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三)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纽约上东区。

 

Sebastian太慌张了,他终于把那包该死的白粉交到那个手腕上纹着耶稣十字架的光头手上了。Sebastian不想在这家酒吧多呆一分钟了,震耳欲聋的音响,五颜六色的灯光,强烈的刺激着他的感官,让他觉得呼吸困难。连走带跑的闷头穿过走廊时,与一个人撞了一个满怀。

 

“对、对不起。”Sebastian甚至连头都没抬,他只想离开,来人却拽住了他的胳膊。

 

“Sebastian?”

 

Sebastian抬头借着旁边晃得他眼睛疼的灯光,有些不可置信:“C、Chris?”

 

Chris忽然就笑起来了:“真的是你?天啊,太巧了吧。”

 

接着,Sebastian就被Chris拽着胳膊,拉进了一道门。

 

酒吧的另一半边,人们坐在吧台或者沙发上安静的喝酒,没有DJ,音响里缓缓流淌着布鲁斯音乐,安静的就像另一个世界。

 

Chris显然有些兴奋:“Sebastian,你知道么,你是我回纽约以后遇到的第一个熟人。”

 

“回纽约?”

 

“你是昏了头么?我大学才刚毕业,在康涅狄格州,上个月我才回来。”Chris喝了一口酒,Sebastian总是不在状态,高中第一次见面,他就感觉到了。可他一点也不在意,遇到老同学的感觉,真的,没法形容。

 

Sebastian勉强的笑了一下,他连高中都没上完,稀里糊涂的过着日子,每天算计着今天的饭钱从哪里来,怎么有心思去考虑一个高中算不上特别熟的学长,什么时候大学毕业。

 

“高中毕业那会儿,事情太多,我找过你,不过那几天都没看到你来学校,所以,我没有你的联系方式。”

 

没事,就算你找到我了也没用,联系电话那种东西,那时候我根本就没有。Sebastian抠了抠吧台的桌角,垂着眼睛想。

 

显然Chris也没指望Sebastian 会接他的话茬:“然后我就回家了。”

 

“回家?”

 

“哦,Sebastian,我真伤心,你不会不知道我家在波士顿吧。”

 

“对不起。”

 

Chris忽然就笑着拍了拍Sebastian的肩膀:“你怎么还跟以前一样,为什么总是这么小心翼翼,有什么好道歉的啊。”

 

然而,接着他就发现Sebastian明显的缩了缩肩膀,Chris虽然喝了酒,但他确定自己没用劲儿:“肩膀怎么了?”

 

“摔了一下。”

 

Chris记得高中时看到过Sebastian身上的淤青,不止一次,但他总说是摔的,四、五年过去了,平衡系统还没发育好么?虽然很想吐槽,但是Chris也知道,每个人都有事情不想说出口,他们还没熟到那个份上。

 

“那你为什么会在纽约读高中?”

 

听到Sebastian的问题时,Chris又想笑了,这个小家伙也知道自己总是在弄僵气氛,现在至少知道补救一下,高中时候,他们谈话经常以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告终。

 

“出来到处看看啊,我初中起就没向妈妈伸手再要过一分钱。所以我才会说,回纽约谁都不认识啊。Thomas重色轻友的还呆在英国,Sean经常莫名其妙的消失,高中同学,多数都失联了。”

 

Sebastian双手握住自己的那杯鸡尾酒杯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跟我说话真的有这么无聊么?”Chris做了一个“悲伤”的表情,然后满意的看到了Sebastian抿着嘴的笑容,“不关心一下我回纽约干什么吗?”

 

“你回纽约干什么?”Sebastian眨了眨眼睛,他一向很听话的。

 

“……”Chris觉得他大概输了,“把公司放在这里,挣钱还是要来纽约。”

 

Sebastian知道Chris一向很厉害,他知道的。

 

“嘿,别想多,只是一个团队,大学时候就在做一些项目,没有超过五十个人,我可成不了比尔·盖茨。”

 

“你会成为华尔街之狼的。”这句话,Sebastian说的真心实意,即使现在不是,几年后,也会是。

 

那个晚上,他们聊了很多,当然主要是Chris在讲,除了当Chris问到Sebastian本人的情况时,气氛变得有些僵硬外,他们相处的真的很好。

 

