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五)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五)


 【观看本章后半部分前,请再看一次预警第二条,以防踩雷】


Thor给Fenrir雕刻过一匹小马,还没有Loki手掌的一半大,不是特别精致,只有个大概的轮廓,不过却被打磨得很细致,不会有毛毛躁躁的木屑划伤小宝宝柔嫩的手。Fenrir从能抓东西开始,就抓着这匹小木马,摇晃着小手好像在给Loki看,每次Loki都会恨铁不成钢的表示嫌弃:一个木头做的玩具就把你打发了,出息。

 

可是Loki从来没拿走过Fenrir的小木马,小家伙睡觉的时候,小木马就安安静静的摆在他的小枕头旁边。除了,上一次。

 

吵架?唔,这一类争吵通常可以归结于打是亲骂是爱,但总之结果是Thor被Loki轰出了门,接着又不解气的,随手捞起了什么砸在了Thor的脑袋上,然后Loki就潇洒的关上了房门。

 

当然,不幸中招被扔出去的就是Fenrir心爱的小木马。

 

Loki当然不会那么掉价的才把东西砸了出去,就颠颠的跑下去捡起来,反正下次Thor会带过来。只是计划赶不上变化,国王的到访,让Loki生生看着Fenrir啃自己的小爪子啃了三天,亮晶晶的口水流了一下巴,他已经忍到极限了。

 

闭着眼睛都能找到公爵的卧室在哪里,Loki并不害怕遇上Sif,他这辈子没怕过什么,唯一怕过的他也永远不会承认。

 

他——怕Thor不爱他,仅此而已。

 

然而事实是,Loki还没有晃悠到楼上,他的右脚刚刚迈上第一级台阶,就看见了一群人在往楼下走,没错,一群人,以国王和Thor为首,显然他们也看见了他。

 

好了,这下躲不掉了,Loki乖乖的往边上撤了几步,把楼梯让出来。如果按照正常的发展,Loki只要在国王经过是点头屈膝行礼,然后看着一群人呼呼啦啦的走出大厅就好,然而偏偏国王停住了脚步。

 

Loki当然知道国王在打量自己,这又不是第一次,被这样赤裸裸的盯着感觉并不好,如果换成现在的Bucky,他会被吓到,会用尽全身的力气克制逃跑的冲动。可是Loki不会,他经历过太多,这个世界上能吓住他的已经不多了。Loki挺直了脊背,就像他一贯的风格,微微扬起了下巴,他对上的国王的目光,会说话的漂亮眼睛里,就差明晃晃的写着不屑和挑衅。

 

作为这群人中为数不多的Omega,Bucky可以明显感觉到渐渐绷紧了的空气,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个Alpha可以容忍Omega不加掩饰的挑战其权威,何况是这个国家不可一世的主人。

 

一时间,气氛很僵硬,Thor不会让国王伤害到Loki,但是,Loki一定不会先低头,尤其如果是Thor开口要求的话。

 

Bucky确定Loki被那信息素压迫的更加难受,然后他做了一个自己都有些看不懂的决定。原本跟在国王身后的他,默默走到了Loki旁边,他戴着米色手套的手缓缓拉住了Loki戴着深色手套的手。

 

Loki没动。

 

“Loki .”Bucky低声喊了一声,不着痕迹的拽了拽Loki,终于Loki将头低下,极其敷衍的屈膝:“Your Majesty .”

 

所幸,Thor没有掉链子,他试图让国王继续往大厅外面走;所幸,王国并不想和这个国家的中流砥柱一般的Odinson公爵家族翻脸。

 

于是,这一页,可以翻过去了。

 

其实,如果Loki再晚出来一小会儿,就谁也不会碰上,因为国王一行本来就是准备离开。

 

Thor并不知道Loki是怎么和王后“勾搭”到了一快儿的,可是的确是这位来自法兰西的年轻的王后给了他们一个台阶下。于是,在Bucky上马车之际,Thor微微躬了身子,向Bucky表示谢意,如果有一天,这位远渡重洋、无依无靠的王后需要帮助的话……

 

当国王浩荡的卫兵、马车队伍离开时,公爵府邸似乎一下子就安静了下来,Sif一秒都没多留,提着裙子转身就走,不走,他们三个在这儿要演一出戏给身后的仆人看么?

 

“Loki,那样对你有什么好处?”Thor觉得Loki的性子适合当国王,目中无人,他做得特别出色。

 

“我愿意,”Loki白了Thor一眼,转身想走,又停了下来,“Fenrir在找他的小木马。”

 

这次是真的交代完了,Loki不忘狠狠踩了Thor一脚,然后头也没回的走了,反正回头Thor会带着Fenrir的小玩具屁颠屁颠来找他。

 

 


Rebecca已经顾不上Albert夫人也在马车里了,她只是紧张兮兮的嘱咐着Bucky别再做这种事情了,这种时候保持沉默就好。

 

想想也是,怎么说都是Loki在挑战国王的权威,Bucky只是一个为了国家利益而远嫁的、并不那么受待见的王后,安安稳稳不行差踏错、管好自己就够难了,怎么还有心思去管别人呢。

 

Bucky能感觉到Rebecca是真的在为自己担心,他拍了拍Rebecca的手背:“我知道了,Rebecca,谢谢,真的,有你真好。”

 

坐在Rebecca旁边的Albert夫人轻轻哼了一声,没什么其他意思,就是显示一下存在感。

 

只是,在Bucky天真的以为这件事情过去了的时候,马车停了下来,接着Rebecca和Albert夫人被请到了后面一辆马车上。

 

Bucky第一次和国王——他的丈夫,坐在同一辆马车上。

 

