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F1 & FS(一)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F1&花样滑冰(Formula 1 & Figure Skating)

 

这是一个赛车桃与花滑包的故事,狗血琼瑶   三俗中二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预告

 

正文:

 

(一)

 

2015年加拿大

 

Sebastian光着脚缩在定制的沙发上,整个人似乎都要陷进去了,他已经保持这个姿势一段时间了,在结束上午的训练之后。换做平时,他应该会留在冰场,独自完成更多步法与跳跃的练习,然而今天……

 

眼前屏幕巨大的电视机随着画面的变动不断闪烁着不同颜色的光,而外面的天气很糟糕,阴沉得就像太阳已经落山了一样。Sebastian挣扎了一下,走到门边按下墙上灯的开关,昂贵的灯具没有经过任何闪烁就照亮整个客厅。客厅很大,当然整幢别墅更大,欧洲复古式的室内装帧让Sebastian一时觉得有些晃眼。

 

其实,比起这种华丽的空旷,他更喜欢小一些的公寓,比如两室一厅,被家具和日用品堆得满满当当,很多时候会有再多一只行李箱都会放不下的感觉,却又有宽敞的浴室和温暖的厨房,拥挤却充实。

 

可是,管他呢,反正,又不是他的房子。

 

在把自己重新扔到沙发上之后,Sebastian无聊的拿起遥控器,找不到想看的电视节目是一件会令人感到有些小沮丧的事情。不过,如果说当前阶段所有的电视节目都很无聊是不公平的,因为矛盾的是Sebastian自己,他的思维、他的理智都在告诉他,忽略某个频道,可是心底却总有一丝丝的渴望,能够瞄上一眼。

 

调完一圈,再调一圈,遥控器很可能就是因为这样没有意义的消耗而缩短了使用时间,然而在这么百无聊赖的换台中,Sebastian终于失误的、没能跳过欧体(Eurosport)。

 

没有任何意外,解说员正兴致勃勃的猜测着谁将从维伦纽夫赛道带走加拿大大奖赛的冠军奖杯。

 

这就是Sebastian根本静不下心的原因,一想到Chris就在加拿大,就在离他不远的蒙特利尔,心里就毛毛躁躁,干什么都好像不对劲儿,连发呆都不能静下心来。

 

关于这一点,Sebastian格外鄙视自己:你们已经分手两年了,两年了,分手还是你自己提出来的,现在一提到他心里又七上八下的,这算什么呢?

 

正想着,下一秒,摄影师就非常配合的将镜头从法拉利的P房切到了Chris灿烂的笑容上,他手里拿着水壶,和队友Nelson小声交流着什么,走过两侧站着美艳赛车女郎的通道,上了赛前巡游车。

 

F1这项追求着速度与激情的运动,注定与性感的美人分不开关系,全年各站风情各异的赛车女郎已经成了一道固有的风景线。Sebastian现在已经回忆不起来自己有没有因为Chris多看了为他举牌的姑娘一眼而找过茬,大概是有吧,毕竟有那么一段时间,任何事情都能成为他们争吵的导火索。

 

Chris的笑容还是一如既往的耀眼……不,是讨人厌。

 

所幸,Chris并不是今年唯一的夺冠热门,镜头很快就切到了Kerber身上。有些人的存在就是宿命的安排,Chris与Kerber,这两个人的较量从卡丁车时代开始,持续至F3,最后到F1,仍没有结束。很久之前Sebastian就在想,他们大概会一直斗下去,直至退役不可避免的到来。

 

也就是Sebastian到冰箱里找了一盒冰淇淋的功夫,赛前巡游就已经结束了。然后,他在镜头中看到了另一张熟悉的脸,Frank。FIA(国际汽联)从来没有规定过不带Omega玩,但是自诞生那一天起,F1就确确实实被男性Alpha所统治,从无例外。这个世界就是这么残酷,只要你做得到,谁管你是什么属性,做不到的话,就站到一边去别挡道。

 

而Frank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存在,Chris的赛车技师,如果要加上一个形容词,尽管Sebastian不太情愿,也还是会说出“金牌”这个词,金牌技师。这个男性Omega以纯技术的方式在这个被男性Alpha支配的运动中稳稳占据了一席之地。

 

Sebastian当然不是在嫉妒Frank对于赛车调教的天赋,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特点、兴趣、擅长与不擅长。就像他自己,对于车,这种让绝大多数男性都感到热血沸腾的东西,一直不太感兴趣,更不要提赛车这项运动,说实话,如果不是Chris,估计他这辈子都不会和赛车扯上什么关系。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擅长什么,不擅长什么,正因为人们的喜好不同,所以得以成为一个个独立而鲜明的个体。

 

可如果算上Frank喜欢Chris这个先决条件,就不太美好了。

 

