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二)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照例,James被Sebastian横着抱在怀里,小家伙还没享受到Papa爱的摇一摇,眼睛都没闭上,舒服的缩在Papa怀里,还伸手挠Sebastian痒痒。

 

Sebastian笑了一下,然后站起来,开始在屋子里溜达。

 

“James .”

 

“Papa .”

 

“喜欢Papa么?”

 

“最喜欢了。”

 

“喜欢Chris么?”

 

“喜欢!”

 

“那什么时候能见到Chris?”

 

“礼拜……五。”James在伸出小手比划了一个“五”之后,才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嘟着嘴看着Sebastian,Papa好坏。

 

Sebastian就知道会是这样,他们说好了要与过去作别,Chris就真的不会再来打扰他的生活,哪怕他有权利光明正大的来见James。

 

“下次再见到Chris,你可以和他玩的稍微晚一点,Papa七点去接你好不好?”

 

“……好。”小家伙已经开始迷糊了,马上就要睡着了。

 

Sebastian轻轻拍着James,听着小家伙软软的呼吸声,觉得现在躺在怀里的,就是他的全世界了。

 

他的世界只剩这么小了,要好好宝贝着。

 

所以,在Chris知道他可以和James再多呆几个小时的时候,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

 

他的小萤火虫无声的体贴,出现在,逼迫他死心之后。

 

初春依旧寒冷,但白天已经逐渐在拉长,快到七点的时候,能隐约看清人影,Sebastian的衣服外套后面还连着帽子,一条围巾松松的把脖子嘴巴都遮住了,远远看上去就像个还没走出校门的学生,干净而单纯。

 

Chris亲了亲James的额头,转身上了自己的车,隔着车窗,他能看见Sebastian慢吞吞的走过马路,James一颠一颠跑过去的时候,Sebastian拿出插在上衣口袋里的手,把小家伙抱了起来,然后用围巾裹住儿子。

 

本应该是这个世界上,他最亲近的两个人,分享着一条围巾,脸贴着脸。

 

只是,这个温暖的场面,与他无关。

 

小萤火虫,你说,我们究竟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

 

Chris想不明白,他只能在彻底看不见Sebastian和James的背影以后,面无表情的让司机开车离开。

 

其实,纽约的项目差不多也要告一段落了,但Chris知道他还是会挤出时间,从波士顿飞过来,毕竟他缺席了James生命的太多时光。

 

但是,在Chris可以最后一次光明正大的“以公谋私”来看James的时候,他们一直等到了快八点,都没有见到走路总是慢吞吞的Sebastian。

 

Chris知道James差不多要打瞌睡了,Sebastian总是很早就把小家伙哄睡,小家伙已经习惯了。

 

不论他是要把儿子带走还是送回去,Chris都得和Sebastian联系一下,只是电话并没有打通。

 

Chris把已经睡着的James抱上了车,他得把儿子送回去,更重要的是,他没法说服自己放下心来。上一次已经够了,如果不是回头看了一眼,他现在只能对着他的小萤火虫的墓碑忏悔余生。

 

抱着小James走到家门口的时候,Chris微微皱了皱眉头,他想,他大概知道了。

 

 

Sebastian好像从来都没有特别机灵过,高中时他总是慢一拍,他一直都不那么聪明的,比如钻进了死胡同,他就是不知道该怎么出来。

 

从时隔四年再次见到Chris开始,Sebastian的大脑,在闲着的时间里,似乎就没有清醒过。他没法控制的不断回忆,不断内疚,稀里糊涂的一天一天的就过去了。

 

于是,他显而易见的成功忘记了自己的发情期。

 

以过往的经验,提前一周开始,每天带着用一些抑制剂,即便再劣质,都能让发情期最终到来的时候,变得不那么难熬。

 

只是,这一次,Sebastian忘得彻底,他甚至迷迷糊糊的没有注意到发情期将要到来的,身体给他的信号。

 

Sebastian哪里有那个心思呢,他没事儿的时候,满脑子都是Chris的好,和他自己的不好,一遍一遍,不知疲倦的大脑中不断重复。

 

等Sebastian终于发现自己离彻底发情只剩一步时,才慌慌张张的跑回家里,翻箱倒柜的找出了他的抑制剂,然后愉快的使用了将本该分成一周来用的抑制剂,动作简直一气呵成。然后Sebastian摸索着把自己扔到床上,他得熬过这一阵儿,过去了,再晚一点就可以去接他的小宝贝儿了。

 

只是,Sebastian大概不知道把岁数都长到哪里去了,有些时候他就是在做傻事。就像在有一点点嗓子疼的时候就开始多喝水,注意保暖与锻炼,感冒最终没有到来,和已经发着高烧再折腾是一样的道理。当热潮期已经在身体里翻滚着像着火一样时,整整一盒抑制剂在血液里就变成了零度的水流。

 

Sebastian只能把自己蜷缩起来,一只手按在小腹上,全身都是疼痛引起的冷汗,他只能祈祷冰冷的水流能赶紧扑灭那团从他身体内部向外燃烧的火焰。

 

 

隔着房门,如果不是Chris与Sebastian的连接还没有断裂的话,他也是感受不到的。但是,现在他的小萤火虫的信息素就透过门的缝隙,一点一点缠绕了过来。

 

Chris甚至忍不住颤抖了一下,他唯一一次感受到Sebastian发情的信息素,是在四年前那个绝望的夜晚,他压着Sebastian,从背后……

 

那一夜,他们都在流泪,心疼得像碎了一样。

 

明明是他的Omega所能散发出的最甜美最密集的气息,Chris的大脑却不受控制的记住了那其中绝望的感觉。

 

但他还是得进去看看,谁知道Sebastian会把自己弄成什么样?

 

备用钥匙依旧在当年的位置,一点没变。

 

进屋后,Chris把James放到次卧的床上,拉上被子,确认将门关好,才往主卧走去。

 

然后,Chris简直想为自己的机智点赞,在看到地上抑制剂的空盒子时。他跑到浴室往浴缸里放热水时,忍不住开始思考世界上怎么有这么蠢的Omega,热潮期已经来了,还能指望用药物将它逼退回去?

 

“Hey , Sebastian ,”Chris隔着被子拍了拍Sebastian,他知道如果掀开被子,他的Omega的信息素会如何扑面而来,席卷他的全身,“还好么?起得来么?”

 

Sebastian迷迷糊糊觉得听到了Chris的声音,他太疼了,他知道这种时候用大量抑制剂肯定不会好过,只是没预料到会疼成这样。

 

可是,真的,太疼了。

 

停止运作的大脑,让Sebastian在听到Chris的声音时,以为自己是在做梦,梦里他们还会在清晨一起跑步,或者爬山,或者他还可以趴在他的Alpha的书上打瞌睡。

 

如果梦的话,软弱一点也不要紧。

 

“Chris,我疼。”


TBC


————————————————————————————————————————

后面是啥,你猜┑( ̄Д  ̄)┍

评论(40)

热度(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