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Evanstan】Light of the Fireflies (一) (ABO)

这是一个Evanstan的RPS

狗血三俗    画风琼瑶    天雷滚滚     先虐后甜     ABO瞩目

一切RPS都是YY,请不要代入现实,鞠躬


正文:


Light of the Fireflies


【如果命运不曾对我这样残忍,我一定以最好的自己,遇见你。】


(一)

 

天气很阴,在冬天,不出太阳的日子,总是那么难熬。

 

阴冷的空气呼吸到肺里,让Sebastian有一种想要咳嗽的冲动,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这种冲动,他不能生病,他没有多余的钱。

 

就好像,这种心理暗示,真的会有用一样。

 

Sebastian知道自己得快一点,他已经迟了,他的小James该等急了。

 

等Sebastian一路小跑着到了幼儿园,看到三岁半的儿子安静的背着小书包独自坐在秋千上时,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小宝贝总是那么乖,从来不会乱跑,给他添麻烦。

 

“Papa .”

 

Sebastian赶紧蹲下,把屁颠屁颠跑过来的小团子搂进怀里:“宝贝儿,等很久了么?对不起,Papa今天工作的有些晚。”

 

小James把小手从手套里拿出来,热乎乎的小手贴上了Sebastian被冷风吹得发白的脸颊:“Papa暖和么?”

 

“恩,暖和。”Sebastian点了点James的小鼻子,想,他就像他Daddy一样贴心。

 

Sebastian低了一下头,再抬起来时笑容已经回到了脸上,将James的小手塞回手套里,抱起他往家的方向走去。只是没走几步,James就闹着要下来。

 

“Papa抱着不好么?”Sebastian只好把James放下去,改为牵起他的小手。

 

James抬起小脸,看着Sebastian的眼睛特别认真的说:“可是Papa的手会痛痛呀。”

 

是的,他的右手受过伤,在天气阴冷的时候,时轻时重的会有刺痛的感觉,而他只在James面前提过一次,他的小宝贝却就这么记住了。

 

Sebastian一瞬间就觉得鼻子发酸,他的小宝贝多好啊,可自己却没办法给他一个像样的生活。

 

看着儿子跟那个人像了八成的小脸,Sebastian忍不住又把他抱起来亲了亲:“Papa手不疼,让Papa抱着,好么?”

 

过了晚上八点,Sebastian开始哄James睡觉,吃的不够好,如果再睡不好的话,就真的要成小不点儿了。

 

其实,在回家路上,走过街角的西饼屋时,Sebastian注意到James用力的嗅了嗅空气中甜甜的味道,然后把小脑袋靠到自己的肩膀上,两只手紧紧搂着自己的脖子。

 

Sebastian明白甜点对小孩子的诱惑,尤其对于,只有在生日和圣诞节才能吃到一小块儿的James。他也想给James最好的一切,只是他拿不出一点点多余的钱,除非他愿意在被房东赶出去和交不出James下学期的学费中选一项。

 

而只要自己不提,他的小宝贝也从来不主动开口,甜点是,玩具也是,他的James永远不会撒泼耍赖的向他索取什么。

 

Sebastian低头看看已经在自己怀里睡着的James,想起小家伙刚刚出生的时候,那时候他比现在还落魄。一罐奶粉对于他来说太昂贵了,可男性Omega就算在哺乳期也不会有太多乳汁,何况他连自己都喂不饱。James永远吸着他少的可怜的乳汁,吃不饱就咧着小嘴哭,哭累了,就睡着了。

 

将James放到床上,小心的盖好被子,Sebastian轻轻在儿子头上留下一个吻。

 

Sweetheart,虽然Papa什么也给不了你,但是,Papa爱你是真的,不能没有你,也是真的。

 

就像,Chris,我爱你,也是真的。

 

虽然这句话,说给鬼听,鬼大概都不信。

 

Sebastian裹着毯子缩到椅子上,这房子里,不,确切的说,是带着厨房浴室的阁楼,只有这么一间屋子一张床,他下午小跑着去接James出了一身汗,然后冷风一灌,谁知道会不会感冒。他不能和儿子一起睡在一起,他生病了可以不吃药不去医院,儿子不行。

 

而看病太贵了,他没有钱,所以他还是就在椅子上将就一晚上吧。

 

也许是天气太冷了,也许是Sebastian真的感冒了而有些晕乎,总之他在这个夜里,频繁的想起了,那个人。

 

Chris · Evans

 

Sebastian第一次见Chris的时候,他才16岁,刚刚转入纽约的一所公立高中。那时候他还带着婴儿肥,整个人都肉嘟嘟的,他的英语还带着罗马尼亚口音,当地的孩子对待这么一个转学生并不友好。

