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七 · 下)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 上)


(七 · 下)

 

车里,司机和律师在前排,Chris和Scott在后排,兄弟俩中间是小James。

 

“手怎么了?”Chris瞥到Scott的食指上缠了一小圈纱布。

 

“不小心蹭到了,James带我去了旁边的小诊所,破的可以。”Scott耸了耸肩,看了Chris一眼,表示他可以想象,Sebastian生病的时候都是在哪里看病的。

 

Chris没理Scott,James站在座椅上,小手扒着椅背,一直望着后挡风玻璃,Chris轻轻抚上儿子的后背,想把他转过来。

 

小James却转过头,那双几乎和Chris一模一样的眼睛看过来,认真的说:“Papa呢?”

 

Chris根本没法回答这个问题,Scott立刻接过的话茬:“Papa说过跟Uncle 玩一会的是不是?”

 

小家伙咬着手指回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可是在陌生的环境,陌生的人面前,再乖再懂事的James,看不到Sebastian也还是会害怕。

 

于是,在小孩子该午睡的时间,小James却在哭着找Papa,亮晶晶的眼泪从眼睛里滚下来,一颗一颗。

 

James伸出小手抹抹,抹掉了第一颗,第二颗又滚了出来,怎么抹也抹不完。

 

Scott抱着James,拿着面巾纸帮着他默默抽泣的小侄子擦眼泪:“Sweetheart,不哭了好不好?”

 

小James点着头,眼泪却没有断过。

 

而Chris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听着James,发出一声又一声的抽噎,慢慢点燃了一根烟。

 

半个小时后,小James终于开始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他要Papa。

 

就在Scott焦头烂额的时候,一双手伸了过来,Scott抬头,遇上的是Chris示意他出去的眼神。

 

Chris从来没和小家伙正式介绍过自己,心里不慌是骗人的,或者说,他根本不知道他应该怎样介绍自己,他缺席了小家伙过去的每一刻,即使不是他愿意的。

 

这是Chris第一次抱起他的小男孩,那么小,那么软,那么温暖,能让他心里的坚冰通通融化——这是他和小萤火虫的孩子。

 

James没有感受过这种气息,不像Papa的,Papa的信息素总是柔软裹挟着甜蜜将他包围起来,而这个气息沉稳和强大,安稳如山一般。James太小了,他不懂什么叫血亲之间的纽带,亲近父亲的信息素是孩子与生俱来的本能。

 

 

Sebastian大概在楼下的那条街上坐了很久,身边经过路人,带着不解,同情或是鄙夷的眼神,但这并不重要。

 

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被他最爱的人硬生生的抽走了,他难过一下一点也不过分。

 

直到一个老太太走上来询问他需要帮助么,Sebastian才踉跄着站起来,摇了摇头,扶着墙往楼上走,他觉得腿软。

 

只不过好不容易蹭到了顶楼,迎接他的还是空空的屋子。从来都觉得这间屋子非常狭小,可今天却格外……空旷。

 

桌上还摆着小家伙没吃完的半碗蒸鸡蛋,Sebastian吸了吸鼻子,缓缓坐了下来,拿着儿子的小勺,开始往嘴里扒拉剩下的鸡蛋。

 

眼泪滴答滴答的落在碗里,吃下去,嘴里全是苦涩的味道。

 

Sebastian太难受了,刚刚咽下去的食物几乎在同一时刻往上翻涌,他只能跌跌撞撞的进入卫生间,抱着马桶把吃进去的东西全部吐出了。

 

剧烈的呕吐结束之后,Sebastian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蹲久了,猛的站起来,眼前几乎是一片漆黑。

 

 



小James咬着手指,带着一脸眼泪和一下巴的口水,在Chris的怀里睡着了,他本能的觉得这个怀抱安全而稳定。

 

看,血缘才是这个世界上最暴力的关系,没有任何选择与改变的余地。

 

Chris看着怀里的儿子,忽然想到就在前一天的晚上,他坐在漆黑楼梯上喝着啤酒,一墙之隔的地方,他的小萤火虫正在哄儿子睡觉,他能听见Sebastian抱着James,轻轻哼着儿歌。

 

那一瞬间,那就好像是他的全世界一样,而他甚至觉得他能把他的世界带回家了。

 

只是……

 

Sebastian

 

Chris闭了闭眼睛,他的脑海里又闪过了他的小萤火虫绝望的眼神,满是泪光。

 

他的话说得太重了。

 

他后悔了。

 

Chris将小James放回床上,搭上了被子,转身往外走,他得去看看Sebastian,一眼就好。

 

“哥,你去哪?”Scott抓了手机就跟着Chris出去了,他觉得他哥不正常,从前天夜里的那个电话开始。

 

Chris觉得自己真够冷静的,他居然在路过那家便利店的时候,还记得进去淡定的询问,最后得到Sebastian并没有来上班,并且没有接电话的回答。

 

二十四个小时之内,Chris第三次站在个幢破旧的楼房的顶层,Sebastian并没有给他开门,他甚至没能听到里面有一丝响动。如果Chris还有心情,他大概能准确概括出现在心里的感受,可以用“恐惧”来形容。然而Chris并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他选择一脚踹开这扇并不算结实的房门。

 

接着,Chris看见的是趴在卫生间的Sebastian,以及一地的鲜血。

 

“Scott,叫救护车!”

