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We Are the Champions:Snooker (中)

Evanstan运动员AU系列之斯诺克


ABO瞩目        前文戳这里:(上)


04

在经过了颁奖仪式、新闻发布会、赛后采访、媒体轰炸之后,已经很晚了,不过Chris和Sebastian并没有回到宾馆洗洗睡了,两人偷着摸着去了机场。世锦赛前后折腾了有半个月,虽然现在已经相当疲倦,但他们还是赶着最后一班飞机回到位于苏黎世的家。

 

回到家后,Sebastian几乎贴着枕头就睡着了,这并不多见。其实Sebastian是认床的,满世界的比赛,他们经常住在各地的宾馆里,Sebastian认床的程度当然没有严重到影响他的比赛,但Chris知道,只有在他们自己的家里,他的Omega才会彻底安眠。

 

Sebastian睡下去的时候天还没亮,醒过来外面居然还是黑的,这让他有点发蒙。

 

“Honey,你居然睡了十多个小时,我从来都不知道你这么能睡。”Chris端着一盘意面站在卧室门口,“饿了么?来吃饭。”

 

“你以为谁都像你这么精力旺盛?”Sebastian才不承认是自己睡昏了头,他光着脚下了床,“我去刷个牙。”

 

Chris做的食物,恩,怎么形容呢,很大老爷们,能吃。毕竟如果在一个领域做到了世界第一,做饭再一流的话,这有些打击人。

 

默默吃完饭的Sebastian主动要求自己去洗碗,并对Chris在做饭过程中没有打碎任何东西表示吃惊。

 

然后他在阳台上打了个电话。没错,Sebastian与教练的合同在世锦赛之后结束了,他们并没有继续进行合作,而对于经纪人的催促,Sebastian只是说,他目前没有和任何一位教练接触过。Chris也曾经建议过,Sebastian可以转投至他的教练门下,毕竟那是一位传奇教练。

 

然而Sebastian现在只想歇几天,哪怕就是什么都不做,懒洋洋的在床上躺着,从这个屋子晃悠到那个屋子也挺好,密集的赛事过后,他需要一段时间进行休整。教练的问题,等他有心情了再考虑,怎么说这也是一件需要格外小心谨慎的事情。

 

回到屋里的Sebastian却并没有看到Chris,他在他们可以与豪宅媲美的公寓晃悠了一圈,才在台球室找到了他的Alpha。

 

“NO . 1,你不会还想打吧,工作是这个,休闲也是这个。”Sebastian倚着门框,看着提着球杆的Chris。

 

Chris冲着Sebastian招招手:“还记得这一球么?”

 

Sebastian走过去看了一眼,他当然记得,在他放弃击打而继续选择做斯诺克之后,Chris击出了梦游一般的一球。

 

Chris把当时球面上的情况重新摆了出来:“如果你击打了那颗球呢?”

 

Sebastian从Chris手中抽走球杆,准备找杆架,想知道会发生什么,打打看不就知道了。

 

“停停停,去换衣服。”Chris又把球杆拿了回来。

 

“What the f**k ?”

 

 


05

Sebastian觉得Chris需要去看医生,精神科的,在家随意打个球,还要他穿比赛那一身,而自己居然见了鬼的在了那大金毛一样的表情攻势下点头了。

 

算了,这样也好,老了以后可以一起去精神病院,继续作伴。

 

可就是答应了,Sebastian也只是糊弄一下了事,衣柜里随便捡了一件白衬衫,有点大,应该是Chris的。

 

等Sebastian回到台球室,给了Chris一个鄙视的眼神,然后直接拿了球杆和杆架,趴到了球台上,右脚着地作为支撑,上半身以及整条左腿几乎都支撑在台面上。

 

只是还没等他调整好位置,就忽然被压了下去,身体和手不自主的碰到了台面上各种颜色的球,球与球相撞,发出清脆的声音,还有的因为冲击直接滚落到了地上。

 

“Chris?”Sebastian被轻轻按着趴在球台上。

 

“嘘,”Chris就靠着他的耳边,“Sebby,昨天我就想里这样做了,比赛的时候。”

 

除了不要脸还有什么词语可以形容Chris么?没有。

 

Sebastian翻了个白眼,Chris按着他的力度并不大,但是他却也没有很用力的挣扎,只是挪了挪手臂,让自己的姿势不那么别扭。

 

“别动,宝贝儿,别动,让我来检查一下。”Chris说着,将手放到了Sebastian的肩膀处,慢慢拽下他身上的黑色马甲,然后右手还过他的脖子,来到领口,“啧啧,没有系领结,连最上面两颗扣子都没有扣。”

 

感觉到Chris在解他的第三颗纽扣,Sebastian还将上身撑起了一点,让Chris方便动作。为了世锦赛,他们小半个月没有过亲密的身体接触了,又不是只有Chris会觉得憋得慌。

 

等衬衫的纽扣被Chris彻底解开,Chris的手缓缓捏住了Sebastian的腰,“皮带也没系,还光着脚,没穿袜子和皮鞋,这样会被裁判勒令回去整理着装的。”

 

Sebastian 几乎可以感受到Chris扫视在他身上的目光:“……有完没完?”