 

但并不是对所有的转学生都这样,比如Chris · Evans 。

 

长得好,性格好,运动神经发达,关键是智商够用,上帝在创造他时,一定亲吻过他。

 

Sebastian记不清第一次见到Chris的具体场景,或许是在篮球场,或许是足球场,要么就是橄榄球场,总之那个人在阳光的下的笑,给他留下的很深刻的印象。

 

这个人,不需要什么太阳,因为他本人就像是会发光一样。

 

同班的同学,除了欺负他,大概就是使唤他了。反正他也不会反抗什么,他和妈妈的麻烦够多了,学校的这些,不算什么。

 

于是,Sebastian总是跟在Chris的一群Omega迷弟迷妹身后,抱着他们的衣服和汽水。其实,这真的不算什么,当时还没有分化出亚性征的Sebastian,只是懵懂的知道,看着Chris的笑,他会暂时性的忘记他和妈妈的那些糟心的事情。

 

这样的日子至少过了三个月,Sebastian都能背出“Chris运动周期表”了,但那天放学后,他横穿操场,真的是想少走一段路,而不是多看Chris一眼。

 

然后一个足球就那么不期而至的,冲着他的脑袋招呼了过来。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最先看到的是床边那个人,快要眨巴到眉毛的长长的睫毛。

 

“你用什么牌子的睫毛膏?”

 

教室里座位在他前面的两个女生,在放学前讨论了两个小时的睫毛膏,把Sebastian的脑子都搞坏了,他对Chris说的第一句话,糟透了。

 

Chris估计也懵了,居然有认真回答:“我不用睫毛膏。”

 

说完,Chris大概觉得自己傻的可以,就笑了起来,笑够了,才想起来Sebastian还躺在床上:“我是Chris,Chris · Evans .”

 

我知道,我知道你是Chris · Evans,我看了你打了三个月的球,各种球。

 

“刚刚是我把球踢到了你的……脑袋上……”

 

哦。

 

“校医说没什么事,不过如果你再不醒的话,我就要叫救护车了……”

 

大概,真的跟你没什么关系,我之前已经被饿得眼前发黑了。

 

Sebastian正想着,忽然被拍了拍肩膀,他回过神看到的是Chris清澈的蓝眼睛:“你还没告诉我你的名字,以及,原谅我么?”

 

“啊,Sebastian,Sebastian · Stan。没,没事。”Sebastian慢慢从校医院的小病床上爬下来,他得回家了,有些晚了。

 

而Chris坚定的表示他要送这个看起来总是在发愣想心事的小家伙回家。

 

“一年级的么?”

 

“恩。”

 

“我是三年级的。”

 

“不用准备申请大学么?”

 

“那也不能学傻了。”

 

“……”可是你明明天天在打球,不过Sebastian可没敢说出来。

 

那个黄昏,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Sebastian第一次觉得,夕阳的温度,也可以这么有力量。

 

……

 

电话铃声忽然响了。

 

Sebastian迷迷糊糊却几乎是立刻跳起来拿起电话,再响下去,会把James吵醒的。

 

Boss让他去看店。

 

Sebastian不能说不,他不能没有工作。

 

他只能小心的措辞,希望加班能在早上6点之前结束,他的小James早上起来看不见他,会害怕的。他可以不要加班工资,只要让他在儿子醒来之前回家。

 

他只能在凌晨1点在零下的气温中前往两个街区以外的,他工作的24小时便利店。

 

他有过梦想,他的钢琴,他的音乐。

 

可是,现在他的右手连太重的东西都抬不起来,阴天里有时甚至连一本书都拿不起,还弹什么钢琴,况且,他的钢琴在最落魄的时候,已经被他卖了。

 

还有他永远也听不见了的左耳,别提贝多芬,他不是贝多芬。

 

他连高中都没能读完,带着一个需要照顾的小男孩,一个Omega,没有钱,没有能力,没有力量,能在便利店里安静的扫码收银,他没法抱怨什么。

 

生活给他的,他以为自己会绝望,然而事实是,也许熬着熬着,一辈子就过去了。

 

只是……

 

便利店里开着的电视,重播的新闻,Sebastian看见了那个刻在他骨子里的人,在保镖的簇拥走过记者的长枪短炮,墨镜遮住了他的半张脸。

 

Sebastian看不见他好看的蓝眼睛,不知道那里面藏着的究竟是他们第一次真正相遇时的真诚与阳光,还是他们最后一次分别时的绝望、失望、心痛与泪光。


TBC

评论(53)

热度(6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