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Snooker (下)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斯诺克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上) (中)



07


Chris被无数迷妹惊叹过的长睫毛在略有些刺眼的阳光下,微微动了动,然后睁开了眼睛。

 

窗帘都没拉上还睡到了日晒三竿,真棒。

 

Chris边想边歪头看向身边的Sebastian,他的爱人缩在被子里,大半张脸被挡住,乱糟糟的头发在阳光下显得格外毛茸茸。

 

这是他的爱人,他的丈夫,他的Omega,他们相爱,他们相互扶持,他们还有漫长的一生要一起度过,这些认知让Chris的心一瞬间就被填满,幸福简直像要溢出来一样。

 

Chris忍不住撑起身子开始亲吻Sebastian,从头发到脖子再到光裸的肩膀。

 

而彼时,Sebastian正梦到一桌子好吃的,提拉米苏味道的蛋糕,芝士果仁的披萨,虾仁香草的意面……饿得头昏眼花的他刚准备扑到桌子上,忽然就被一只大金毛迎面扑倒,然后被舔了一脸口水。

 

再然后就没有然后了,Sebastian醒了。

 

Sebastian眯着眼睛狠狠推了正吻着他的Chris一把,没差点把某人推得掉下床去。Sebastian用被子把头蒙住,愤愤地想,都是Chris的错。

 

昨晚他们从球台上玩到了浴室,又从浴室玩回了床上,到了最后,Sebastian根本抑制不住生理性的泪水,哭着喊着求Chris放过他,不要了。只不过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这种时候,Chris怎么可能停下来。

 

所以,现在他眼睛涨涨的,肚子特别饿,腰部以下都觉得不是自己的,这些统统都是Chris的错!

 

在被子里闷了一会儿,Sebastian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以Chris的性格,应该继续黏上来才对,没动静太不科学了,难不成推了他一把,不开心了?不至于吧,还是下手重了?

 

想了一会儿,Sebastian掀了被子,然后瞬间后悔了,就知道这种蠢货是不会因为这么点小事不开心的。Sebastian看到Chris就光着身子,盘腿坐在他旁边,傻呵呵的笑。可是,下一刻,Sebastian又觉得他的丈夫性格多好啊,每天都像会发光一样。

 

“一大早,乐什么呢?”

 

Chris笑眯眯的爬过来,亲了亲Sebastian的唇:“没什么,饿了没,我去做饭。”

 

“不许打碎盘子。”Sebastian陷在柔软的床上,看着窗外明媚的阳光,觉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土财主生活实在是太享受了。

 

而光着屁股爬下床的Chris在心里默默的下决心,绝不能得意忘形的说漏嘴,昨晚把Sebastian折腾成那样,完全是记挂着赛前他说自己秒射,事关男性尊严,一定要证明一下。然而如果一不小心说出实话,估计就没有机会再次证明了,连睡两周的沙发都不知道够不够Sebastian消气。

 

 

08


Chris可以工作是斯诺克,休闲也是斯诺克,但Sebastian不行。

 

一场大赛后,Sebastian要休息很久,宅在家里东摸摸西晃晃,追各种各样的美剧英剧,或者搬着小马扎到郊外的湖边钓鱼,土财主有无数种打发时间的方法,赖在床上一整天也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所以没有教练又嫌烦而拉黑了经纪人的Sebastian在世锦赛三个月后的某一天,忽然意识到,自己成天吃了睡睡了吃,好像已经休息很久了。

 

虽然之前咬牙切齿的威胁Chris如果不把球台换掉,自己绝不会进家里的球室跟他一起打球。然而好像在Chris迅速买来了新的球台,并猥琐的把那张因为不能说出口的原因而换掉的球台放进储藏室(作纪念)之后,自己也没进过球室。

 

即使某长工有能力也极其乐意努力赚钱养着土财主,但土财主还是默默反省了一下自己不事生产的行为,觉得这样压榨长工是不对的。

 

于是当天晚上,Chris接到了Sebastian的电话,他的Omega表示要去参加澳大利亚公开赛。这方面,Chris基本不会干涉Sebastian,但是他现在万分怨念,就是因为澳大利亚太远,他才淡定的参加了这个倒霉的表演赛,回家方便啊。

 

然而现在……辛苦工作的长工回家后看不到被自己养得白白胖胖的土财主,会很心塞的。

 

 

09


三个多月基本没摸球杆,也不是什么级别很高的赛事,Sebastian只是想来找找感觉,他都做好前两轮出局的准备了,结果却稀里糊涂的打进了半决赛。

 

把自己横在沙发上的Sebastian懒洋洋的拿起电话,再一想时差,某人如果没有在外面鬼混,就肯定在睡觉,那还是算了。

 

Chris“鬼混”的程度Sebastian闭着眼睛都知道,睡觉的话……

 

算了,Sebastian把手机一扔,决定睡觉去。来澳大利亚的这一周,他的睡眠好得可怕,认床什么完全不存在,睡得昏天黑地,简直想给这家酒店的床做广告啊。

 

睡饱了的Sebastian在入场时听到某个澳洲的迷妹高喊他那个一辈子都不想再听到的绰号,带着这种说不出口的暴躁,Sebastian的球打得相当激进,当然幸好事后他并不知道媒体形容他前半场犹如“国王”Evans附体,并八卦他大约是和他的Alpha在一起太久了,连球风都在潜移默化中发生了改变。

 

这种激进的打法一直持续到半程过后,Sebastian要来了杆架,趴上球台,击打那颗较远的粉球。这次可没有某人看着,心怀不轨的琢磨着怎么上他,可是,Sebastian能明显感觉到小腹抵在球台边缘的时候,那种奇异的、被硌着的感觉……

 

以他吃不胖的体制,就是吃了睡睡了吃从来不运动,也不会长肉长到这种程度,单纯长肉的话,也不能这么结实啊……

 

下面的比赛,Sebastian打得如同梦游,可谁知对手居然比他还昏,居然诡异得让他锁定了一个决赛席位。

 

当然,Sebastian现在没心情去管这件事,他草草应付完记者回到酒店,站在卫生间巨大的镜子前,迅速扒掉了裤子,跟Chris滚床单他动作都没这么利索过。

 

五分钟后,Sebastian从卫生间钻出来,抓了墨镜钱包直奔附近的便利店。

 

 

10


Chris睡得正香的时候,手机响了,他一点也不想接,但也只好迷迷糊糊的拿起来电话:“……Hello?”