 

“这样就过来,是方便我上你么?”Chris终于把他的Omega脱了个一干二净。

 

Sebastian光裸着身体趴在深绿色的球台上,两只手交叠着被Chris的左手按在头顶,而他们正拧着脖子,就着这种别扭的姿势接吻。

 

姿势什么的都不是问题,无关侮辱,无关怪癖,他们相爱,所以怎么玩都可以。

 

Chris承认他有些猴急,Sebastian在他进入的一瞬间哼出了一声,因为疼痛而绷紧了身体,Chris感觉得到。他只能不断舔舐,用牙齿轻轻咬着Sebastian的脖颈作为安抚。

 

整个房间只有他们两人越来越重的呼吸声,还有身边没落地的球,是不是因为他们的动作而发出撞击的声音。

 

Sebastian能感觉到Chris在他的宫口附近徘徊,就是不进去,他形容不出那种从身体最深处蔓延出来的感觉,抓心挠肺,他忍了又忍,最后还是忍不住带着哭腔哼唧了出来:“C、Chris……快点……求你……快、快点……”

 

Chris喘了口气儿,将头抬起来,然后从Sebastian体内抽身而出,一瞬间空落落的感觉差点让Sebastian哭出声来。

 

“嘘,宝贝儿,别急。”Chris将他的Omega翻了个身,面对着自己,然后重新回到了Sebastian的身体里。

 

他们额头抵着额头,鼻尖对着鼻尖,因为太过剧烈的喘息所致的大脑缺氧让眼前有些发白。紧跟着,Chris就顺着那条狭窄的缝隙挤入了Sebastian的宫口。

 

生理性的泪水立刻涌出了Sebastian的眼眶,Chris看着自己最爱的人泛红的眼眶,恨不得将他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让他们靠得近一点,再近一点。

 

Sebastian射过了,两次,他可以在事业上和Chris一争高下,但生理上不能,他是Omega,他从来在这方面跟Chris较劲,否则要心塞一辈子。Sebastian都不知道过了多久,久到他觉得他们两人全身都是汗水,连头发都是湿的,久到他觉得自己的腿已经还不住Chris的腰了,才感觉到他的Alpha迎来了高潮。Chris在射精的同时,结也慢慢在Sebastian的子宫中展开。

 



(06)

大约静默了有两分钟,Sebastian才找回了自己:“……上帝啊,Chris,这是我最喜欢的球台。”

 

然而现在上面满是汗水以及某种不方便言说的液体。

 

“比赛用的就是这种桌子,一个牌子的。”Chris还没有接着压在Sebastian身上,他们面对面侧躺着,身体还紧紧贴合在一起,他们大约要再等二十分钟,让结消下去。

 

“不一样,我最喜欢这一张。”Sebastian枕在Chris的胳膊上,嘟哝着。

 

因为它是我们家的,我们家。

 

“那……要不回头收拾干净,继续用?”

 

如果不是没有一点力气抬腿,Sebastian一定把Chris踹下去。

 

又过了一会,Sebastian磨蹭了一下,觉得到处都黏黏的:“我想洗澡。”

 

Chris一下就笑了,他猜Sebastian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在撒娇,试着动了动,他小心的从他的Omega身体里撤出,从球台上下来,将Sebastian像抱孩子那样抱了起来。Sebastian面对着Chris,搂着他的脖子,双腿还在他的腰上,而Chris两只手分别托着Sebastian的腰和屁股。

 

“走了,去洗澡。”

 

Sebastian立刻就咯咯笑了出来,被这神奇的姿势逗的:“这是什么呀这是……”

 

接着,他们一人一边躺在浴缸里。

 

Sebastian在温暖的水中琢磨了一下,越想越奇怪:“那个离奇的失误,你是故意的?提早结束比赛?”

 

“Sebby,我就在你对面,你就不能想我么?”

 

你就在我对面,我为什么还要想你?

 

如果真是失误就算了,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打破僵局也不要紧,但如果Chris故意为之,那个角度极为刁钻让他无从下手的红球是Chris有意识做出来了,那简直……

 

“Chris,come on,告诉我,你真只是失误了么?”

 

“宝贝儿,你为什么不相信你对我吸引力呢,你只要相信,我现在肯定不会失误就好。”

 

“……滚远一点!”

 

不出所料,他们,不,是Chris,兴致勃勃的和心爱的Omega又来了一发浴室Play。

 

TBC


——————————————————————————————————————

昨晚动笔前想得是一发完,昨晚动笔后觉得两发肯定没问题,今晚写完后表示还需要一发XDDDDD


毕竟前面的深渊大坑都肯定没法在明晚填上,这篇明天一定填完,就当做是包砸生日的贺文,从头甜到尾,撒糖不要钱~\(≧▽≦)/~


不要问我桃总那一球到底是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 ̄Д  ̄)┍


浴室play啊,更心疼小萤火虫里的桃总了肿么破【摸下巴


最后,对于我这种只会拉灯的人来说,这特么已经是极限了,以后还是安静的拉灯吧,就这么愉快的决定了⁄(⁄ ⁄•⁄ω⁄•⁄ ⁄)⁄

评论(17)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