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17世纪欧洲皇室艳情史 Part 1 (一) (偷情梗/ABO)

又名:17世纪欧洲皇室风(偷)流(情)史

 

观看前请戳:预警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以防踩雷   



正文:


有些爱,有些时光,在历史的长河中烟消云散

 

只是我没忘,我没忘……

 

 其实情不该至深,因为许是大梦一场

 

 

 


Part 1

 

The Queen

 

从法兰西到英格兰



(一)

 


“我的天,你们看!”不知道是哪家眼尖的小姐喊了一声,一群正在打发着下午茶时间的贵妇、小姐一齐将注意力集中了过去。

 

“让我看看太阳是不是打西边出来的。”

 

“太少见了。”

 

“我还没见过他。”

 

“我也没有,让开点,让我看看。”

 

“旁边那是Baker伯爵家的独生女Rebecca,伯爵家的女儿只能来当侍女了,啧啧。”

 

“谁让她是Beta .”

 

“文明点儿,说侍女多不体面。”

 

“女伴儿,够体面了吗?”

 

这些女人丝毫不令人失望的迅速议论了起来,没有人比她们更无聊更八卦,而这个消息大概不到晚饭,就会在整个法兰西的上流社会传开。

 

Barnes家的小少爷出门了。

 

多令人吃惊的消息。

 

男性Omega太珍贵了,他们比最好的珍珠还要难以寻找。很早以前,皇室、贵族就以抢夺他们而体现身份,逐渐,他们也就只出生于皇室与贵族家庭。然而,即便是这样,受到最好的保护,比对女性Omega更细致、体贴的对待,男性Omega还是在不断减少,他们的出生率实在太低。

 

Barnes家的小少爷,Bucky·Barnes,他的命运在出生时就被决定好了——他是要嫁给国王的人。

 

过去的十六年里,他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吃穿用度、教育,他甚至连门都很少被允许出。

 

下午茶时间的阳光很明媚,青草有一种特殊的芳香,微风过来的时候,四周的矮灌木都有在轻轻的摇摆。

 

Bucky太久没出门了,他的小皮靴踩在柔软的青草上,让他有一种想奔跑的感觉,可是Rebecca一定会阻止他的。

 

不过,Bucky可没有用礼仪家庭教师Morgan小姐教他的标准标准站姿,反正在繁复的裙子下面,谁也看不到他是怎么站的。

 

“小少爷,您不能这么站,这不体面。”

 

Bucky默默收好了脚,同时收回刚刚的想法,Rebecca不用看的,就会知道。

 

虽然Bucky不被允许奔跑,但是他在今年生日时刚刚得到的那只彭布罗克威尔士柯基犬正跑得极为欢畅,Bucky慢悠悠的用着最标准的贵族步子跟在后面。

 

散散步也挺好。

 

接着,Bucky又忍不住开始思考他想了很多次的一个问题。

 

英伦的国王,Joseph是什么样的?

 

为了嫁给他,Bucky从法语练习到英语,从法式的礼仪练习到英式的礼仪,他生来就是要嫁给他的。

 

如果他能喜欢画画就好了,Bucky忍不住想。

 

其实,Bucky的手上,有一张Joseph的画像,但是他知道那画的一点都不像,因为他见过画师给自己画的小像,可一点儿都不像。

 

……

 

即便很早就有心理准备,但当真的要离开法兰西时,Bucky还是难过了,Barnes夫人站在皇宫前面,红着眼眶拥抱着他的宝贝小儿子,一直被整个Barnes家族捧在手心的小家伙终于要飞走了,他会成为英伦的王后,成为整个家族的骄傲。

 

“我会给你写信的,”Barnes夫人最后亲吻了Bucky的额头,“去吧,国王在等你。”

 

Bucky点了点,迈步往台阶上走,法兰西的国王就站在最高处。

 

“你将成为整个法兰西的荣耀。”国王蓝色的眼睛在阳光下还是那么好看,他亲吻的Bucky的右手手背。

 

Bucky抿了下嘴唇,他从小就认识国王,他们是表兄弟,但是在这种场合,他只能忍住笑容,左手拎着裙摆,屈膝恭敬的说一句:“Your Majesty .”

 

Bucky是带着所有人祝福的目光走上马车的,或许这些目光中还有同情与冷笑,但事实就是这样,这辆精致的马车会带着他离开他的祖国,并且在很大程度上,他再也不会回来。

 

他伸手撩开马车窗户上的蕾丝帘子,渐渐渐渐,他的父亲和母亲,还有国王、主教,以及那些不熟悉的面容都越来越小,最后在视野中消失不见。

 

法兰西的国王也一直站在皇宫前,迟迟没有转身回去,他目送他最心疼最漂亮的表弟远去,久久没有说话。而站在他身边的头发、胡子都白了的主教倒是开了口:“您到了最后也没有告诉他,等待他的是什么?”

