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三 · 上)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 上)



Chris就站在床边,心一下就软了,他的小萤火虫在跟他喊疼。

 

“Sebby ,”Chris一只腿跪在床上,他大概,很久没有使用过这个称呼了,可是至少是现在,他不想喊他的小萤火虫为Sebastian , 好像他们之间,只是普通朋友一样,“别蜷缩着,好么?”

 

Chris轻轻把被子拉下来,Sebastian微微有些长的头发几乎被汗水完全浸湿,贴在脸上,他迷迷糊糊的,搞不清今夕何夕,“Chris,是你?”

 

“是我,是我。”Chris试着把Sebastian从被子里拖出来,在Omega甜美的信息素的诱惑下,“站稳了?”

 

Sebastian灰蓝色的大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光,一只手按在小腹上,微微弯着腰,被Chris半扶半拽的向浴室挪动。

 

Chris不想离Sebastian太近,他没想做什么,他只是不能放着这个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的Omega不管。

 

“Hey ,Sebby , 水我放好了,自己躺进去好么?”Chris确定Sebastian听到了他的话,才转身准备离开,然而接下来,他就听到了噗通一声。

 

不出所料,有个不太清醒的小傻瓜直接把自己扔进了浴缸,连着身上的毛衣、牛仔裤。

 

 “Sebby你不能这样,把衣服脱掉好么?”Chris只能折回来,看着Sebastian 无辜的眼神,他认输,“OK , 我来帮你。”

 

热水或许的确缓解疼痛,但是并不代表Sebastian会舒服一些,蔓延向全身的火焰感觉燃烧的更厉害了,他本能的想去靠近身边的Chris。

 

当然,Chris正致力于把Sebastian身上浸了水变得沉重的毛衣扒下来,他没想到Sebastian会忽然扯了他一下。地上本来就已经都是水了,沾了水的瓷砖有些滑,Chris几乎半个身子也进了浴缸,好了,现在他的衣服也泡汤了。

 

可是,下一刻,Chris就没空考虑他的衣服了,他能感受到Sebastian的信息素如同爆发一样,浴室这片不大的空间迅速被占领了。

 

Chris栽进浴缸的时候,无法避免的碰到了Sebastian,他们的上半身几乎交叠,但是只有那么几秒,Chris很快就站了起来。可他并不知道,他们之间还存在的连接,让Alpha的信息素迅速席卷了他的Omega,短短几秒完全足够了。

 

Sebastian身体里的水流彻底被火焰压制,他没法控制的,被他的Alpha信息素刺激着,开始剧烈发情。

 

Chris知道,如果他再不离开这个弥漫了,他的、Omega信息素的空间,他会做出什么。无关意志力,这是本能的驱使。

 

更何况,他还爱他。

 

大概就在Chris往门口迈出第一步的时候,有白皙而修长,还沾着水的手指,轻轻勾上了他西装袖口的袖扣,没有用力,就那么轻轻拽着,就像小猫轻轻在挠一样。

 

Sebastian太难受了,他不知道谁能帮他,也不知道该怎么熬过去,从前抑制剂都是起了作用的。

 

Chris缓缓在浴缸边蹲下,认真的看着他难受得在水里微微扭动的小萤火虫:“知道我是谁么?”

 

“……C、Chris”Sebastian的表情已经有点像要哭的样子了,那种从里向外蔓延的——欲望,几乎要把他逼疯。

 

闭了闭眼睛,Chris开始脱衣服。

 

他或许应该庆幸,当年他坚持买了一个巨大的浴缸,那时候,他和Sebastian还没有完成标记,Sebastian一直对这个超大号的浴缸表示不解,又不在里面游泳,买这么大干什么。那时候空有贼心,没有贼胆的他,只能用哈哈哈掩饰内心不能用语言的表达的不太纯洁的想法。

 

水沿着浴缸的边缘不断溢出来。

 

Chris缓慢的亲吻上Sebastian的额头、鼻梁、耳朵,然后将他身上剩余的衬衫脱掉。Sebastian好看的手就抚摸在Chris的锁骨上,一遍一遍从锁骨上划过,在皮肤上留下一条微微发红的痕迹。

 

Chris几乎有点绷不住,他不是圣人,他在过去的四年有过床伴,不止一个,但是只有他的小萤火虫,让他几乎控制不住自己,他们紧紧交缠在一起的信息素甚至让Chris有一种想流泪的冲动。

 

沿着Sebastian能清晰摸出脊梁形状的瘦削的后背向下,Chris的手慢慢往他的Omega的牛仔裤里滑去,本来就不是特别宽松的牛仔裤现在紧紧贴在Sebastian的大腿上,Chris费了点劲儿,才把它扒了下去。

 

Sebastian能感觉到,有一只手,是他熟悉的,曾经无比熟悉的手,在抚摸他的大腿根部,以及浴缸中水的波澜轻轻撞击着赤裸的身体,这些触感,都让他的大脑稍微清醒了一些。

 

Chris?

 

Chris .

 

他们不该这样,他们说好了。

 

Sebastian在意识到的同时,伸手轻轻推了Chris一下。

 

可是,下一秒,Sebastian就开始想,如果这是Chris想要的呢?

 

如果,他想要。

 

原本微微抵在Chris肩膀上的双手,慢慢顺着双肩抚摸上背部,然后再向上,搂住了Chris的脖子,现在他们靠得更近了,Sebastian的呼吸几乎就在Chris耳边。

 

只是,Sebastian没有发现,在他做出那个轻微的推后动作时,Chris是僵了一下的。

 

说不上温柔,也说不上不温柔,他们太久太久没有在一起了,Chris进入的时候,Sebastian觉得,那些疼痛是在告诉他,他还活着。

 

宫口被打开时,Sebastian咬上了Chris的肩膀,他害怕自己会叫出声。只是在感受到Chris在他身体里逐渐形成的结时,Sebastian还是没忍住哼了出来,和着眼泪一起,他甚至没控制住的扯住了Chris的头发。

 

Chris一直没出什么声,不像从前,总是一声一声、不停换着各种甜蜜的称呼叫他,现在的Chris只是把脸埋在Sebastian的肩膀上。


他们交叠着,泡在浴缸的水里,身体紧紧连结在一起,相拥着剧烈喘息。

 


TBC

评论(31)

热度(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