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五)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十五)


“Sweetheart ,你等了多久?”Chris吸了吸鼻子,忽然问了怀里的Sebastian一句。

 

“我说没多久你肯定不相信,”关于这一点上,Sebastian一向比较有先见之明,“我饿了。”

 

Chris笑了,有时候他觉得他的小萤火虫是这个世界上最不坦白的人,但有时候却也坦白得惊人:“我也饿了,你做?”

 

“你家么?”

 

“不然难道你还想住宾馆?”

 

他们不是十八岁的青涩男孩儿在谈恋爱,儿子都能打酱油了,Sebastian当然不会在这一点上和Chris不好意思:“走么?你不是还有事儿?”

 

正牵着Sebastian的手往外走的Chris忽然停下了脚步,如果非要用一个词来形容他的表情,大约是生无可恋。

 

最后,Chris怨念的抱着一摞文件夹走出公司大楼,他在想Scott的工作效率怎么就这么低。而终于等到又开了天窗的Chris回来才休息的Scott,正躺在床上,顶着黑眼圈打了个喷嚏。

 

虽然做饭对于Sebastian真不是什么难事儿,但是也顶不住Chris的冰箱里没有原材料的状况,所以他只能默默摸出两盒速冻意面。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但看起来都是没怎么使用过的,有些甚至连商标吊牌都还在。

 

Sebastian大概可以想到,Chris犯懒的时候是怎么解决吃饭问题的,这跟有没有钱没有关系,一个人,哪有心思做饭呢?在厨房折腾一两个小时,最后用十分钟就可以把自己喂饱,之后还要洗碗洗锅。而Sebastian自己,就算累再落魄,他的小厨房总还是温馨的,看着James吃东西时候可爱的小模样,就满足了。

 

锅里的汤开始咕嘟咕嘟的冒泡泡的时候,Chris摸进了厨房。Sebastian拿着汤勺在锅里搅了搅,他觉得差不多可以把面条捞起来了:“你的文件看完啦?”

 

Chris是不知道Sebastian为什么头也没回就知道他进来了,但是这句真打击人:“当然没有。”

 

把调料浇到盘子里的面条上,Sebastian用叉子卷了几根面条喂到Chris嘴里,然后毫不谦虚的接受他的Alpha对他的赞扬,虽然这真的只是速冻食品,但是对于一个能把方便面做成黑暗料理的人来说,他的手艺真的不错。

 

然后两个人像傻子一样,就站在厨房,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你一口,我一口吃完了盘子里的意面,这顿简易的晚餐以Chris白痴兮兮的“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意面”作结。

 

傍晚时候的那场细雨,虽然不至于把Sebastian淋成落汤鸡,但他还是觉得头发难受。Chris的浴室保持着他一贯的风格——巨大的浴缸。不过,其实Sebastian真的对浴缸不怎么感冒,所以他只是迅速把自己脱光了,然后打开了淋浴。

 

Chris保证他不是故意的,他只是觉得要把他巨大的浴缸放满水是需要时间的,所以他拿着给Sebastian找的换洗的衣物,连门都没敲就进去了。

 

……额,反正,也没哪儿没看过。

 

接着Chris就发现Sebastian身体重心是保持在右脚上的:“左脚怎么了么?”

 

Sebastian抹了一把脸上的水:“没什么。”

 

过去的经验告诉Chris,Sebastian的没什么可信度并不高,于是他蹲了下去,淋浴一瞬间就打了Chris一身水。

 

Sebastian抬了一下左腿,让Chris看到他左脚趾骨附近的伤口,前一天他踩到了碎玻璃还是别的什么,但是问题真的不大。

 

可是Chris并没有立刻站起来,他的吻顺着Sebastian的左脚脚背渐渐往上,经过修长的腿部,没什么肉的腰腹,胸前和脖颈,最后终于吻上了Sebastian的嘴唇。

 

他们俩就这样的淋浴下,温热的水流顺着他们紧贴着的身体往下流淌,交叠在一起的信息素渐渐盈满了整个浴室。

 

Chris开始把身上湿透的衣服往下扒,他解不开衬衫的扣子。而在Sebastian伸手帮他解的时候,Chris就更急了,直接上手开始扯,Sebastian确定自己听到线崩断的声音以及纽扣掉落到地上发出的一连串跳弹的声响。

 

Chris简直觉得自己猴急得就像一个着急脱处的毛都没长齐的小伙子,他甚至开始思考,自己是怎么做到如此淡定的和他的小萤火虫从办公室回到公寓,还悠闲的吃了一顿饭。要知道,Chris现在唯一的感受是,要是再不把皮带解开,他的下半身真的就要炸开了,多一秒都忍不了了。