 

Chris只能随手抓一条毛巾,按在Sebastian还在往外冒血的头上。

 

叫完救护车的Scott,忽然想到什么:“楼下,诊所。”

 

Chris打横抱着Sebastian就往下走,陈旧又潮湿的小诊所,甚至不确定是否有营业执照,但是这个穿着白大褂,带着圆圆眼镜的男性Beta却直接喊出了Sebastian的名字。

 

“你认识他?”Scott看了大夫胸前的铭牌:Maker。

 

“废话,James在这出生的,你说呢?不是,他怎么成这样了?”Maker话唠一样的问着,手却没有停,他在给Sebastian做最基础的处理。

 

这大概是Chris人生中最漫长的一个十分钟,听到救护车的汽笛声时,Chris居然觉得自己有些脚软。

 

 

Sebastian是在第二天早晨醒过来的,他打着点滴的手被一只手握着,那只手温暖而干燥,感觉熟悉又陌生,好像是……Chris的手。

 

他听到James的咯咯的笑声从外间传来,他迫不及待想看看小家伙。

 

在Sebastian准备起来时,眼前却是天旋地转,巨大的眩晕感让他忍不住想要呕吐,但是他的胃里什么都没有,他只能趴在床边干呕。

 

歪在病床边椅子上打盹的Chris几乎是立刻醒了,Chris从Sebastian的背后抱住他,轻轻拍着他的背,然后帮助Sebastian躺好。

 

“别动,Sebastian,别动,你有些脑震荡,”Chris说着用手指了指头部右前侧的位置,“你这里缝了九针。”

 

Sebastian愣了一下,然后才来时慢慢回忆起发生了什么,他只能木头一样做出干巴巴的解释:“我没想伤害自己。”

 

Chris笑了一下:“刻意用头去撞地上的台阶?这种自杀方式太特别了,成功率看起来也不高。”

 

可是天知道,昨天下午Chris把Sebastian送进医院的时候,Sebastian真的差点去见上帝,他流了太多血的同时还在发高烧。

 

而在医生告诉Chris,Sebastian已经脱离危险后,Chris默默回头找了那个叫做Maker的话唠大夫。

 

然后,他听到了一段他没法想象的过往。

 

“你问Sebastian?没见过这样的Omega,真的。不是他不好,只是,我有时候会思考,他居然能够活下来?

 

“这么跟你说吧,他儿子,James出生的时候,小家伙八个月的时候就出生了,Sebastian居然还在工作,也是,不然他没钱吃饭。你知道他白着一张脸过来的时候,嘴唇一点颜色都没有,他跟我说他肚子疼。然后,我给他检查的时候,羊水混着血一直在流,我都不知道他撑了多久。

 

“照理来说,Omega怀孕的时候应该得到比较好的照顾,不过他没这个条件。他身体不好,他太瘦了,他自己没力气,孩子也一样。该剖腹的,但是那天麻药用完了,就只能拖着。

 

“你不要看着我,又不是我不送他去医院,他要是有钱去医院,干嘛来我这?反正拖了挺久的,James生下来的时候哭声就像小猫一样……”

 

Chris回到医院,已经很晚了,他坐在病床旁边,看着插着氧气管的Sebastian,微微起伏的胸膛告诉Chris,他还在努力的活着。

 

他的小萤火虫在他看不见的地方,受了太多的苦,却从始至终,死咬着不肯告诉他。

 

Sebastian一直不想说的事情,或许从一开他就不该问。

 

至少这一次,如果他不坚持,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所以,不想说就不说吧,没关系。

 

如果这样,Sebastian可以活的自在一些,他可以什么都不问。

 

他从来没想要Sebastian的眼泪与痛苦。

 

他也很清楚现在的Sebastian并不想接受他。

 

不过,在死亡面前,这些都不重要。

 

Sebastian还活着,真好。

 

“……Chris?”Sebastian莫名觉得在Chris的蓝眼睛里看到了说不出的哀伤,忍不住喊了一声。

 

Chris回过神来,挤出来一个微笑:“James在外面和Scott玩,我叫他进来。”

 

 

小萤火虫,我要放手了。

TBC

——————————————————————————————————————

最后一段写的我好难过啊/(ㄒoㄒ)/~~

评论(57)

热度(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