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Go Home (番外:Forget) (ABO)

大家好像都觉得昨天的番外挺甜

于是今天把之前说好的吧唧视角贴出来


———————————————————————————————————

正文:


Go Home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 上) (十 · 下) (十一)

插播小甜饼番外:Little Girl

插播小甜饼番外二:罗大盾的幸福生活(上)


来,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大盾视角


Steve视角


1)


1944年12月31日

美军107军团中士,咆哮突击队狙击手,James Buchanan Barnes被带回基地,失去左臂,没有意识。

 

影像模糊,声音模糊。但那个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Bucky。Steve不会认错,永远也不会。他又想哭了,眼泪也的确顺应着他的大脑,聚集在眼眶中,但他要忍住,这样才能看的更加清楚。

 

1945年1月4日

目标恢复意识。

 

1945年1月25日

目标恢复行动能力,企图逃跑,失败。

 

1945年2月12日

目标第一次洗脑。意识清醒。实验失败。

 

1945年2月19日

目标第二次洗脑。意识清醒。实验失败。

 

1945年2月27日

目标第三次洗脑。意识清醒。实验失败。

 

1945年3月16日

目标第四次洗脑。意识清醒。实验失败。

 

Steve看着屏幕,他最珍爱的人,不断挣扎,想要逃离那些控制,那些痛苦,心碎成了千万片,却没有任何办法。

 

这些都是他的错,他没能抓住他,之后也没能早九头蛇一步找到他。

 

他看着纳粹科学在1945年3月17日,将Bucky绑在了手术台上,他们在他的耳边放了一个录音机,一遍一遍重复着Captain America死亡的新闻报道。

 

一遍又一遍。

 

他看着那个从被带进九头蛇基地就从未屈服的Bucky崩溃,眼泪顺着他上翘的眼尾滑下,最后隐于棕色的头发。

 

Steve开始不受控制的思考,他爱闹爱笑的Bucky,怎么会有这么多泪水,像流不完一样。

 

屏幕忽然暗了下来,两秒之后又亮了起来,右上角的时间已经是27小时之后。

 

那条新闻,他们给Bucky重复播放了整整27个小时?Steve觉得九头蛇有病,从二战时开始就病入膏肓,没得救了。

 

录音机还Bucky的耳边不知疲倦的播放着那个让Bucky为之心碎的消息,Bucky也依旧被结实的绑在手术台上,安静的流泪。

 

可是忽然,Bucky就那么挣扎了起来,挣脱不掉束缚带,动作幅度太大,几乎连带着手术台开始晃动。那些通过插在Bucky身上的管子与Bucky相连接的监控机器发出尖锐的声响,五、六个穿着白大褂的人扑到手术台前,对Bucky做了什么。

 

鲜红的血液顺着手术台往下流,就像Bucky的眼泪一样,怎么都流不完。手术台下方一洼红色的血迹与上方白晃晃的日光灯都格外刺眼。

 

四十分钟之后,那个模糊的声音再次传来。

 

目标体内胚胎死亡。

 

 

2)

 

于是,Steve安静的坐到了地上,开始倒带。他并不知道,他几乎和Bucky坐在了同样的位置,以同样的姿势。

 

Steve并不想再去看一次1945年3月17日发生的事情,那个日子,对Bucky,对他,对那个没能来到这个世界的小生命,都太过哀伤。 

 

可是,在这之后呢?

 

九头蛇的科学家们继续在Bucky身上做着各种各样的试验,那时候Bucky还没有那只金属手臂,只有一只手臂的Bucky,看起来总是很瘦小,不是错觉,Bucky是真的瘦了很多,在那种条件下,没有人还能保持健康的体魄。 

 

那个模糊的声音并不尖锐,却几乎要穿透Steve的耳膜。

 

1945年9月29日

目标进入发情期

 

Steve忽然不敢往下看了,一个失去了Alpha的无主且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Omega,在那种地方进入发情期,能发生什么,还能发生什么?

