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四)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四)

 

Rebecca很担心Bucky,整整一路上,Bucky看起来都失魂落魄,一点儿也没有先前激动的劲头儿。不过Rebecca可不会蠢到当着Albert夫人的面儿问发生了什么,她往前挪了挪,握住了Bucky正没个轻重、挠得Ryann直哼唧的手。

 

脑子里一团浆糊的Bucky忽然被握住了手,这才回过神来,他看见Rebecca担心的看着自己,再看看Albert夫人那一脸玩味的表情,勉强对着Rebecca挤出了一个微笑,然后接着神游。

 

大约在午后,马车缓缓停了下来,他们到了。

 

Odinson公爵的城堡与Bucky生活了十六年的Barnes家族的城堡风格完全不同,恢弘的气质仿佛就在宣称着整个Odinson家族就是这个国家最牢固的基石。Thor Odinson、公爵夫人Sif以及老老小小,差不多整个公爵家族都站在门口迎接。用Albert夫人的话来说,只是少了那个上不了台面的养子。

 

Bucky错开半个身位跟在国王身后,他有些感谢国王没有把他的情妇Marian堂而皇之的带来,他裂了缝的心脏现在一点儿也不想承受更多的流言蜚语。

 

公爵家的晚宴并不会比皇宫中的更有意思一些,而国王看起来也没有很高的兴致,他和公爵有一搭没一搭的谈论国防方面的事宜,Bucky甚至不知道国王为什么要造访Odinson府上,当然他也没兴趣知道。

 

等这顿沉闷的晚宴结束后,Bucky迫不及待的走了出去,再不透透气,他就要被憋死了。Bucky拒绝Rebecca或者是Albert夫人跟着他,这里足够安全,他想自己走走。

 

Odinson家族的领地,并不像皇宫处于城市的中心,Bucky莫名觉得这里的夜空更美一些,漫天都是繁星,一闪一闪,明明灭灭,当星星多好啊,无忧无虑。

 

没有什么目的,Bucky拎着裙摆,借着回廊墙壁上的烛光,在建筑与建筑之间随意走着,晚风偶尔会带来一阵花香,远处还有夜莺在唱着不知道是欢乐还是悲伤的歌。

 

走过一条鹅卵石的小径时,Bucky隐约能听到轻柔的歌声。浅显的歌词,舒缓的旋律,是一首简单的童谣。Bucky听着听着,就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小径尽头的房子前面,然后Bucky看到了Loki。

 

Loki伸出一根手指放在嘴边,示意Bucky别出声。Loki坐在房前葡萄藤架子下的秋千上,抱着一个小小的男孩,接着哼唱那首童谣。

 

Bucky轻轻凑到了跟前,一岁左右的小男孩有一头漂亮的金发,眨巴眨巴就要闭上的眼睛碧绿碧绿的,Bucky几乎想要伸手摸摸他白嫩嫩的小脸蛋。

 

又过了一会儿,小男孩含着手指,终于在Loki的歌声中陷入了沉睡,Loki将孩子抱回了屋里,才又走了出来:“你在等我对你说‘Your Majesty’么,my queen?”

 

Loki比Bucky要高挑一些,再加上说话时微微抬起的下巴,让Bucky总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应该行礼的人。

 

Bucky低头磨蹭了一下,才开口:“……Your boy,he is so pretty .”

 

大概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做父母的不喜欢听到别人对自己孩子的夸奖,Loki笑了起来,他往前走了一步:“小可怜,你怎么了,一点精神都没有?”

 

难道要告诉你,我在烦躁嫁给了你们英伦伟大的国王么?Bucky撇了撇嘴:“一直没有看到你,之前。”

 

Loki笑得更欢畅了:“我又上不了什么台面,去了做什么?再说,看到那个老色鬼我就烦。”

 

……老色鬼。

 

“哦,他是你丈夫。”

 

“……”

 

Loki唯恐天下不乱的看着Bucky几乎要皱成一团的脸蛋,伸手抬了抬他的下巴,手指就停留在他被天使留下痕迹的美人沟上:“多漂亮的一张脸,想干什么不行。”

 

Bucky不懂Loki的意思,他就这么看着Loki,等着解释。

 

Loki愉快的坐回了秋千上:“Thor做的,葡萄架子也是他搭的,葡萄是我们一起种的。”

 

Bucky不知道应该怎么接这段话茬,你们真幸福么,可是他今天见到公爵夫人了。

 

“我知道Thor有Sif,我也知道外面传得有多难听,可是那又怎么样呢?我和Thor在一起的时候,很快乐。”

 

即使那些时光都是偷来的。

 

Loki再开口时,语气里没有一点点难过:“你觉得自己能活多久?指不定哪天,一场流感就把你带走了,别不高兴,这是实话。快乐是自己的,还是说你真的爱上那个老色鬼了?”

