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二)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前文戳这里:(一)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二)

 


庞大的华丽建筑群渐渐出现在视野中,远远望过去,Bucky没法准确的概括出英伦的皇宫(1)和他熟悉的凡尔赛宫具体的区别,它们的确看起来很不一样。只是有一点是不会改变的,皇室的肃穆与威严,这在欧洲的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样的。

 

不过,忽略建筑物所带来的庄严感,宫殿前的一切让Bucky睁大了他漂亮的眼睛。大概整个伦敦的贵族夫人、小姐都站在皇宫之前,等待着她们未来的王后。

 

Bucky有些紧张,一紧张,法语就冒出来了:“Rebecca,好多人。”

 

“别怕,记得每一步都站稳了。”虽然Rebecca心里一点底都没有,她并不确定路上的这些日子欢脱得原形毕露的Barnes小少爷会不会做出什么有失礼仪的举动,但眼前,也只能安慰他了。

 

一直致力于显示存在感的Albert伯爵夫人决不能容忍有人在英伦,英格兰,重点是当着她的面,说她根本听不懂的法语,即便这个人来自伟大的法兰西(2),并且即将加冕成为王后。她清了清嗓子,为了让语调听起来更加高贵,或许是用力过猛,Bucky虽然认真的学了很久英语,但也只能勉强辨别出这个即将照顾他未来起居的伯爵夫人在请他下马车。

 

Bucky冲着Rebecca使了一个眼色,那双会说话的眼睛表达着各种含义,大概包括她以后都会这样说话么?真正的英语是这样的么?可是之前她说话都我都是能听懂的啊……

 

Rebecca简直想翻白眼,小祖宗能先别管这个了么,眼前的事情明显更重要好么!

 

马车缓缓停在了皇宫的正前方,将Bucky扶下马车的依旧是那个金发蓝眸的侍卫。Bucky在双脚都稳稳站在地上后,礼貌的轻轻说了一句:“Thank you .”

 

侍卫微微躬下了身子:“My pleasure .”

 

而这时Ryann叫了一声,它被Albert夫人抱在怀中,大约是被陌生人抱着,抑或是伯爵夫人并不会抱狗,总之Bucky觉得他的小柯基呜咽的叫声真让人心疼,于是他忍不住回头望向Ryann .

 

“天啊,”Rebecca几乎要被总是抓不住重点Bucky弄疯,而她也只能不动声色的将话从齿缝中挤出来,“先别管Ryann,多少双眼睛看着你呢,微笑。”

 

Bucky才把注意力转移回来,就瞬间紧张了起来,眼前上到头发花白的贵妇人,下到四、五岁大的小姑娘,更多的是比他大不了多少的贵族夫人、小姐,所有人盛装簇拥在皇宫门口。

 

Bucky尽量让自己的微笑看起来不那么僵硬,他冲着这些在他走过时想他屈膝行礼的贵族女性点头致意。

 

穿着粉红色小裙子,带着同色的小礼帽的小姑娘并没有完成行礼的动作,她眨巴着眼睛将一束鲜花递给英伦未来的王后。

 

Bucky微笑着接过那束鲜花:“谢谢,它们真漂亮。”

 

下一刻,Bucky如愿的看到小姑娘天真的笑容。

 

看到这一幕,Albert夫人立刻开始了解说:“她是Campbell子爵家的小女儿,生来就不能说话,不过这一家子最近在伦敦的日子并不好过,您没必要费劲儿的向一个即将失势的家族示好。”

 

只是一个单纯的孩子,把她觉得美好的东西送给了我。

 

但这些话,Bucky不能说,有些话,只能想。

 

而他还要继续微笑。

 

在即将进入皇宫大门时,Bucky看到了一个人,他没有站得很近,但是高挑的身材还是让Bucky注意到了他,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个男性Omega,太少见了,他们是同类。

 

走近了些,Bucky才注意到他浓得像化不开的绿荫一般的眼睛里全是骄傲,甚至在他拉着墨绿色的裙子像自己行礼时都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而在他起身的一刹那,Bucky确定他在自己耳边说了一句法语,而含义是,小可怜。

 

使者还在前面引领着,Bucky不能停下脚步,然而他还是忍不住回头看了那个人一眼,眉梢眼角传达的意义,一丝若有还无的微笑,还有那句小可怜,这一切都让Bucky感到不安。

 

“刚刚那个人,”Bucky忍了一下,还是看向了Albert夫人,“是谁?”