Chris喝了不少,Sebastian没有喝,但是他也是在Chris喝醉后,才意识到,自己要怎么把这么一个比自己高,比自己壮的Alpha带走,更关键的是,他根本不知道Chris住在哪里。

 

最后,拖到了酒吧打烊的时候,Sebastian只好踉跄的着架着Chris的胳膊,到了附近的一家小旅馆,然后在老板暧昧的眼神中开了一间房。

 

Sebastian没有回家,他没法把Chris带回家,如果那个地方能叫做家的话。Chris像太阳一样,在他面前,Sebastian总觉得自己卑微到了尘埃里,可是即便是这样,他也不想把更糟的一面呈现在Chris面前,即便Sebastian清楚的知道Chris并不会嘲笑他,Chris甚至会想方设法的帮助他。

 

而他现在没有走的理由,简直难以启齿。他没翻到Chris的钱包,于是只能自己交了开房的费用,如果可以,Chris能把钱还给他么?

他不是小气,他只是缺钱。

 

于是,Sebastian就这么坐在床的另一边,看着Chris。Chris酒品不错,喝多了不吵不闹,把他搬上床后,他自觉的卷了被子,睡觉去了。

 

Sebastian忽然想起小时候,偶尔出现的爸爸,喝多了就会和妈妈吵架,那时候他太小了,但妈妈抱着他哭的场景,就是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但是那个男人的样子,Sebastian其实已经不太记得了,自己七岁的那年,他就死在了美国,车祸。妈妈去了一趟,回来后烧掉了所有跟那个男人有关的东西,带着自己去了维也纳。

 

只是,新的生活没来得及走上正轨。天知道那个男人是怎么在纽约欠下那笔债的,天文数字。妈妈一无所知,却要背负这一切,被逼着来到美国,只是这场美国梦,是黑色的。

谁想和毒品扯上关系呢?可是,你看,就像今天,只要自己跑一趟,那些人就表示,他和妈妈可以迟一些还这个月该还的钱。

 

如果,没有那个被他称为爸爸的男人,妈妈这一生就根本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她那么漂亮、优雅、有才华。

只是如果是这样,自己也不会存在吧。

 

……

 

Chris醒来时,看见了蜷缩在床头的Sebastian,他大概能推测出昨晚自己有多蠢。

 

Chris冲着自己龇了龇牙,然后拍了拍Sebastian,而Sebastian整个人几乎是弹起来的,他被吓到了。

 

“Sebastian,别那么紧张,是我。”

 

“Chris,你醒了,昨晚……”Sebastian自己还是迷糊的,却在对Chris说“你醒了”。

 

Chris直接打断了他:“是是是,我知道昨晚我有多蠢。”

 

看了Chris一眼,Sebastian站了起来,他说:“我要回去了。”

 

“我送你。”

 

“不……”

 

“走啦。”

 

于是,Sebastian就这么被Chris拽到了他停在酒吧门口的车里。

 

“还好,钥匙在口袋里。”Chris发动了车子,“昨晚我是跟公司的那帮家伙一起来的,结果却遇上你了,我的钱包、手机什么的,都在包厢里。”

 

“他们会帮你收拾好的。”Sebastian压根不知道该怎么和Chris开口,关于房钱。

 

在离家还有一个街口的时候,Sebastian让Chris停车了,他磨蹭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了,面子并不比填饱肚子更重要,他一直知道。

 

Sebastian甚至没看到Chris改变表情,他看着Chris笑着写了在便签上写了一个号码,叮嘱着一定要打给他。

 

等Chris的车走远,Sebastian还站在原地,他感谢Chris没有多问什么,尊严对于他来说,从来都是奢侈,但他还是想在这个人面前,尽量不显得那么狼狈。

 

……

 

Chris真的是看着月亮落下去,太阳升起来的。

 

他想了一夜,关于Sebastian。

 

Thomas说他过的并不好。

 

可在那件事之后,不应该啊。

 

接着,Chris可耻的发现,自己竟然,还要想去看看Sebastian ——在他亲手把他们所有的情分都踩到脚下之后


TBC

评论(12)

热度(3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