 

“我只是想让他愉快的小日子能再多过几天。”

 

“您也没有告诉Barnes公爵以及公爵夫人,您的姨母。”

 

“他们最好永远也不会知道,这样生活才会保持愉悦,您说呢?”

 

“陛下英明。”

 

……

 

正如国王所言,什么都不知道的Bucky在几天后摆脱了那些离愁别绪,他才16岁,过去一直被严厉的管教着,这是他第一次出远门,一切都那么新鲜。

 

就他最近半个小时的表现来说,如果管教礼仪的Morgan小姐在场的话,Bucky一定已经被念叨致死。

 

“说真的,Rebecca你不该跟来的,走了大概就真的回不去了。”Bucky从Rebecca手中抱过了他的小柯基Ryann .

 

“就是因为不会回去了才要继续跟着您,小少爷,不,应该改口了,Your Majesty ,我还记的第一次去Barnes公爵家的城堡,第一次见到您,我才5岁,我觉得您真漂亮。”

 

“可那时候我还不到3岁。”

 

“还是很漂亮,是真的,所以才不要让你一个人到英格兰去。”

 

然后Bucky就笑了,露出了洁白而整齐的牙齿。

 

“在人前,您可不能这么笑。”

 

“Rebecca你现在也不到20岁,别跟Morgan小姐一样好么,修女都像她那样么?”

 

“……”Rebecca真心实意的觉得,Barnes小少爷学过的礼仪都被他怀里的Ryann吃掉了。

 

Ryann适时的哼唧了一声,大概觉得,真委屈。

 

当船航行过英吉利海峡的时候,Bucky才开始紧张,入港靠岸,就再也不是法兰西了,他忍不住的用手不停的抚摸Ryann身上短短的毛。

 

Rebecca有些想笑,是谁在刚上船的时候激动得恨不得成天在夹板上晃悠,然后连人带狗一起晕船才不得已的老实了。但再看看坐立不安的Bucky,她还是蹲在Bucky脚边安慰了他:“没事的,一切都安排好了,别紧张。”

 

英格兰是什么样子呢?

 

会和法兰西完全不一样吧。

 

Bucky抱着Ryann从船舱中走出,直到踏上木质的舷梯时,才意识到,他居然已经到了这种时候才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可真傻。

 

在接近舷梯最后几级台阶时,Bucky的眼前出现了一只带着白色手套的手,就像要邀请他跳舞一样,Bucky知道这个侍卫是在按照规矩扶他下台阶,于是轻轻把自己的手搭了上去。

 

金色的头发和蓝色的眼睛,尤其是那双蓝色的眼睛,跟他的国王哥哥其实有那么一点相似,虽然船下站了一排侍卫,还有负责接待他的使者,但是这个侍卫是他见到第一个英格兰人,而且还在扶着他,Bucky忍不住微微勾起了嘴角。

 

只是,这个侍卫并没有友好的回应Bucky一个微笑,而是局促的低下了头:“YourMajesty .”

 

英格兰使者在一长串让人昏昏欲睡的官方致辞之后,带着Bucky往他们准备好的马车处走去。

 

“Your Majesty , 请允许我向您介绍Albert侯爵夫人,日后她将照顾您的起居,或者您可以称她为,您的管家。”

 

Albert夫人屈膝向Bucky行了礼,Bucky在Rebecca紧张的目光下点头道了一句:“您好。”总算没有出岔子。

 

英格兰的马车并没有和法兰西的马车有什么不同,六匹白色的马站成三排,每排两匹,哒哒的马蹄带动着马车轱辘滚滚向前,虽然马匹的品种可能有所不同,但颠簸的感觉还是相似的。

 

“您怎么能自己抱着狗呢?为什么要大老远的把狗带过来呢?我当然不是说您不能养狗,相反,您可以养很多只狗,英国狗……”

 

Bucky望向窗外,茂密的树林,郁郁葱葱,绿得像要滴下来一样,路一直绵延向远方,仿佛没有尽头一般,景色如此美好。如果侯爵夫人不是这么唠叨的话,就更好了。

 

马车的前方和后方都是骑着马的侍卫们,Bucky把头靠着窗户上,他能看见那个他第一眼看见的侍卫,骑着马英挺的样子。

 

下一刻,Bucky开始想,英伦的国王,他即将见面的丈夫,Joseph,会是怎么一个模样。



TBC


——————————————————————————————————————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20)

热度(2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