scarlett。

 

“被抬上直升机后,Chris清醒了,他只是短暂的失去意识,他跟医生表达了头昏以及这里疼痛,”说着Scarlett摸了一下脊椎,“我们很担心,因为有些人出车祸伤到了脊椎,严重的话,就再也站不来了。”

 

Scarlett觉得听到这里的Sebastian已经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于是她用最快的语速把下面的话说完:“不过刚刚检查后,Chris的整个脊柱都没有问题,这是个好消息。现在还需要再观察观察的是他的头部,但我觉得没有应该不会有问题,除了事故发生后的几分钟,之后他都是有意识的。”

 

看着Sebastian一副要哭不哭的表情,Scarlett终于受不了了,她迅速缴械投降了:“我出去打个电话。”

 

现在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

 

Sebastian身上还带着Chris的标记,在生理上,Omega本能的觉得靠近自己的Alpha会有安全感,那是一种找到家的感觉,温暖的让人想哭。

 

心理上呢?Sebastian不敢回答这个问题。

 

只是现在,无论如何,他都应该把眼泪收回去。

 

事关生死,在极度紧张,最终得知安然无恙后,会忍不住想要哭泣,这是人之常情,亲人、情人、挚友都会这样。可是如今的Sebastian哪一种都不是,充其量算是曾经准备共度一生却最终分道扬镳的前任,他有什么资格放任自己大哭一场呢,尤其是,分手还是他自己提出来的。对了,Chris出事的时候,他正在和Jason腻在一起。

 

Sebastian站了一会,深深感受了一下Chris身上目前并不强烈的Alpha的气息,然后拉开了房门。

 

只是他刚刚出了病房,就撞到了眼睛红得像兔子的Frank,Frank显然没想到会遇到Sebastian,愣了两秒,然后迅速低头钻进了病房。

 

你看,有的是人在乎他,你现在什么也不算。

 

然后,Sebastian后知后觉的感到手机在震动,他吸了吸鼻子,接起了电话,Will的声音立刻在耳边炸开:“你疯了么?!这么正大光明的跑去探望前男友?!”

 

“这、这有什么?又不是仇人,况且我们都在加拿大。”

 

“你觉得没什么有什么用?!你你你你知道被媒体写出来会成什么样儿么?!还有、还有你现在的男朋友!”Will已经气得没法利索说话了。

 

“Jason不是我现在的男朋友。”Sebastian忍不住反驳了一下。

 

“谁管你,写出来有噱头太有人看!接下来你还有比赛好么?!别给自己找麻烦!”

 

Sebastian闭上了嘴,他知道Will是对的,就算不为其他的,他也应该为了自己能专注于训练和比赛而尽可能不招惹媒体舆论的过度关注。

 

“我会摆平媒体,至于你的现男友和前男友,你自己去搞定!”说完Will就挂上了电话。

 

我只有前男友,没有现男友,Sebastian捏着手机站在空荡荡的走廊上,不够宽的肩显得格外单薄。

 

TBC

————————————————————————————————————

文中有关规则的部分,不了解的小伙伴可以看一下: 

(1)F1发生事故后,所有赛车由安全车带领在赛道上,慢慢跑,直到将发生事故的赛车拖出赛道(或将赛车碎片从赛道上清理干净)才会恢复正常比赛。在安全车带领的时候,导播一般从各种角度慢放事故具体情形以及车手情况。所以很多车手在躺在担架上都会挥挥手,摄像机会把“我没事,不用担心”的信息传递给所有观众。

 

(2)F1全年比赛二十站左右,每场比赛按名次计算积分,年末积分第一的车手就是当年的世界车手总冠军(WDC),并不是在分站赛上夺得过冠就能被称为F1世界冠军。而作为FIA最高级别的赛事,车手在25岁之后进入的大有人在,二十岁左右能进入F1的,都是极有天赋的车手(至少是被外界认为有发展潜力)。最年轻的F1车手是现役于红牛二队的Max Verstappen(马克思·维斯塔潘),他首次在F1比赛时未满十八周岁。

 

(3)按照ISU(International Skating Union,国际滑联)的规则,选手在当年的7月1日之间满16岁就可以参加成人组的比赛,包括冬奥会、世锦赛等等。按照设定,SS在冬奥会当年的7月1日之前不满16周岁(8月13日才是生日嘛),于是他还要继续在青年组比赛,到第二年才能进入成人组。


【下面这张动图非常大,有35秒ORZ

2007年加拿大大奖赛蒙特利尔赛道(就是文中CE出事故的赛道),库比卡发生严重事故,Lo主当时看的直播,已被吓傻,但车手本人只扭伤了脚踝,其余没有任何问题,万幸


2014年日本大奖赛铃鹿赛道,比安奇的赛车失控撞上了正在吊起苏蒂尔赛车的吊车,正常人能够承受的重力在3.5G左右,事故后经计算,那一瞬间,比安奇头部承受的重力超过200G。比安奇的昏迷九个月后与世长辞,这是继1994年车神塞纳离世后,F1又一起致命事故。人们甚至开始思考是否放弃开放式座舱,其实F1的安全系数每一年都在被提高,但这仍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运动之一

这里是奋力卖安利的Lo主,小妖精们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好么【→_→泥垢了

评论(36)

热度(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