 

当然没有!Bucky的内心在尖叫,可是作为王后,他要怎么在外人面前承认这些。

 

“啧啧,我要是没记错,你才十六吧,一辈子就要和那个老色鬼绑在一起了呀,”Loki站了起来,微微弯腰,贴在Bucky的耳边轻轻说道,“你真的愿意么?”

 

从来没有人跟Bucky说过这些,虽然Bucky知道在贵族社会里,见不得人的事情多了去了,即便有些想法,可也绝对没有人会把这些事情拿到台面上跟他说。这与他过去十六年受到的教育,学习过的礼仪强烈的冲突着,Bucky没法回答Loki的问题,这太过了,超过了他单纯的小脑瓜里能承受的范围。

 

“我、我先回去了……”

 

Loki看着Bucky几乎是落荒而逃的背影,就好像看见了曾经的自己,但至少他一直知道自己想要什么,而这个小可怜却真的什么都不懂。

 

Bucky跑出了这个就像隐藏在恢弘建筑物之后的世外桃源一样的地方,才停下来喘气。他知道自己得站直了,就算在晚上,也会有很多双眼睛在看着他,他不能太有失体面。

 

Bucky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衣服,开始往外走,然后没什么悬念的,在这个他一点也不熟悉的地方迷了路。Bucky只能顺着有光亮的地方走去,他得找一个人把自己领回去。

 

离那片光亮越近,嘈杂的声音越大,Bucky差不多能猜到他走胡乱到仆人们的地盘上了,只有在主人们吃饱喝足之后,这些处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才能开始他们的晚间活动。

 

从前,Bucky没有到过这种地方,这次也完全是个意外,他当然也没和这些人有过密切的接触,他的身份并不允许他这样做,同时,Bucky还有些忐忑,他并不知道这些人是否足够友好,是否足够礼貌。

 

Bucky犹豫了半天,听着房子里的喧哗,没敢去敲门,终于一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子拿着一块饼从吵吵嚷嚷的房间走了出来,Bucky很小心的开了口:“Excuse me .请问Steve在这里么,Steve·Rogers?”

 

Bucky不知道该找谁,他甚至不知道Steve在今晚值什么班,他只能试一试,在城墙上,这个侍卫告诉过他的。

 

小男孩愣愣的抬头看着Bucky,大约是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人,也从没被这么礼貌的对待过。Bucky看着沉默的小男孩,心有些凉,也许这个小家伙根本就不认识那个愣愣的侍卫。就在Bucky打算放弃的时候,小男孩终于找回了自己:“他在里面。”

 

“那么,请问你能帮我把他叫出来么?我就在这里等着,可以么?”Bucky弯下腰,将手上的一枚戒指拿了下来递给小男孩,请别人帮忙,是要给报酬的。

 

Steve当然不知道外面的会是Bucky,他很高兴能回家一趟,轮值结束之后,侍卫长大方的让他回去看看母亲,而不是住在安排好的侍卫的住所里。他理所当然的认为,现在会来找他的,不是鞋匠家小时候一起爬房顶的Randolph,就是园丁家一起捉麻雀的Mark,最多就是裁缝家那个对他有点意思的Jenney。

 

穷人家的孩子哪来这么多讲究,这种定向思维让Steve就这么跑出来了,下半身穿着侍卫的制服裤和军靴,而上半身的外套早就脱了,白色的衬衫顶端的扣子没有系,袖子还是挽着的。

 

所以,看到Bucky的一瞬间,Steve完全不知道该用何种反应去面对这个帝国的主人,他能回去穿个衣服么?

