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十)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八) (九)



(十)



这是Sebastian今天第二次走神,他心不在焉的没有听清顾客在问什么,或者听清了,只是大脑当机,所以才答非所问。

 

Sebastian想,他大概距离被炒鱿鱼不远了,先前因为那次他发誓他不是故意的进医院而开了一周天窗,然后现在他居然还不停的在犯错,昨天搞错了价格,前天打错了标签,大前天迟到……

 

他总是不断想起Chris含着眼泪的眼睛。

 

还有小James奶声奶气的问他Chris在哪里的场景。

 

以前他是不会这样的,那时候,下一顿饭在哪里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而现在,Sebastian至少不用担心房租和James的学费,这一切是因为Chris。

 

说到底,他还是承了Chris的情,却没有给Chris相应的好。

 

看,无论是四年前还是四年后,无论摔了多少跟头,流了多少眼泪,Sebastian,你还是什么都做不好。

 

在冬天快要结束的时候,Sebastian又一次迟到后,终于丢掉了这份他干了大半年的工作。

 

Sebastian在风里吸了吸鼻子,想,也许他可以找一份在家与James学校之间的工作。毕竟搬家之后,家、学校与工作的便利店,相隔真的很远。无论Sebastian起得多早,他的时间永远不够用,James甚至需要早起半小时,然后在去幼儿园的路上,趴在Sebastian背上再打个盹儿。

 

其实工作找来找去,都只能是那几样,他能做什么呢?

 

弹钢琴?

 

Sebastian想,当然想,只是他的钢琴早就在最落魄的时候被卖了,他已经超过四年没有摸过黑白琴键了,他的右手还只能在天气不阴沉的时候灵活得起来……

 

早就过了做白日梦的年纪,而梦想,也离Sebastian已经太远太远。

 

早在伤害了Chris的时候,Sebastian就已经开始拒绝他的生活再起什么波澜了。

 

晚上,James又一次艰难的咽下最后一口鸡蛋,Sebastian几乎能猜到小家伙的下面一句话是什么。

 

只是Sebastian也会烦躁,也会不安,也会不想面对。

 

他回答不出儿子的问题,他伤害了Chris一次又一次,他让儿子一直没有父亲,他甚至自私到不愿意为了儿子而接受Chris……

 

这些事情塞满了Sebastian原本就容易钻进死角的小脑瓜,他太烦了,他没有办法,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所以他没有控制住自己的脾气,第一次凶了他的小James。

 

在James所有的记忆里,Papa一直是温和的,从来不会大声和他说话,Papa的气息永远温柔而甜蜜,就像Papa的怀抱一样。

 

可现在,James第一次发现,原来Papa也可以那么尖锐。他撇了撇小嘴,忍了一下,没忍住,于是哭了出来。

 

可Papa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给他一个温柔的抱抱和摇摇,James嘟着小嘴,抹着眼泪,啪踏着小拖鞋,钻进了卧室,还不忘关上门。

 

看着儿子这一串动作,Sebastian终于忍不住用双手捂住了脸。

 

Sebastian,你究竟都做了些什么啊?

 

James委委屈屈的坐在床上哭了一会,然后他看见了Sebastian放在床头的手机,而他现在更想Chris了。

 

Chris接电话前很少有看是谁打来的习惯,所以在得不到回应后,Chris甚至傻兮兮的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总不能真的是脸太大碰到挂机键了吧。

 

“Hello ?”Chris又问了一遍,再不吭声他就挂电话了,埋在一堆报表里,头晕转向,他可没心思去当福尔摩斯。

 

接着,他听到了小小的一声抽泣。

 

“……James?”