 

等两个人都终于光裸着的时候,Sebastian已经被Chris按在了墙上,凉凉的瓷砖让他稍微清醒了一点:“……别在这儿。”

 

Sebastian很清楚,他们前一天晚上才……还有他左脚上没有大问题却也没法着力的伤口,在这里的话,他根本就站不住。

 

Chris一向尊重Sebastian的想法,但现在他也只能随手抓过浴巾胡乱擦擦两人身上的水,然后直接把他的Omega抱起来,往卧室走。同时Chris开始检讨,没事把房子买这么大干什么,多不方便啊。

 

……

 

等Sebastian慢慢感受到Chris的结消退下去的时候,伸手没什么力道的推了他的Alpha一把:“……出去。”

 

他们折腾了一晚上了,并且,Sebastian觉得Chris还能接着折腾下去,可是他一点力气都没有,整个人就是软在床上的,放过他吧。

 

“恩?”Chris的脸还埋在Sebastian的肩膀附近,用劲儿的嗅着他的小萤火虫脖颈处新鲜的咬痕,确定满满的,全是自己的气味,这本能的让Alpha感到安心。

 

“别闹了,Chris,快出去,”Sebastian几乎用上了哄James的语气,他完全不会理解Chris有多贪恋被属于自己的Omega温暖而柔软的紧紧包围着的感觉,“再不休息明天可起不来。”

 

“你可以睡一整天。”Chris蹭了蹭Sebastian的脸颊,像小狗一样。

 

“不行,明天我得回去,纽约。”

 

接着Sebastian就感觉得他的Alpha的信息素一瞬间就崩了起来,Chris把身体撑起来,低头看着他的小萤火虫:“……你还要走?”

 

然后,Sebastian就笑了,他伸手摸了摸他紧张的Alpha的脸,试着让自己的信息素带有安抚的意味:“想什么呢?Chris,我决定了要和你在一起,就不会再离开你。”

 

“就像你之前决定不和我在一起一样么?”Chris的蓝眼睛在月光下看起来有些哀伤,而在Sebastian开口之前,Chris又开始语无伦次的解释,“我没怪你,我没想这样说,我……”

 

“嘘,Chris,我知道,我都懂。”Sebastian搂住了Chris的脖子,抬起上身给了他一个甜蜜的吻,“James还在Thomas那里,我答应小家伙,明天就回去的。”

 

Chris眨了眨眼睛,表示儿子跟某个傻缺呆在一起的时间不宜过长,因为蠢是会传染的。然后,Sebastian就笑了。

 

“Hey hey hey , Honey , 你要是不想再来一次,就别再笑了。”

 

“……”所以让你出去啊。

 

接着,Chris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Sebby . ”

 

“恩?”

 

“我,大概是不能离开波士顿的,公司在这里。”

 

“我知道。”

 

“……可我,想和你在一起,还有James,一直。”Chris难得的,相当犹豫。

 

好在Sebastian是这个世界上最懂他的人:“所以,你是在问我,能来波士顿么?”

 

“能么?”

 

Chris上辈子一定是一只大金毛,Sebastian笑着想,然后他回答:“你说呢。”

 

在纽约,并没有Sebastian放不下的人或者事,比Chris更重要。

 

看到Chris笑得像个孩子的时候,Sebastian觉得这真好,阴霾散去,他的Chris还是最适合阳光一样的气质和表情。

 

不过下一秒,Sebastian就不这么开心了,他当然能感觉到某个精力旺盛的混蛋的某个并不方便用言语描述的部位在他身体里的变化。

 

但是看着Chris雀跃中又带着可怜巴巴的眼神,Sebastian也说不出拒绝的话。他只能抬腿蹭了蹭Chris的腰,然后闭上眼睛,认命的轻轻说道:“来吧。”

 

反正到了最后,Sebastian已经迷迷糊糊的了,他完全不知道Chris是如何抱着他又去冲了个澡,再把他抱回床上的。

 

两天之内,心境就像坐了过山车一样,从天堂到地狱再到天堂的Chris其实也想睡了,但事实却是,他真的还有比较急的文件没有看完。

 

于是,痛并快乐着的CEO靠坐在床上,保持着正经的看两行文件,傻乎乎的看两眼安静睡在身边的爱人,以这种极其没有效率的工作方式奋斗着,直到天微微亮的时候,才签完最后一份文件。


TBC


——————————————————————————————————————————

妈惹,我居然把他们写得像从来没有分开过一样

而且,我居然还觉得不违和o(╯□╰)o

评论(39)

热度(4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