 

“……Chris.”

 

听出了Sebastian的声音,Chris脑子依旧不清醒,却条件反射的笑了一下:“Sweetheart,有事吗?”

 

“我,我好像、好像……”

 

“恩,好像什么?”Chris努力和瞌睡作着斗争。

 

“……我好像怀孕了。”

 

“Congrats!”

 

听完最后一个发音,Sebastian立刻按掉了电话,Chris的心怎么就这么大呢?!

 

现在,Sebastian默默坐在马桶上,一手拿手机,一手拎着验孕棒,独自在异国他乡带着些许凄凉的消化着这个消息。

 

一分钟之后,Sebastian的手机响了,手机屏幕上闪着某人白痴一样的笑容,看得他气不打一处来。

 

不接,就是不接。

 

不过Sebastian显然低估了Chris的耐心,他的手机一直响一直响,最后还是靠坐在床头,心不甘情不愿的接了起来。

 

“Hey,hey,hey,宝贝儿,你刚刚说什么?”隔着电话,Sebastian都能感受到Chris的热情。

 

“什么都没说。”

 

“不不不,你说了,我听到了。”

 

“你听到了为什么还要问我?”

 

“我想确定一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哦。”

 

“不行不行,宝贝儿,我太激动了,得去冷静一下,马上再给你打电话……”

 

Sebastian哭笑不得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想着Chris总不会跑到阳台上学金刚嚷嚷两嗓子吧。

 

不过,最后,Sebastian是在再次打来电话的Chris明显带着雀跃的唠叨声中睡着的。

 

大概又睡了十二个小时,Sebastian还是不想起来,在床上磨蹭了很长时间,他饿得前胸贴后背之后才终于下床洗漱,然后戴着棒球帽和墨镜,啃着一条巧克力离开酒店寻找食物去了。他记得前几年第一次来这里比赛,吃过一家很好吃的店,不知道还在不在。

 

而Sebastian吆喝着出租车司机默默在本迪戈的大街小巷转悠了两个小时之后,终于找到了那家餐厅,为了吃顿饭,他也是相当努力。

 

只是在Sebastian吃饱喝足又慢慢悠悠散了个步,再回到酒店时,居然发现某人蹲在他房间门口长蘑菇。

 

“……Chris?”Sebastian其实有些怀疑自己眼花。

 

但事实是,他没有,因为原先蹲在门口垂头丧气的大狗狗一下子就欢腾地直接给了他一个公主抱。

 

“Chris,行了啊,让我开门。”Sebastian笑了笑,他可拿这种时候的Chris没办法。

 

“没事,这样一样开。”Chris忍不住低头亲了他的Omega一下。

 

 

11


晚上,Sebastian躺在床上,Chris趴在他旁边,眼睛亮晶晶的,一直在笑。

 

“别笑了,你已经笑了很久了。”Sebastian像摸小狗一样,摸了摸Chris的头。

 

是的,刚刚Chris拽着Sebastian偷偷摸摸去了当地一家医院,做了一个初步检查,这个小宝宝快四个月才被粗心的Papa发现,不过一切正常,唔,大概得益于Sebastian土财主一般无忧无虑的生活。

 

“等回家再做详细的检查。”Chris真的没法控制自己的面部肌肉,他就是想笑,完全忍不住。

 

“我明天下午还有最后一场比赛,晚上我就可以回家了,”Sebastian歪头看着Chris,“你还过来干什么,十六个小时的飞机坐起来不累么?”

 

“不行,我一分钟都等不了。Sebby,我想摸摸他。”

 

“他?你怎么知道?”

 

“那是她?我也不知道,这不重要。”

 

也是,他还是她,这一点也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他们的小宝贝。

 

Sebastian慢慢把衣服拉起来,其实他没什么很特别的感觉,但是这个小家伙确实是真实存在的,而他的Alpha温暖的手掌就轻轻抚摸在上面,他们是一家人。

 

幸好没急着找新的教练,毕竟目前来说,Sebastian是要继续当一阵子土财主的人。

 

于是,又困了的土财主靠在自家有颜有身材,球技好性格好,且自愿为土财主的终身幸福而长久奋斗的长工身上,安稳的睡着了。


FIN


——————————————————————————————————————

这篇本来说好的是包子生日的贺文,终于补齐了

迟到了很久,但还是真诚的希望这个星球上最甜的小孩能够幸福安好


论我为什么要在整个首页都是#your bucky#的tag下写Evanstan

因为我发现我所有的盾冬坑往下写一章,都发不出糖来啊【在这种普天同庆的日子里,我要顺应潮流的发糖


最后,罗素聚聚,给跪了,同人果然永远甜不过官方

答应我,请继续这么甜下去⁄(⁄ ⁄•⁄ω⁄•⁄ ⁄)⁄

评论(15)

热度(2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