 

Bucky也有点愣,他没想到会看到这样的Steve,这个侍卫给他印象总是一丝不苟、过于认真。但是,关于这件事,的确是他自己太过冒昧,不是Steve的错。

 

“晚上好,Soilder .”Bucky把眼睛别向旁边,和Steve打了个招呼。

 

“Your Majesty .”

 

“Soilder,我迷路了。”

 

Steve更愣了,他知道自己肯定得把王后送回去,可是他现在,也太过衣衫不整……

 

Bucky几乎是立刻意识到有些不妥:“你可以先进去……穿上衣服。”

 

就像得到了特赦,Steve迅速蹿回了房子里,再出来时,已经变回原本那个耿直的侍卫了。只不过,这次他拖了一个小尾巴,六、七岁的小姑娘拽着Steve制服的下摆就是不松手,Steve只能蹲下去哄着小姑娘。Bucky远远的看着小姑娘把什么东西递给了Steve,才甩着辫子回到房间里去了。

 

在Steve走回Bucky面前,刚刚准备开口,表示自己可以带王后回去时,身后的屋子里传出了两句完全上不了台面的脏话。

 

Steve有些尴尬:“他、他们喝多了。”

 

Bucky没见过,但他听说过,仆人们在工作结束后聚在一起吃饭、聊天、喝酒、跳舞……很热闹,跟皇室的晚宴完全不同。

 

“走吧。”Bucky表示并不在意。

 

走过转角时,Steve说了一路上的第一句话:“前面有些滑,您慢点。”

 

“……你平时也这么不爱说话么?”两个人走在一起,却一句话没也有,这太尴尬了,毕竟Bucky并没有把他自己和Steve的阶层划分得十分明确,他看这个侍卫一向比较顺眼。

 

哪家侍卫会闲得没事找主子唠嗑?Steve有点惊异于王后的脑回路,况且,就算他大脑发昏,真有这个胆子,他也不认为今天是个聊天的好时机。

 

“您今天,不是很开心。”

 

Bucky当然听得出Steve的潜台词,唠唠叨叨只会让人更心烦,不过,原来他不开心的这么明显,Rebecca看出来了,Loki看出来了,眼前的侍卫也看出来了。

 

“不考虑讲个笑话什么的,安慰我一下吗?”Bucky完全没有意识到,他似乎从来不放过能让Steve局促的机会。

 

“……我不会讲笑话。”能想起来的只有刚刚吃饭的时候,饭桌上大老爷们讲的荤段子,您不会想听的。

 

“就这么算了么?”也只有在捉弄这个容易紧张的侍卫时,Bucky才不是英伦的王后,他是Barnes家只有十六岁的小少爷。

 

如Bucky所料,Steve看起来整个人都绷紧了,磨蹭了好一会,他居然把左手抬了起来:“这个……”

 

Bucky看了一眼那朵蔫头蔫脑的小黄花,刚刚的小姑娘硬要塞给Steve的,终于露出了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的笑容,这个世界上,这么会有这么愣的人。

 

“是准备送给我了么?”Bucky忍住了笑,接过了那朵看起来已经蔫了很久的小黄花,“唔,真漂亮,谢谢。”

 

Steve当然知道自己又犯傻了,王后那句“真漂亮”简直让他无地自容,虽然他并没意识到,当Bucky把花接过去的时候,他的心底有那么一丝喜悦。

 

……

 

等Bucky回到房间时,Rebecca已经快发疯了:“您去哪儿了?再找不到您,我就要喊卫兵了。”

 

“我这不是回来了。”

 

Rebecca没心情去理会Bucky为什么晚饭后散了一个步,就把阴沉了一天的心情变成了阳光普照大地的样子,小祖宗回来了就好。接着Rebecca看到了Bucky放在枕头边上的小黄花:“这花,已经成这样了,马上就看不出是朵花儿了,您还要?”

 

“诶,别动,”Bucky立刻阻止了Rebecca要扔掉小黄花的举动,“放在那儿。”

 

也许有些不可思议,但是,这是Bucky十六年的人生,第一次有人送花给他,第一次。

TBC

——————————————————————————————————————

论傲娇二公主如何拐带小傻瓜吧唧

论吧唧小傻瓜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正在二公主教导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上一章评论里说站太子X吧唧的,泥萌都不爱大盾了么!!!!


要看GH、小萤火虫的小妖精们排好队,我一篇一篇更

晚安么么扎✿

评论(41)

热度(2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