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四)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十四)



太安静了。

 

卧室里几乎没有任何声音,因为,Sebastian连哭都不敢出声。

 

Chris

 

Chris,我没听到啊……

 

那个晚上,我听到你说的唯一一句话,是去除标记。不是不回应你,不是不想听到,大概,只是因为我听不到。

 

我知道之前我又伤害到你了,我只是太慌张了,我只是想要你回到正轨上去,而不是和我纠缠在一起,我应该腐烂在泥土里。

 

我又伤害你了,我知道,我想道歉,可是我们说好了要放手的,我就没想再去打扰你的生活。

 

只是,求你了,别怀疑我对你的爱,也许什么都是假的,可我爱你是真的,那些都是真的。

 

……

 

慢慢的,Sebastian发现自己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Sebastian,看,你又搞砸了一切。

 

都是你的错。

 

你明知道的,这个世界上没有一种感情经得起消耗,消耗一分就少一分,最后一分也没有了的时候,就再也回不了头了。

 

Chris说他还爱你,他也还想要你的爱,你非要把他伤得透透的,把那最后一分也耗得一干二净?

 

你怎么还敢让他伤心?

 

你怎么舍得?

 

……

 

Chris关上了卧室的门,去书房和儿子打了个招呼,就静静的离开了,所以他什么没有看到。

 

Sebastian扶着床头爬了起来,从前一天的发情开始,他就没有吃过东西,被热潮期折腾了整整一个下午,直到Chris出现,然后他们俩,他们俩甚至真枪实弹的来了一次。

 

所以,现在,Sebastian是真的觉得腿都是软的,但是他还是得快一点,手忙脚乱的从衣柜里翻出衣服裤子,胡乱套到身上。

 

他得去和Chris说些什么,至少看看他,Chris已经把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他又不是死的,怎么可能没有感觉,何况他爱他啊。

 

只是,就像Sebastian永远没法处理好感情的事情一样,他总是错过什么,总是慢上一拍,唯一跟得上节奏的钢琴,早就被他亲手抛下了。

 

清晨的曼哈顿也那么繁华,阳光灿烂,这里聚集着纽约多数的精英,他们匆匆路过,用一种奇异的眼神瞟着Sebastian,乱七八糟的衣服,红肿的眼睛,还光着脚,但是大家都那么忙,谁有心思把注意力一直放在一个陌生人身上?

 

Sebastian,只有那个人,才会一而再,再而三的把心放在你的身上,你却总在伤害他,然后终于把他,彻底、弄丢了。

 

对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么?

 

……

 

Sebastian抹了一把脸,往楼上走去,他的脚有点疼,大概是踩到了一块碎玻璃,但是没关系,他得先找到他的Chris。

 

感谢高科技,至少还有手机,只要Chris不挂他的电话。不过下一刻,Sebastian就只能忍着难过,苦笑了一下,铃声是从浴室传来的。Chris的一堆衣服,还有他自己的,都湿乎乎的躺在地上。

 

大概,Chris也是昏了头,手机都忘了拿。

 

Sebastian站起来的时候,看到了墙上镜子里的自己,他糟透了,他不喜欢这样的自己,Chris也不会喜欢。于是他低下头开始挤牙膏,刷牙洗脸,他得把自己收拾干净,然后回到卧室认认真真吃完了Chris买回来的早饭。

 

接着Sebastian干了一件不太容易解释的事情,他开始昨晚的洗衣服,一件一件,洗的特别认真。他想,等他搞完这一切,眼睛大概就不会这么红了,他可不想再把小James吓哭一次。

 

当Sebastian开始用熨斗熨烫Chris半干的西装时,他忽然想到那年,他们谁都不会用熨斗,在他烫坏了Chris的衬衫和领带之后,Chris装模作样的嫌弃了他,然后自己动手,成功的在西装上留下了完全没法修补的痕迹。

 

他还记得Chris还说,要把这一套从里到外都伤痕累累的衣服保存好,作纪念。不过现在,它们,早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吧。

 

而现在,Sebastian牵着James的小手,走在路上:“宝贝儿,今天晚上和Uncle Thomas呆在一起好么?”