 

“Odinson公爵家的养子,Loki,Loki · Laufeyson .”Albert夫人的语调中满满的,全是鄙夷,“您可离他远一点,公爵一家收留的他,知道他干了什么吗?他勾引了自己名义上的哥哥,也就是现在的Odinson公爵,偷情偷得全伦敦都知道,这可让公爵夫人怎么活呢,真是太可怜了。”

 

Bucky很清楚,这条走廊尽头的那扇门后面的国王,即将成为他丈夫的那个人,只要不喜欢他,他就会立刻成为Albert夫人口中的另一个可怜人,被她用这种带着幸灾乐祸却同时高高在上的怜悯大肆渲染,传遍整个伦敦,乃至英伦。

 

可是再长的走廊也到了尽头,再紧张再害怕,Bucky都没有退后的余地了。

 

只是,没有人告诉过Bucky,英伦的国王,他的丈夫,已然垂垂老矣。

 

在他做着的那些有关爱情也艺术的梦时,从来没有人来把他的美梦打碎,告诉他别想那么多。

 

Bucky知道的,他早就知道的,皇室的婚姻从来不是爱情的幸福,甚至连相互包容都算不上。这些盛大婚姻的唯一目的是生育王子,最好能登上王位,将两个国家更紧密的联系在一起,当然像他这样,带着条约与财富而来,就更好了。

 

可他还是忍不住去期待,期待英伦的国王像伟大的法兰西的国王一样,英俊而又多情。

 

他才十六岁,他没想过要成为一个足以做自己祖父的国王的第三任王后,也没做好给一个比自己大十岁的王子当继母的准备。

 

可是,已经没法回头了,Bucky只能跪在圣坛之前,在整个英格兰王公贵族、主教修士、内阁法院的见证下加冕,成为英伦的王后。

 

加冕仪式结束后的晚宴,Bucky提前退场了,他坐在属于王后的华丽房间里,脑袋里回荡的全是临行之前,法兰西王后,他的表嫂,奥地利公主的话。

 

“Bucky,记住了,你唯一的也是必须完成的任务是生下继承人,不可逃避,无法避免,我是这样,你是这样,所有远嫁的公主贵族,都将是这样。”

 

Rebecca几乎能用肉眼看到坐在床边的Bucky在颤抖,但是她没办法去安慰Bucky,他们一起长大,Bucky的那点小心思从来瞒不过她。

 

“Rebecca,给我一点酒,”Bucky忽然看着陪着他漂洋过海,像姐姐一样的女伴儿,“求你。”

 

要知道,从前酒仅仅是Bucky礼仪课程的一部分,多一点点都是不允许碰的,但是这次Rebecca直接到了一杯白兰地递给了Bucky,如果不那么清醒也许会好过一点。

 

但是真的把酒拿到手上,Bucky也没喝两口,他害怕得想吐,他想回家,可是,家在哪里?现在,这里就是他的家。

 

Bucky一点都不知道Albert夫人是怎么呼啦呼啦带着一群侍女把他按到浴缸里,恨不得洗掉他一层皮,再把他光溜溜的塞到被子里。

 

他得等着国王,来他的房里,完成任务。

 

可这是不可能的啊,他根本不在发情期,就算在发情期也没法做到一劳永逸,不然男性Omega的数量怎么会越来越少。

 

……

 

黑暗中,Bucky能感受到国王褶皱的皮肤,划过他青春身体的粗糙手指,他们甚至连话都没说过几句,就要做着这个世界上最亲密的事情。

 