“Your Majesty .”Bucky很紧张,他的手放在腿上,手套与裙子接触,布料之间有细微的摩擦的声响。

 

“……我想,Loki他不是故意的。”

 

“……如果,您不高兴,我为我刚才的行为道歉。”

 

Bucky努力的想要让气氛不那么尴尬,就像Loki所说,无论愿不愿意,至少现在,他和国王是绑在了一起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他们身后的法兰西与英格兰。

 

国王看着Bucky小鹿一样的漂亮眼睛,慢慢解开了上衣的纽扣。

 

……

 

等Rebecca被叫回来时,她才明白为什么Albert夫人被要求继续留在后面的马车上。作为一个对信息素并不敏感的Beta,她都能感受到这狭小的空间里充斥着的气味,伯爵夫人这种有主的Omega并不合适出现在这里。

 

Bucky红得吓人的眼眶,被扯得乱七八糟裙子,脖子上新鲜的咬痕……如果这些出现在几个月前婚礼的那晚,是不是会比较不违和?

 

Rebecca挨着Bucky坐了下来,把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像主人,更像家人的小少爷搂住。过了一会儿,Rebecca才听到,把头埋在她肩上的Bucky闷闷的说了一句:

 

“Rebecca,疼……”

 

能怎么办?还能怎么办?Rebecca拍了拍Bucky的背,告诉他都过去了,过去了。

 

等Rebecca的大脑慢慢反应过来,她开始手忙脚乱收拾一切,至少让Bucky看起来不那么狼狈:“咱们得先把裙子穿好……再用丝巾遮住脖子上的……”

 

但事实是,领口部分已经被扯坏了,最后Bucky是披着斗篷,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走下马车的,幸好天已经黑了,没人会太注意王后不那么整齐的仪容。

 

半夜,Bucky开始发烧。

 

Rebecca搞不清楚这是所谓的结合热,还是单纯的因为Bucky睡前把自己泡在浴缸里的时间过长。

 

只是断断续续烧了好几天,Rebecca开始着急了,一场肺炎就可以轻易带走一个人的生命,不管这个人命如草贱还是天生贵胄。其实,不只是Rebecca,整个皇室都有些着急,王后在夏天来到英格兰,秋天还没完全过去,就病死他乡,怎么向法兰西交代呢?



 

 

“我得去一趟皇宫,去看看……那个小可怜。”Loki当然不是在和Thor商量,他只是通知一下Thor。

 

于是,在这个深秋的早上,Odinson公爵家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养子,堂而皇之的从公爵的马车上下来,走进了王后的卧室。

 

在看到Bucky烧得红红的小脸时,Loki难得的生出一些愧疚来,他闻得出来,上一次见面这个小可怜还干净得像被清晨露水打过的鲜花,而现在混上了其他的气息。

 

这只能是国王做了什么,动机极有可能是他的替代品。国王觊觎Loki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碍于Thor,得不到罢了。

 

国王爱他么?Loki并不这样认为,那个老色鬼只是得不到,所以始终惦记着,日子一久,就要发疯了。而他新娶的王后,恰恰和自己属性相同,难得一见的男性Omega .

 

Loki得不到,Bucky还不行么?

 

至少,他们在神坛前加冕、发誓,他们是合法夫妻。

 

Loki那天的行为激怒了国王,他像催化剂一样加速了国王与Bucky的关系,发生得一点都不美好。

 

“小可怜。”

 

“……Loki?”Bucky眨巴了两下眼睛,他并不觉得除了医生和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贵妇人,会有人来探望自己,“你怎么出来不要紧么?孩子还那么小。”

 

“先管好你自己,Fenrir在家睡觉,他好得很。”Loki坐在床边,嘴上不饶人,手上却还是给Bucky拉了拉被子,“想跟他玩么?才会走路,一摇一晃的,可好玩了。”

 

“想,”Bucky 脑补了一下那个金发碧眼的小宝宝,忍不住笑了,“可是我病了……”

 

“所以要快点好起来,病怏怏的看着都闹心。”

 

Bucky 想我也想快点好啊,成天躺着都要生蘑菇了,然后他问:“Loki,我会怀孕么?”

 

“这次?你在发情期?”

 

“不在。”

 

“那别指望了,在发情期都不容易,不然我们怎么就越来越少了?”Loki想了一下,“算起来,我和Thor,我们在一起有四年,才有的Fenrir .”

 

“这样么……”Bucky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沮丧。

 

“你想要孩子?”Loki回忆了一下国王,好吧,他承认老色鬼是个不错的国王,但是这和他私底下是个老色鬼并不冲突,如果是要和国王腻歪个三四年,正反他是受不了。

 

可是,继承人是Bucky唯一的任务,唯一的。

 

Bucky收到了Barnes夫人的来信,信中提过这个问题。可是,他能怎么回信呢?被蒙在鼓中的Barnes夫人并不知道自己的心肝宝贝到底嫁给了怎样的一位国王,而Bucky只能把这个秘密继续保守下去,只字不提。

 

只是,Bucky一点儿也不想和国王再来第二次。

 

多疼啊。


TBC

————————————————————————————————————————

上一章更完,我收到了这样一条评论

于是这章一上手,就把王大锤写成了木匠XDDDDD


至于吧唧这边,一开始就没打算写傻白甜的童话,这一道是必然的,毕竟合法,吧唧也没太挣扎,算不上rape

其实更重要的,人生不发生重大变故,吧唧只能永远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傻瓜,总要有事情来推动他,发生变化

写完惊觉罗师傅没上线,下章让他俩腻歪一章好了,大盾是不会嫌弃吧唧的,嘤嘤嘤/(ㄒoㄒ)/~~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36)

热度(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