 

“Papa要去哪里?”James咬了咬手指头,他昨晚睡着的时候都没有看到Papa,今晚又看不到。

 

“Papa让Chris不高兴了,Papa应该怎么办?”Sebastian冲着儿子眨巴了一下眼睛。

 

“跟他道歉,告诉他你不会再这样了,”James仰着小脸,显得一本正经,“Chris不会怪你的,我保证。”

 

看着儿子跟Chris几乎一样的小脸,就好像Chris已经原谅他了一样,Sebastian点了点头,他和Thomas说好了,现在也和James说好了,他真的不能再把头,埋在名为过去的沙子里了。

 

就算是……为了Chris。

 

说实话,Sebastian已经不记得坐飞机的感觉了,小时候妈妈带着他,从罗马尼亚飞到奥地利,再从奥地利到美国,在纽约落脚后他似乎就没离开过。

 

不过还好,纽约到波士顿也只有1小时。

 

Sebastian没问过Thomas或者Scott,但是他了解Chris,Chris只会选择回到家里舔舐伤口,顺便借用工作狂的特质来掩饰伤口。幸好,Chris还有个欢乐的家庭,有妈妈、姐姐和弟弟。

 

波士顿的天气并不好,看起来阴沉沉的,刚刚下过一场雨,地上都还没有干。Evans集团的大楼并不难找,这些年,电视上、报纸上,Sebastian就算没有刻意留心,也时不时会看到。何况,看到的时候,他总会盯着发很久的呆。

 

Sebastian连前台都没去找,不管Chris在不在,没有预约他都是进不去的。只是,Sebastian原本坐在大楼前面的台阶上,然后被保安以影响形象为由,请他坐得远一点。有些尴尬,不过也是,进进出出的看起来都很精英,他穿得一点儿也不正式,坐在人家大楼前的楼梯上,像什么话呢?于是Sebastian默默坐到了马路牙子上。

 

路过的人总会多看两眼,甚至真的有人抛了硬币给他,Sebastian倒不是那么在意,这些年他所承受过的不够友好、不够善意的眼光比这多得多。他现在只是担心,等不到Chris。

 

毛毛雨细细密密的飘下来,在头发上留下一串特别小的水珠,却还不足以浸湿头发和衣服。当天快黑的时候,Sebastian的脚都发麻了,一半是冻的,一半是因为坐得太久。

 

然后,他终于看到了Chris。

 

Chris没什么表情,从脸色看根本看不出阴晴,但Sebastian知道,Chris的情绪大概跟现在的天气差不多。

 

Chris下车的时候就看到Sebastian了,坐在马路的台阶上,小小的一团,不知道在想什么,下着雨都不知道躲。

 

可同时,Chris却并不觉得自己还有什么理由或者说是什么资格去关心Sebastian。爱又怎么样,爱不能永远没有底线的一再往后退,他又不是机器人,他不是不会累。至少现在,他没心情也没力气像从前那样,主动走过去,低头帮他的小萤火虫遮住风和雨,然后问他怎么了?

 

Sebastian不知道Chris看见他没有,但是他等了整整一个下午,不是想就这么看上一眼,于是在Chris走过时,他伸手扯了一下Chris的衣袖。

 

跟在Chris身后Molly看到Sebastian动作的时候几乎就想喊保安了,但是眼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太无害的。况且她的Boss已经停了下来。

 

Sebastian的手指就这么扣在他的袖扣上,弹过钢琴的手指,真的很漂亮,但是这又是做什么呢?Sebastian没站起来,Chris也没蹲下去,他就这么低着头,借着天色中最后一抹微光看着这个世界上,曾经,他最爱的人。

 

“……C、Chris,我来还你手机还有衣服。”Sebastian一开口,就知道自己选了一个最差的开头。

 

Chris点了点头,他看到Sebastian身边放了一个袋子了,而Molly自觉自愿的拿过了东西,她一向是个优秀的秘书。

 