Bucky能感受到有东西抵在他的下身,可是似乎无法进入。如果有有经验的人在旁边,就会告诉他,年迈的人可不像年轻人,他们受不了漫长而火辣的前戏,他们没有精力顾及伴侣的感受,他们能自己享受就好,所以扩张这种事情,他得自己来。

 

Bucky太害怕了,害怕即将到来得疼痛和没有未来的标记,接着他做了一件惊世骇俗的事情,他推了他的丈夫一把。一个Omega在床上,反抗了他Alpha,简直不可思议。但如果前提是一个年轻青春而健康的Omega和一个老迈的Alpha的话,那这件事就是发生了。

 

Bucky把他的丈夫推到了一遍去,英伦的国王脸色当然相当难看,但却并不打算在第一天就弄僵和这位来自法兰西的王后的关系。他慢吞吞的穿上睡袍,离开的王后的卧室。反正他并不喜欢和一根木头上床,毕竟他曾以为所有的男性Omega都会像Odinson家的那个小浪蹄子一样,看起来并不是,或许从一开始就不该答应这场联姻。

 

大约在第二天傍晚之前,全伦敦的上流社会都知道了,国王在新婚之夜去找了妓女,而这位高贵的来自法兰西的王后似乎彻底成了摆设。

 

当然这一切都要感谢Albert夫人令人无法消受的怜悯。

 

不过,对于Bucky来说,这是目前看来最好的结果了,没有人限制他的自由,除了时不时在正式晚宴、舞会上站在国王身边当木桩,他可以做任何事:看书、画画、逛花园、和他的小Ryann玩捉迷藏……

 

“Rebecca,看到Ryann了么?”Bucky牵着那天给他送花的Campbell家的小姑娘Selena,从屋里找到屋外,也找不到他的小柯基。

 

Albert夫人立刻咋呼了起来,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在帮王后找一只狗。

 

过了好一会,Selena忽然拽了拽Bucky的裙子,Bucky低头看着小姑娘:“你找到了?”

 

小姑娘点点头,Bucky被小姑娘牵着往花园的另一头走去。然后,Bucky看到了换了班的侍卫蹲着逗他的小柯基,Ryann蹦蹦跳跳显得腿格外短。

 

显然,那个侍卫被忽然出现的王后吓到了,几乎是立刻站成了雕像:“Your Majesty .”

 

Bucky看着这个他来到英格兰看见的第一个人,忍不住笑了:“它叫Ryann .”而看到主人的Ryann也自觉的开始扒拉Bucky的裙摆,以显示它是谁的狗狗。

 

“它喜欢乱跑。”Bucky没想吓这个一不小心逗弄了王后宠物狗,正等着惩罚的侍卫,Bucky只是眨巴了一下眼睛,“Would you like me to how to address you ?”(3)

 

看着侍卫迷茫的蓝眼睛,Bucky忍不住歪头用法语问身边的Rebecca:“我说的英语有问题么?”

 

“没有,是他傻。”Rebecca回答得很淡定,然后用英语直白的说道:“王后在问你的名字。”

 

“Steve · Rogers .”

 

注:

  1. 法国凡尔赛宫建于17世纪初,而英国白金汉宫建于18世纪,在19世纪才成为皇宫,所以文中英伦的皇宫就没有名字了QAQ


  2. 17世纪,欧洲最强大的国家普遍认为的法国和奥地利


  3. 妈惹,我还记得这句话是我一个在英国的老师,他因为某件事儿,去参加过英国皇室的一次宴会,回来问我们怎么询问别人的名字,当然不是what’s your name?然后尼玛这就是皇室用语,“Would you like me to how to address you?” 

    PS . 英语全都还给老师了,不知道有没有语法错误,时间太久记不清了o(╯□╰)o


TBC


————————————————————————————————————————————

本章二公主出没⁄(⁄ ⁄•⁄ω⁄•⁄ ⁄)⁄

王大锤并没有,毕竟罗大盾也才捞到这么一点戏份


 @某某人 看到更新惹!感动的泪流满面/(ㄒoㄒ)/~~

然后,我也更新了~\(≧▽≦)/~

评论(29)

热度(2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