 

然后是吸鼻子的声音。

 

“Hey ,James,是你对么?”Chris的声音放的很轻。

 

“……Chris。”

 

“宝贝儿,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Papa骂我。”James大概也就这点出息,说完以后,又开始新一轮的哼唧,这次大概是应为有了一位忠实的听众,他嚎得格外起劲儿。

 

Chris哄孩子的技能并没有被点满,他只知道怎么把小孩子迅速弄哭,Scott可以用亲身经历作证。

 

Chris只能没什么创意的安慰着:“Papa一定不是有意的。”

 

他本来想问James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但是这种问题一定会让正伤心着的小家伙哭得更厉害吧。Chris没学过心理学、教育学之类的课程,但是父亲的本能让他不想听到儿子难过的哭声。

 

“Chris,我想你,特别想你。”James嚎了一阵,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特别认真的对着电话说。

 

Chris差点就笑场了,他甚至能脑补出十多年后,小家伙和喜欢的人表白的样子,一定跟当年的自己一样傻。

 

只是,明明只过去了五年,那段日子却好像已经离开了很多年。

 

Chris大概也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跑题,补救了一下:“宝贝儿,我也想你了。”

 

“那你还会来和我玩吗?”

 

“会的,我保证,不过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有时间。”

 

“那我去找你玩好么?让Papa带着我去找你。”James觉得Chris可能真的很忙,于是颇为体贴的做出了让步,反正他和Papa好像都不忙,他成功忘记自己正在和Papa生气。

 

“……James,听着,你这个想法很蠢,相信我,如果你这么告诉Papa,一定会被拒绝。”其实,Chris本来想说的是,一定会接着被骂的。

 

Sebastian并不知道儿子在房间里做什么,他隐约听到James又哭了一阵,而现在没有声音了,他有些担心。

 

“James?”Sebastian轻轻敲了敲房门。

 

James并没有回应他。

 

Sebastian 将额头靠在门上,好像这样就可以离儿子近一点一样,又敲了两下:“James,把门打开,让Papa进去好么?”

 

James听见了Papa在叫他,可是他又舍不得电话那头的Chris,James幼小的心灵陷入了纠结之中。

 

“James,”Chris相信他听到了Sebastian在叫小家伙,他没法当做没听到,“把门打开,让Papa进门好么,别让Papa担心。”

 

虽然还是有那么一些委屈,但是James还是听话的将卧室的门打开了。

 

“好了,James,然后把电话交给Papa,好么?”

 

Sebastian 接过了James递过来的电话,上次之后,Chris倒是把电话号码发了过来,他保存了却并没有拨打过。明明已经决定不再打扰Chris的生活了,他只是忘记了James这个不可控的因素。

 

“……Chris .”

 

Chris倒是没想到Sebastian会先开口:“Hey , Sebastian .”

 

“James,他……我……”Sebastian还跟以前一样,一紧张,讲话就磕磕巴巴。

 

“Sebastian你不用这么紧张,我又不是大灰狼。”Chris太熟悉Sebastian现在的调调了,整个高中小萤火虫经常连洗手都能让人觉得他在紧张,“小孩子都会这样的吧?”

 

“大概……是我吓到他了。”Sebastian低头用手抠了抠床单的边角。

 

Chris笑了一下,Sebastian能吓着儿子,太阳一定打西边出来。

 

挂了电话后,Chris靠上了椅背,他们没聊什么,他们现在也聊不了什么,从前他们有说不完的话,现在也许只剩沉默与尴尬,还有……小James了。


Chris想了一会,还是拨通了一下外间的座机电话:“告诉Scott,下周纽约那边的合作,我自己去;查一下行程与人员安排,把所有人的机票都定了吧。”

 

外间的Matthew歪着头,用肩膀夹着电话,在笔记本上记着Chris的要求,他不想犯错。想了一下,Matthew又问了一句:“秘书呢?”

 

Scott有自己的秘书,然而Chris自己想去的话,大概不会想带没在他身边工作过的吧。

 

Chris转了一下手上的钢笔:“让Molly把时间空出来。”

 

Matthew手中的笔顿了一下,记了下来,接着他听到Boss说谢谢,可以下班了。


TBC


——————————————————————————————————

James真 · 助攻

小妖精们晚安么么扎⁄(⁄ ⁄•⁄ω⁄•⁄ ⁄)⁄

评论(30)

热度(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