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三 · 下)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十三 · 下)



慢慢,Sebastian闭上了眼睛,从下午就开始被热潮期的痛苦折磨着,他早就累了。现在Chris的信息素充斥着他的身体,欲望渐渐收拢的同时,被压抑的抑制剂开始复苏,他终于可以睡上一会了。

 

浴缸里的水已经不热了,Chris尽可能不打扰到Sebastian的,小心的爬起来,捞走了浴室里唯一一件浴袍,然后用浴巾把他的小萤火虫裹起来,抱到卧室的床上。

 

接着,Chris回到了浴室,地上的西裤口袋里有烟,虽然已经有些潮了,但是这种时候,也顾不上不挑剔了。Chris不得不承认,有时候,就像吸毒的人渴望海洛因一样,他在心烦的时候,如果不抽上两根烟,简直就是抓心挠肺的难受,烟瘾其实并没有比毒瘾好到哪里去。

 

然后,Chris就这么站在阳台上,初春夜晚的风吹过来,带着寒冷与湿润的气息,他把烟盒里剩余的香烟抽完,才回到了卧室。

 

Sebastian睡得很乖,裹着被子缩在床的右半边,姿势和Chris出去前几乎一模一样。卧室的窗帘还没有来得及拉上,月光照进来,他的小萤火虫看起来简直像个天使。

 

只是,那又怎么样呢?

 

在感受到Sebastian轻微的抗拒,却紧接着搂住了他的那一刻,Chris觉得自己的血都冷了下去。

 

宝贝儿,我想要你爱我,可你是在补偿我么?

 

就像在那个黑漆漆的阁楼的楼道里,你说的那样,你只能这么偿还我。

 

可即使是这样,Chris还是没有离开Sebastian,他的确有一个瞬间想要抽身离开,可是他还是舍不得他的小萤火虫,漫长又难以忍受的热潮期,他怎么舍得看着小萤火虫熬过去……

 

Chris睡在床的左侧,他们背对着背,床的中间空了出来,就像他们心里的距离一样。只是他们是真的有那么一些日子,夜晚相拥着睡去,再相拥着迎接清晨的阳光,就在这套房子里,甚至,就在这张床上。

 

后半夜的时候,Chris听到了抽泣的声音,他以为自己是幻听了,但还是转过身去看了看Sebastian,Sebastian的颤抖几乎看不出来,但是,是真的有泪水从眼角滑下来。

 

Chris隐约可以听到Sebastian在说些什么,他不懂罗马尼亚语,但全世界人喊“妈妈”的时候,发音都差不了很多。

 

Chris帮Sebastian翻了个身,让Sebastian面朝着他,枕着他的手臂。Chris并没有叫醒他的小萤火虫,也许他们谁都没法面对,几个月前才做下的忘记过去的约定,Chris几乎可以想象出Sebastian醒来后发现被子里的自己赤身裸体,只裹了一条浴巾之后混合着愧疚、难堪、痛苦的眼神。

 

所以,Chris只是抱着他的小萤火虫,像父母哄孩子睡觉一样,轻轻拍着Sebastian的后背,听着他的Omega时不时冒出一两句梦话,感受着那带着悲伤却依旧甜美的信息素,以及顺着上翘的眼角一路滑落到他肩膀上的,温热的眼泪。

 

Sebastian迷蒙中喊出的人,有妈妈,有James,也有Chris自己。

 

到了最后,Chris忍不住想,宝贝儿,你究竟梦到了什么,让你这么难过?

 

 

一大清早,当Molly接到Chris的电话时,简直想跳脚,哪家秘书需要的早上六点半,让司机开着去给Boss买衣服,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最重要的是,这个点,哪家店开门了?地摊货可以么,地摊都不一定有好么!

 

最后,Molly真的是几乎崩溃的按着Chris报出的地址,拎着从头到脚,从里到外的服装敲开了门,如果不是看在明显睡眠不足的Boss眼中的血丝和并不是很好看的脸色,她一定转身就去散布冷血的资本家丧心病狂压迫员工的一百件事。

 

当然,Chris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在压榨下属,毕竟他的衣服裤子都还躺在浴室的地上,湿淋淋的。他只是想出趟门,买点东西,裹着浴袍出门,画面实在有些不忍直视。

 

早餐是Chris想要买的东西之一,虽然看起来闪闪发光、什么都会,但他做出来的饭真的不能吃,比黑暗料理更黑暗的东西,这是Sebastian当年亲测得出的结论。

 

毕竟在这里生活过,恋爱过,当年他们在清晨或者傍晚,压过附近的每一条马路,哪一个小巷中,哪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藏着一个很好吃的店铺,那时他们闭着眼睛都能摸到。

 

拿着小勺喂完James吃早饭,Chris哄着小家伙到屋里画画去,毕竟周六不用上学,而他现在不太有心情陪着儿子玩耍。

 

小家伙嘟着嘴开始找Sebastian:“Papa呢?”