 

而九头蛇这些疯子,居然将这个过程完整的记录了下来。

 

然而,Steve只能隔着七十年的时光看着这个世界上他最爱,也最爱他的人,挣扎、哭泣、崩溃、绝望,却不能帮助他一丝一毫。

 

Bucky的发情期持续了两天,地狱一样的两天。

 

第二天的黄昏,那个只有一张行军床的小房间里,不知道是第几个Alpha来了又去,最后剩下的只有已经哭不出来的Bucky在喘息。

 

接着,九头蛇所有针对Bucky的试验停了下来。

 

Bucky开始像一只受了惊的小鹿,几乎每时每刻缩在房间的角落。

 

然而,在1945年的11月,Bucky主动去招惹了看守他的士兵,用他蹩脚的德语。接连三次之后,Bucky得到了一顿拳打脚踢,如果硬要加一个形容词,可以是:如愿以偿。

 

结束之后,Bucky用他唯一的手,扶着墙壁,慢慢挪回了床上。

 

Steve看着屏幕上,模糊的夜色里,Bucky的右手死死扣住了行军床床头的栏杆,上牙咬住在下唇,想要挣扎去尽全力克制。

 

半个小时后,满床、满地的鲜血宣告着一切的结束。

 

他爱笑爱闹的Bucky又哭了,一直在哭,眼泪顺着眼角滑落至棕色的头发中,与汗水融合,把头发彻底浸湿。

 

Bucky一直在模糊的喊着同一个名字,一次又一次。

 

“Steve……”

 

“Steve……”

 

“Steve……”

 

半年前的一幕似乎重演了,只是,一次Bucky千万个不愿意,一次却是Bucky亲手策划。

 

Steve忽然意识到,Bucky不是因为洗脑忘却的,Bucky是自己想要忘记的。

 

逃不掉,死不了,但是太疼了,心里。

 

所以,只能选择遗忘。

 

那个年代的洗脑技术,并不足以让那么坚强的Bucky忘却。但人的本能,为了自我保护,选择了遗忘。等到后来,科技再发展,实现了洗脑,就真的全部都忘了,再也想不起来了。

 

而这一切,全是自己的错,自己没能抓住他。

 

Steve终于低下头,掩面痛哭。

 

不是无声的流泪,Captain  America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哭出了声音。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前方高能预警,非战斗人员请迅速撤离



Bucky视角:



Forget


疼。

 

疼痛。

 

全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在叫嚣着疼痛,可是还是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来自身体内部的,无法形容的,夹杂着……恐惧的,疼痛。

 

Omega的本能让Bucky意识到,他可能要失去什么了。

 

坚强点儿,好么?

 

Bucky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他记得,这句话,他也曾对Steve说过。

 

Steve?

 

Steve。

 

“Captain  America死于……”

 

那个见鬼的声音还在他的耳边机械的重复,可是,怎么可能?他的Alpha那么强大。

 

是因为,再没有人看着他的背后了么?

 

眼泪再次无法抑制的从眼尾滑下的时候,疼痛就像找到了出口一样,尖锐的从腹部向全身蔓延。

 

……

 

滴答。

 

滴答。

 

滴答。

 

有液体,从高处落下,撞击的地板上,无休无止的发出这样的声音。

 

Bucky没有理由的认定,这个液体,不是水。

 

他迷迷糊糊觉得这个声音就在耳边,可等他睁开眼睛看清白晃晃的天花板和墙壁时,并没有找到声音的来源。

 

这间屋子,除了一张床、一扇门,什么都没有。

 

他一个人在这个狭小的房间呆了三个月,他很清楚。

 

一个人?

 

滴答。

 

不,他不是,他只是在浑浑噩噩中,没能发现那个小家伙的存在。

 

滴答。

 

是血,还是……那个小家伙?