Frank的小心思,大约是同为Omega的直觉,Sebastian在第一次被Chris带进围场时就发觉了,那时候他和Chris还没有开始谈恋爱,好吧,就算之后谈了恋爱,他也管不了那么宽。喜欢一个人又没有错,人家安安分分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小心翼翼的把感情藏在心里,从没去打扰过他和Chris,他还有什么好说的。

 

只不过,时过境迁,他已经离开两年了,而Frank,这个除了在调教赛车,其余方面都有些迟钝的英国人,还坚持与Chris在赛场上并肩作战。

 

Sebastian一直认为,并肩作战,是一个充满了浪漫色彩的词语,你所有的胜利,所有的荣耀里,都有我的付出,就像Chris所有胜利的前提都是建立在技师们在结合赛道特点后,为他调教出最适合他驾驶风格的赛车之上的,赛车状况不理想,Chris就算被美国队长附身,也拿不到好成绩。

 

Frank就是这至关重要的,赛车技师之一,所以当时的Sebastian,想想就有些小嫉妒。

 

电视画面依次出现了Sebastian熟悉或者不熟悉的车手,他能清晰的看到Chris爬进了赛车,Frank就蹲左前胎的位置,与Chris做着赛前最后的交流,一切看起来自然而和谐。Sebastian伸手拿过遥控器,狠狠按下了电源键,电视啪的一声,停止了工作。

 

也就是这个时候,Sebastian听到了开门的声音:“……Jason?”

 

Sebastian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走到门口和Jason——他的准现任,交换了一个不太热烈的贴面吻。是的,准现任,他们在半年前的花滑美国站相识,Sebastian是二号种子,Jason是主赞助商之一,颁奖典礼过后,Jason约他去吃了晚餐,他答应了。Jason是个好人,不是发好人卡的那种,聪明、克制、还很懂花滑,他甚至能看出Sebastian的哪些跳跃会在比赛中被苛刻的裁判扣掉一些小分,不像Chris——那个白痴永远只知道落地站稳了就是成功的跳跃,哪怕Sebastian把四周跳失误的跳成了三周。

 

现在他们所处的房子也是Jason的,Sebastian可买不起,他扳着手指算过,把这些年来所有的大奖赛奖金、商业活动的费用拿出来不知道够不够买下卫生间。Jason知道Sebastian长驻加拿大训练后,亲昵而礼貌的把房子钥匙交给了他,并表示反正这房子空着也是空着,他也就没矫情的接受了。

 

早就有喜欢捕风捉影的媒体八卦出美国华尔街之狼与罗马尼亚裔花滑名将之间暧昧的约会,连Will都说,他要是聪明的话,就应该赶紧去除了Chris留在他身上的标记,然后欣然投入Jason的怀抱。

 

可Sebastian总觉哪里欠上一点,或许是因为他要留在加拿大训练,Jason在华尔街做工作,他们相处的时间,实在是少得可怜吧。理智告诉Sebastian他应该为准男友的行为感动,毕竟空下来一个周日的下午,从美国飞到加拿大,就为了和他吃一顿晚餐,然后第二天一大早还要飞回去,多浪漫。

 

虽然Sebastian从不会承认,即便他离开了Chris,他也没准备好接受别人,从生理到心理。所以他不想玩弄Jason的感情,哪怕这个男人真的是个共度一生的良好选择。可感情并不是做数学选择题那么简单,这个人是个好人,是对的,就要选择他。从17岁被Chris拐上了贼船,那时候Sebastian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会跟Chris在一起,做个耀武扬威的海盗头子。

 

Sebastian对于分手后没有去进行去除标记的手术的解释是,有主的Omega被骚扰的可能性会大大降低,尤其对于他这种隔三差五满世界跑着比赛的人来说。在找到新的男朋友之前,这样的标记还是有些用处的。这个理由相当充分,可以说服任何人,包括他自己。

 

第二天清晨,Sebastian在机场送走Jason,他看着Jason有些疲惫的笑容,开始考虑是否真的应该去把腺体上的标记——Chris留给他的最后印记,去除掉。

 

毕竟,一生只有一次最热烈的爱情他拥有过了,也轰轰烈烈的失去了,是该收拾好心情开始新生活了。

 

接着,他就收到了Chace的短信:Sebby,你还好吧?

 

是什么让你觉得我很不好?

 

Sebastian一脸无辜的回了小伙伴的短信。手机紧跟着的震动让Sebastian差点以为Chace暗恋他,秒回呢。

 

Chris

 

“……”Sebastian简直想冲到Chace家去把他摇醒,告诉他一大早用前任来烦亲爱的小伙伴是不道德的行为。

 

只是,在下一刻,Sebastian就看到机场某块屏幕上的早间新闻,重复着昨天下午雨中的维伦纽夫赛道,2013年度WDC Chris被身后打滑的赛车蹭到左后轮,压上S弯相当高的路肩,赛车失控弹起后直接重重撞上那堵发生事故无数的“冠军墙”。


——————————————————————————————————————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43)

热度(241)

  1. Buckyyy秣 陵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