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三)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二)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三)

 

Bucky一点都不喜欢皇室的宴会,长长的餐桌,摆满了各种精致的食物,看都能看饱。王公贵族们依照位次做好,开始用餐,活跃些的,总能把气氛带动得刚刚好。但这并不影响Bucky明里暗里不时收到这些全伦敦最无聊最八卦的贵妇人们怜悯与同情的眼神。

 

尤其是在这种时候,国王的情妇,曾经全伦敦最火辣的妓女,Marian打扮得足够耀眼,足够华贵,公然挤到了国王的身边,在餐桌前与国王分享一张椅子、一份餐具。而王后的椅子与国王足有半米远,且从入席开始,王后一句话都没说过。

当宴会结束后,走在回卧室的路上,Rebecca的嘴就一直没有停下:“她打扮得简直像一只火鸡,会移动的盆栽,看看她恨不得把所有得珠宝都挂在脖子,不怕把脖子压断么!没见过比这更俗气的!她以为这样就能立刻变得高贵了么,大晚上的做什么白日梦……”

 

听着Rebecca层出不穷的话,Bucky撇了撇嘴:“消停一会儿好么?”

 

Rebecca有些跳脚:“您知道明天又会被传成什么样么?Albert夫人说不定现在已经在四处宣扬了呢,什么‘Marian直接走了进来,完全无视了王后,王后只能故作坚强……’天啊,这都什么玩意儿!”

 

“那就让他们传吧。”Bucky早就破罐子破摔了,反正更难听的都传过。大概就是他一不小心路过的国王了寝室,然后看到了Marian和国王正在……

 

Bucky没经历过,他被吓到了,面红耳赤,拖着裙摆拔腿就跑,成功在下楼梯时摔了一跤,然后在远处巡逻侍卫惊讶的目光里,故作镇定的爬起来。

 

不过,这件事理所当然的在第二天变成了“王后撞破国王与情妇寻欢,伤心欲绝,羞愤欲死”,没有人敢公开议论,大家都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然而事实却是整个伦敦上流社会的女人都在窃窃私语,这件事成为她们茶余饭后最大的谈资,还有什么能比这个国家最尊贵的人过得不如意更让人兴奋?

 

第二天,被告知他们将在五天后造访Odinson公爵的城堡时,Bucky有些激动。他从法兰西来到英格兰,还没有离开过皇城的范围,虽然这个范围并不小,风景也很好,但Bucky还是为这次出行感到雀跃。

 

说到底,不管是Barnes家的小少爷,还是英伦的王后,他只有十六岁。

 

不过,Odinson的话,那是不是能见到那天的那个男性欧米伽,Loki,Loki·Laufeyson?Bucky说不清自己究竟想不想见到这个人,毕竟他们的上次见面,算不上亲切友好。

 

Bucky就这么一边想着这些有的没的的事情,一边抱着Ryann在皇宫里逛悠,权当散步。而Rebecca还在喋喋不休的念叨着国王要是带着Marian一起去了可怎么办,情妇挽着国王的胳膊,与国王走在最前面,而王后还要错开半个身位,跟在后面么?

 

“好了,Rebecca,你是十八岁,不是八十岁。”

 

“我可从来没想过能活到八十岁。”Rebecca真是不明白,Bucky怎么就拥有一颗如此宽广的心,她愁得都掉头发了。

 

“走,我们去那边。”Bucky指了指前头的城墙,不知不觉他们已经走到了皇城边上,既然已经来了,就上去看看,听说可以看清整个伦敦。Bucky用左手拽着裙摆,顺着狭长的台阶往上走,Ryann忽然一下就从他右手中跳了下来,撒开小短腿就开始跑。

 

“Ryann,”Bucky条件反射的跟着跑了两步,然后他发现自己已经站在城墙上了,放眼望去,整个城市尽收眼底,巨大的夕阳发出橙红色的光芒,“Rebecca,这夕阳真好看。”

 

“是的,”跟上来的Rebecca喘了口气,“如果您下次能别在这种地方奔跑的话,我会觉得它更好看些。”

 

接着,Bucky就是在这壮美而又庞大的夕阳下,再一次见到了Rogers,在他寻找他的小柯基的过程中。

 

其实,只是正在站岗的Steve看到一只扭着屁股“飞奔”而过的小短腿时,下意识的喊了一声Ryann,他认得出来这是王后的宠物狗。没想到小东西真的立刻听话的停了下来,围着Steve绕了两圈,然后摇着尾巴屁股着地的坐了下来。

 

“小东西,你也饿在站岗么?”Bucky蹲下来将狗狗抱到怀里,同时不意外的听到了一声熟悉的“Your Majesty .”