 

“……Papa不太舒服,James不要去房间里吵Papa好么?”

 

看着儿子抱着小书包往书房走,Chris笑了一下,他知道小家伙拿起画笔,可以安安静静在纸上涂涂抹抹一个早上。

 

Sebastian依旧乖巧的缩在床上,很大的一张床,他真的只占据了很小的一部分。就像他的人一样,永远小心翼翼,生怕给谁添了麻烦。愿意自己背负所有不好的事情,受到了伤害,就躲到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孤独的舔舐着伤口。而一不小心伤害了别人,就像蜗牛一样缩回壳里,在一方小小的空间了,反复撕裂自己身上名为愧疚伤口,以期许通过疼痛的惩罚而获得一丝心安。

 

Sebastian裹着被子,整个人都埋在被子里,只露出了额头,Chris在床边坐下,忍不住伸手拨了拨他的小萤火虫额前散落的头发。

 

“那天,我是说四年前,Sebby,只要你说一声爱我,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什么都不问,只要你还爱我,还和我在一起,真心实意的。我恳求着你,在你耳边,只是,你什么都没说……”

 

“几个月前,在你家门口,那一刻,我特别后悔,当年走的太决绝,没肯回头看你,我还是爱你,没法忘记你。那时候我想,如果你愿意,我们还可以重新来过,不计较过去。可你还是不愿意……”

 

“你看,咱们爆发式的争吵从来不会让爱冷却。可是你知道我最怕什么吗?就这么,像现在这样,磨着磨着,耗着耗着,就没有力气再爱了。”

 

“我依旧尊重你的想法与选择,我依旧理解你从小所受到的伤害给你带来的影响。但是,我不是……不会累的。”

 

 

“你想的没错,在知道你做那件事的原因后,我当然会原谅你。我原谅你是因为我爱你,而你,昨晚想的是在补偿我。可我,想要的是……爱。”

 

“之前,也就是在这里,我们说好了要忘了过去,我还没来得及忘,这好像是我的不对,不过,忘不忘这种事,我也控制不了。”

 

“可是,我没法一次一次,一次一次的去试探,试探的越多,想的越多,怀疑的越多。到了最后,我已经搞不懂爱是什么了。”

 

“以前我知道的,爱是和你在一起。”

 

“知道么,我现在特别羡慕Thomas,虽然我经常觉得他傻缺,但是不记疼也是优点,至少他纠缠了Kate十年,然后成功了。”

 

“五年前我们在一起,四年前我们分开,如果算上高中,我们真的认识很久了。”

 

“五年说短不短,说长不长,可是,你和我,还有力气,不死不活的纠缠着,走向我们的第六个、第七个,第十个年头么?”

 

“不在一起也挺好。”

 

“但是,我爱过你,都是真的。”

 

Chris出去时,关门的声音并不重,但却像砸在了Sebastian完好的有耳膜上,震得他整个脑子都在嗡嗡。

 

从听到Chris说出的第一句话开始,Sebastian的泪水就没再停下,每次遇到Chris,他似乎或早或晚,总是泡在眼泪里的,大概Sebastian这辈子的眼泪,都交代在这里了。

 

Sebastian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他一向没法正确的表达自己,渴望爱,却又不敢爱,敏感而多情,他从来把感情的事情,他和Chris的事情,处理得无比糟糕。

 

可是直到Sebastian看到了Chris留在床头台灯旁边的东西时,才彻底崩溃。

 

当年,他们像寻宝一样,搜寻着附近的好吃的,这么多年过去了,他们都分开这么久了,那家卖早点的店却还在。

 

一个Alpha去给他的Omega买抑制剂,大概没什么比这更好笑的事情了吧。

 

不,还有的,因为装着抑制剂的盒子上,有另一个盒子,只要不是Sebastian忽然认不得英文了,那么,那是……

 

避孕药。



TBC


——————————————————————————————————————

让心冷的了,往往都是很小的事

真正吵开了,反而不会轻易散了

至少,我是这样


桂花说,他们为什么要这样敏感而挣扎,大条一点不好么

因为爱是真的,所以才会格外患得患失

约炮的话,谁管你的过去,你的将来,你的喜怒与哀乐


最后,吃肉(渣)是要付出代价的

泥萌这些天真的小妖精⁄(⁄ ⁄•⁄ω⁄•⁄ ⁄)⁄

评论(55)

热度(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