 

他知道,他有机会留住那个小家伙的,只是那一瞬间,他让小家伙坚强,自己却选择了软弱……

 

小家伙,对不起。

 

Bucky侧着身子,面朝墙壁,缓缓的将自己蜷缩起来,膝盖几乎要触碰到额头,仿佛这样,就用拥抱着什么,心里不再空落落的。

 

接着,Bucky把他唯一的手,慢慢的放到腹部,可是除了虚空,什么也没有。

 

原来,那个小家伙,连父亲的抚摸都没有感受过。

 

Bucky只能把自己蜷缩的更紧。

 

他还能回忆起和Steve前不久一起度过的那个圣诞节,最恶劣的环境里,他们的爱是战地里开出的最美的玫瑰。

 

只是现在,他失去了一切。

 

Bucky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他从未没有想过,有一天,这床被子,在他被带到这里的第一天还嫌弃过脏的被子,会成为他唯一可以抱住,可以依靠的东西。

 

……

 

第二天早上,门口的守卫换班的时候,Bucky醒了。

 

新来的守卫,是一个瘦瘦小小的Beta,年纪看起来不大,睁着眼睛盯着Bucky看,那认真的劲儿,有那么一点像Steve。

 

当然,如果面前是Steve,Bucky会吹一声口哨,抛一个媚眼,嬉皮笑脸的说:“看什么?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Omega么?”

 

可是,他不是。

 

Bucky沉默的坐了起来,盯着墙角的蜘蛛网开始发呆,没有人把他带去九头蛇灯光惨白的实验室,他就这么盯了一天的蜘蛛网,直到晚上,那个Beta守卫给他送来了晚饭。

 

Bucky对一天一顿饭没有什么异议,如果能一顿都不给,也挺好。

 

只是,Steve大概不会喜欢就这样放弃了的自己吧。

 

所以,没关系,就算失去了他与生最爱的Alpha,失去了他们可爱的小家伙,就算身处地狱,他也决定活下来,如果连他都不在了,那他们的爱,就真的彻底消失了。

 

想着,Bucky开口问那个Beta 要了一盆水。

 

他是布鲁克林最漂亮的Omega,他一直都很注意形象,Steve有时候会笑他照镜子的时间太长。可是,他知道Steve一点没着急,因为他总能在镜子里看见Steve正看着自己的含笑的眼睛。

 

小守卫显然没有想过这个看起来已经有些精神失常的犯人会开口跟他讲话,他纠结了一会,还是忍不住端着盆子去接了一盆凉水,他觉得,这个犯人总不能把自己淹死在一个脸盆里吧。

 

Bucky当然没办法用这么点水把自己淹死,他先是先洗了把脸,然后端着盆站到离床最远的地方,然后将衣服一件一件脱下去,一盆凉水兜头而下,这是他能想到的,在连条毛巾都没有的情况下,能冲到全身大部分地方的方法。

 

只是,三月还没有过去,九头蛇的地下基地潮湿而阴冷,想都不用想,Bucky的牢房连点火星儿都不会有,Bucky几乎被冻得愣住了,缓了一阵,才磨蹭着捡起衣服。

 

弯腰的时候,Bucky看见脚踝上有血迹。

 

他身上没有外伤,连被截断的左臂的伤口也已经收拢、愈合,Bucky眨巴着眼睛想了一下,然后,他想,他大概找到答案了。

 

如果,他还在布鲁克林,也许会有人告诉他,刚刚失去了孩子的Omega不能碰凉水。

 

不过,现在已经无所谓了。就算再也不能有孩子了又能怎么样,他再也见不到他挚爱的Alpha了,他给谁生孩子去?