“没事了?”Chris看着地上的Sebastian,忽然觉得自己也是个人才,明明昨天还在心疼眼前这个人,今天就能像对待陌生人一样,“没事就早点回去吧,我还有事。”

 

Sebastian看着Chris的背影,背挺的很直,直到让他忍不住想说,不用这么用力,会很累的,但最后他只能摇摇晃晃站起来,喊了一声:“Chris……”

 

然后,Chris的步子顿住了,如果Sebastian在正面,就能看到Chris紧紧皱在一起的眉头,他甚至摇了两下头,然后转身,直接走过来,拽着Sebastian的胳膊就往大楼里走。

 

Sebastian的腿还麻着,他真的是被Chris连拖带拽的扯上了电梯。

 

后面的Molly没有跟上,她才不会蠢到跟着一起上电梯,然后深吸一口气,压抑住想要咆哮的内心,开始庆幸还好已经过了下班时间,不然这种八卦,传播速递简直可以用光速来形容。

 

在听到Sebastian带着轻微的哭腔喊他的一刹那,Chris的脑子里就像炸开了一样,他早就知道Sebastian是来克他的,你看,Sebastian只是喊了他一声,他就绷不住了。

 

Chris的动作一点都不绅士,拖着Sebastian进入办公室后,门几乎是砸向门框,哐当一声,还带着空旷房间的回音,关上的。

 

下一秒,Sebastian就被Chris按在了墙上。

 

Chris的眼神很吓人,如果忽略里面的痛苦,就可以用凶狠来形容,还有从一进电梯就能感受到的,极具压迫性的信息素。可Sebastian并不害怕,他努力用自己漂亮的眼睛去迎接Chris的目光,然后今天晚上第三次喊出他的Alpha的名字。

 

“Chris……”

 

“你到底想怎么样?”Chris的话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Chris……”Sebastian不知道该怎么说,他只是想看看他,于是他就这么来了。

 

Chris狠狠拍了一下Sebastian 脑袋边上的墙壁:“说啊!”

 

“……”Sebastian瑟缩了一下,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走,你走,”Chris回身拉开了门,“这辈子都别在我眼前出现。”

 

“不、不是……Chris……”Sebastian靠着墙壁,那些眼泪又讨厌的聚集在眼眶中。

 

接着,Chris扯住Sebastian的胳膊,开始把他往外带,这段关系让他没法吃饭,没法睡觉,没法工作,他够了:“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面前,包括James,我都可以再也不见,你也别来打扰我了。够了,真的够了,好聚好散吧,你一直想的。”

 

Chris,你怎么可以这么说……

 

浮花浪蕊都走过了,纠缠了这么多年的人生,真的到了说散就散了的地步么……

 

“可是……我想和你在一起啊……”Sebastian知道这些都是他的错,他总是搞砸一起,可是,他真的很难过。

 

Sebastian的英语发音本来就不那么标准,哭着的时候,口齿不清,可是Chris还是听懂了:“再说一边好么?”

 

Chris的声音真的一下就软了,包括那要杀人一样的信息素,Sebastian红着眼眶看着他,伸出两只手搂上了Chris的脖子。

 

接着……

 

他们与其说在接吻,不如说在啃咬着对方,就像野兽要在自己的领地上留下烙印一样。

 

在这个一点都不绅士与浪漫的吻结束后,Sebastian摸了摸Chris的脸:“对不起,为我之前的一切……”

 

“嘘,”Chris把他的小萤火虫的脑袋按在怀里,“别说话,让我抱一会儿。”

 

Sebastian就这么被Chris堵在墙角,被Chris拥抱着,感受着他的Alpha流动着的信息素,觉得心上空了很久很久的那一部分,终于填上了。

 

有温热的液体,顺着他的脖子往下流淌,那是Chris的眼泪,Sebastian忍不住收紧搂着Chris腰的手臂,好像在告诉他:

 

我在,我真的在,就在你身边。



TBC


————————————————————————————————————————

就这么掰回来了✿

小妖精们,泥萌爱我么⁄(⁄ ⁄•⁄ω⁄•⁄ ⁄)⁄

评论(74)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