 

“Soilder,下午好。”Bucky站了起来,微微仰头,看着Steve的蓝眼睛:“你又骗走了我的宠物。”

 

Steve看了Bucky一眼,立刻低下了头,他没有资格直视他们的王后,况且对于这个“罪名”,他也并不知道如何辩解。

 

Bucky自己讨了个没去,这个闷得像木头一样的侍卫,怎么会跟他一起开玩笑呢。但Bucky就是莫名觉得眼前这张脸比国王那张褶子能夹苍蝇的脸,大臣们油光满面的脸,还有Albert夫人那张,恩,尖酸刻薄的脸,顺眼多了。

 

这是他在英格兰见到的第一个人呢。

 

Steve可以清楚的看见他们的王后,眯着眼睛看向远处的夕阳,晚风拂过他松松扎在脑后的半长的头发,还有些细碎的发丝在脸颊两侧微微晃动。袖口和领口的蕾丝荷叶边也在轻轻的摆着。这个人看起来高贵而温和,甚至称得上单纯与无害,却是这个国家的主人之一,是作为侍卫誓死要保护的对象。

 

“过几天,你会去Odinson家么?”

 

忽然听到Bucky说话,Steve愣了一下:“奉命随行。”

 

“你也是第一次去么?”Bucky转过身来,逆着夕阳的余晖,整个人看起来近乎不真实。

 

恰恰相反,Steve微微勾起了嘴角:“我在那里出生,我的母亲在公爵的厨房工作。”

 

“那她一定会做很多好吃的。”

 

诚然,Steve并不会为自己卑微的出身而感到羞耻,却也没指望上流社会,尤其是这个皇城的主人能睁眼他看,所以,他并没有想到Bucky会是这样一个反应。

 

Steve只能结结巴巴、诚惶诚恐的表示了感谢。Bucky看着这个耿直的有些过分的侍卫,忍不住笑了出来。

 

而后面Rebecca简直想直接从城楼上跳下去,王后居然对着一个侍卫笑出了声?!

 

侍卫!笑出声了!

 

传出去像什么话呢?!最后Rebecca甚至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跟着Bucky回到了皇宫中。

 

五天一晃就过,可是Bucky却过得相当漫长,以至于他有些迫不及待的想钻进马车,早点出发。

 

“Rebecca,我忘了,你得遛一下Ryann,如果不想它带回在马车上解决个人问题的话。”

 

“我现在就去,您呢?”

 

“我自己下去,一分钟也不想继续呆在屋子里了。”说着Bucky故作镇定,却根本掩藏不住他脚下欢快步子的走出了卧室。

 

仆人们已经做好了国王出行的准备,清晨的皇宫并没有想象中热闹。Bucky深蓝色的裙摆在铺满红色厚重地毯的楼梯上拖过,白色为底,镶着金色花纹的宫殿大门就在眼前。

 

接着Bucky看到了一个人,国王的儿子,这个国家的第一继承人,他名义上的儿子,尽管比他还大了十岁。

 

Bucky有些尴尬,他低头看着地面:“早上好。”

 

“早上好,Mother .”太子脸不红心不跳的称为着自己的继母,然后做了一个“您先请”的手势。

 

Bucky硬着头皮先走了出去,他后悔了,在房间里多呆上一会儿也不错。

 

已经能听到马蹄踏在石板上哒哒的声音,车夫正在把马车往宫殿门口敢,太子跟在Bucky后面出来,现在站在Bucky的身边。

 

“您来了这么久,我似乎还没有正式跟您介绍过自己。”

 

可我一点也不想认识你,尤其是你父亲。Bucky默默腹诽着,继续看着地面,就仿佛他有一枚镶着宝石的胸针掉到了地上一样。

 

太子没等到Bucky的回答,却谈性不减:“您知道我的名字么?”

 

不想知道。

 

“Joseph。”

 

Bucky猛然抬起来了,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名义上的儿子。

 

而他的丈夫,英格兰的王国,是JosephⅡ

 

太子满意的看着Bucky带着惊诧而又无助的眼神,重复了一次:“Joseph,Ⅲ。我想法兰西的国王并没有刻意欺骗你,他只是没想到,我的父亲活了这么久,直到您长大了,都还健在。”

 

“别说了。”Bucky一点儿也不想继续听下去了。

 

“要知道,如果不是这样,您应该是我的妻子,”太子的这句话说得很轻,却像砸在了Bucky的心上,“母亲。”

 

感谢上帝,慢慢悠悠的马车终于到了,Bucky一刻也不想呆下去了。

 

谁告诉他,事情为什么会这样,原本该成为他丈夫人变成了他的继子,他的人生就这么莫名其妙、阴差阳错的被葬送了个彻底?

 

Steve像往常一样,站在马车门口,等待着充当扶手,将英伦尊贵的王后扶上马车,只是这一次,他能明显感觉到王后搭在他虎口上的带着黑色手套的右手,在剧烈的颤抖。

 

Steve没忍住看了一眼Bucky,正对上Bucky的视线。

 

那双漂亮的眼睛里有一层薄薄的水雾,仿佛秋日清晨的霜。

 

只是,他没有资格去知道几天前还无比期待此次出行的王后现在为何如此无助,他也更没有资格去安慰这个国家最尊贵的存在,哪怕他现在看起来像一只林间饱受惊吓的小鹿。


TBC

评论(31)

热度(2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