 

Bucky · Barnes的人生,在听到Captain  America死讯的那一天,就已经被埋葬得彻底。

 

可是,当半年以后,进入发情期的Bucky,缩在床角,闻到了逐渐靠近的Alpha的味道时,他发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他应该尝试用各种办法杀死自己,而不是活下来。

 

他后悔了。

 

Bucky·Barnes也许曾经在不能见光的暗处执行过太多血腥的任务,为了他最爱的人,为了结束战争,也为了自由,付出的代价。即使双手沾满了鲜血,可他从来不是一个坏人。

 

所以,他低估了地狱的可怕程度。

 

一向自视甚高的Alpha大概从没有想过,一个发情期中的无主Omega,在信息素的吸引下,竟然能做出反抗。


Bucky几乎咬掉了那个正在脱他的衣服的Alpha的耳朵,在他用一只手别扭而又慌张的想把衣服穿上的时候,有针头扎进了他的脖颈,冰凉的液体顺着血管在全身蔓延。







Steve,你在哪儿,帮帮我,帮帮我,我受不了了。

 

……

 

之后,九头蛇彻底停下了,在Bucky身上的所有实验。

 

Bucky抱着膝盖缩在床的角落,他知道那些疯子想干什么,那样的高度坠落都活了下来,只能解释为107军团被俘时,Zola在他身上的实验生效了,他们需要一个孩子去验证这种变异是否能够遗传,能够复制,甚至发生更强大的突变。

 

虽然他早就感觉不到自己和Steve之间的连接了,但是,那次发情的标记全失败了,没错,全部都失败了。

 



至于,这个,也不用了。

 

Bucky躺在床上,做出了决定。

 

他得在那些人发现之前,跟这个,不知道父亲是谁的孩子,说再见,不,是再也不见。

 

你很无辜,我知道,可是……

 

Bucky慢慢将手放到腹部,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抚摸这个生长在他身体里的,并不被他接受的孩子。

 

对不起。

 

他得在守卫换班之前解决这件事,等天亮了,那个瘦瘦小小的Beta来了,就没指望了,而多等一天,那些疯子就可能已经发现了这个孩子的存在。

 

幸好那些实验没有对他的大脑造成太多的伤害,那些所谓的洗脑机器也没有起什么作用,Bucky多多少少学了一些德语,足够他使门口的守卫愤怒。

 

Bucky很久没有尝过挨打的滋味了,而这一次,他没有做任何防卫的动作,身上很疼,但比不过心里。

 

当守卫结束了对他的发泄,Bucky扶着墙,慢慢站起来,真诚的对着那个刚刚暴打过他的守卫说了一句:“谢谢。”

 

看着那个人有些惊恐的眼神,Bucky忍不住想笑,只是被打得太狠,笑了一下就咳了起来,牵扯着身上的淤青,就更疼了。

 

其实也没过多一会,疼痛像炸开了一样,在身体里翻滚,他只能死死抓住行军床头的金属栏杆,咬着嘴唇。

 

有一瞬间,Bucky希望自己熬不过去。

 

地下基地里虽然看不到太阳,但是那个小守卫来换班了,他还是感觉到第二天来临了。

 


还会有第三次么,第四次么?

 

……

 

只要睁着眼睛,永远正对着天花板上晃眼的灯光,就算闭上,也能感受到那份惨白的光芒,Bucky总是在想,怎么还没把他的眼睛晃瞎呢?

 

然后,他似乎看到他的Steve,最近他总是看到。

 

就在他的身边,对他微笑。

 

可是,Bucky触摸不到他。

 

Bucky太想碰碰他,一下就好,想得心都疼了。


……

 

Steve,对不起。

 

我撑不住了。

 

如果注定逃不掉,死不了。

 

那我想要忘记了。

 

忘了所有。

 

太疼了。

 

别怪我。

 

原谅我。

 

我爱你。

 

永远。

 

Steve……

 

Steve……

 

Steve……

 

……

 

 

看着已经被连接了电源的那台洗脑机器,Bucky第一次真诚的希望,它能够奏效。


——————————————————————————————————————


这大概是我能写出来的,最残忍的东西


只能庆幸,大盾永远不会知道这些细节

而吧唧也永远也回忆不起来这些残酷的往事


来来来

看找妈妈的小猴子(图片来源微博,侵删歉)


被治愈了没有?

明天更萌萌哒小猴子好不好(๑• . •๑)

评论(63)

热度(2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