秣 陵

盾冬/Stucky
Evanstan
剑网3-游戏行业搬砖民工

微博:http://weibo.com/u/2384873270

【盾冬】Go Home (七) (ABO)

正文:

Go Home

 

前文戳这里:(一) (二) (三) (四) (五) (六)

                      插播小甜饼番外:Little Girl

 

(七)

 

Bucky可以感受到Steve落在他身上的哀伤的目光,他莫名的觉得这时不应该睁开眼睛,这只会让这个男人的眼神更加破碎。

 

何况,他自己也有些小难过。

 

虽然对于Alpha、Omega、标记、连接都只有一个模糊的概念,但Steve拒绝标记他的坚决态度就是让Bucky有些难过。Winter Soldier当然从来不曾想过会被哪一个Alpha标记,可如果是Steve……

 

只是……

 

Bucky闭着眼睛,装作睡着的样子,想着:这没关系,Steve值得更好的。

 

其实,正常情况下,Steve早就应该发现Bucky没有睡着,甚至是在与Natasha争执之前,但是Steve满脑子偏偏都是七十年前那个还没有到来就永远失去了的小生命,他永远都无法言说的伤痛。

 

直到午后,Steve才后知后觉发觉了事实:“Bucky,你醒了么?但是你现在需要休息,所以我们晚饭后再回家,好么?”

 

Bucky安静的点了点头。

 

你看,除了最亲密的标记,Steve还是那个总是照顾他,为他考虑所有的人,这个世界上最好的人。

 

当Steve和Bucky回到公寓时,星星已经在夜空中闪烁了。Bucky一如既往的沉默,而今天始终陷在低落情绪中的Steve也没有去活跃他们之间的气氛。说到底,看似无所不能的Captain America也还是人类,有着正常人都有的喜怒与哀乐,Steve只是有些累。

 

等到Steve磨磨蹭蹭收拾好略显凌乱的浴室时,Bucky已经蜷缩回床上了。Steve站在Bucky卧室的门口,借着月光看Bucky安静、漂亮的侧脸,轻声道了一句:good night,good dream.

 

然而事与愿违,Bucky在凌晨时分睁开了双眼。并不是被噩梦惊醒,他只是……梦到了一些零散的画面。

 

他,与一个瘦瘦小小的金发男孩在温暖的壁炉前分享一个刚刚从烤箱里取出的蓝莓派,接着,他们又分享了一个蓝莓味道的吻。

 

他,和一个高大强壮的金发男人挤在一辆军车的副驾座上,两个成年男人让整个空闲显的格外狭窄。他们赤裸的身体紧紧交叠,修成的四肢缠绕在一起。他的手指在金发男人的背后留下了一道道红色的抓痕,他张嘴咬上那个男人肩膀的时候,有泪从微微上翘的眼角滑落,含着的却是满满的幸福,就在几分钟后,他就跟男人咬起耳朵来,然后咯咯笑出了声。

 

一列开往远方的火车,一场埋葬一切的大雪,金发男人令人心碎的泪水,还有,不住下坠的……他。

 

金发男人是Steve,而他,是James·Bucannan·Barnes。

 

或许,也是他自己。

 

尽管Steve叫他Bucky,Bannar叫他Barnes中士,或许他确实是,但是Winter Soldier自身从来没有觉得身为武器的自己与资料上那个,从来笑起来都无比幸福的漂亮的Omega是同一个人。

 

然而在这样一个有星星有月亮的晚上,Winter Soldier第一次觉得,他或许真的是Bucky·Barnes。

 

在他的Alpha已经放弃继续占有他之后。

 

与此同时,Steve接到了Sam请求支援的电话。Steve尽可能轻的用最快的速度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时,看见了光着脚站在卧室门口的Bucky。

 

“吵醒你了么,Bucky?”Steve停下换鞋的动作,走到Bucky身边。

 

Bucky摇了摇头。

 

“是不想睡了么?”

 

“恩。”

 

“可我现在要出门,没法陪着你,你自己呆在家里好么?看看电影怎么样,《魂断蓝桥》?冰箱里还有牛奶,不过你得拿出来,等它恢复常温在喝……”

 

如果不是复仇者们正在等待支援,Steve说不准还能再唠叨上一堆。Bucky在Steve出门后,乖乖从冰箱里拿出了牛奶,放在餐桌上等待它回到常温,然后从Steve租回来的一叠影片里翻出了《魂断蓝桥》。

 

Steve大概是太慌里慌张了,他忘记他借回来的所有影片,他们都一起看过了。不过在看一次也没什么关系,Winter Soldier不在乎看什么。

 

Steve大概把他和Bucky错过的爱情片都借了回来,从四十年代开始。

 

在Bucky看完了《魂断蓝桥》,《乱世佳人》,第三遍打开了《罗马假日》,身边放了一排空牛奶盒子,Steve还没有回来。

 

Bucky咬着吸管,再次看着安妮公主只能用眼中的哀伤与她所爱的记者做最无声的告别,忽然觉得,也许自己有一天也会和Steve告别,当他有了属于自己的Omega,他也会无声的离开。

 

可是即便Steve觉得Audrey·Hepburn是一个极具魅力的女性,Winter Soldier也并没有兴趣连续看第四遍。他扒拉着影碟机下面的小抽屉,如愿以偿的找到了新的东西。

 

明明灭灭的电视机屏幕闪烁着,Winter Soldier终于又一次看到了曾经的自己,Barnes中士的影像资料。看着Barnes中士在九头蛇坚强的挣扎着活下去,Winter Soldier莫名就是知道这个人吃了这么多苦,只是想再见Steve一面。

 

Captain America的死讯,就连现在的Winter Soldier听来都那么刺耳,何况当时的Barnes中士。

 

接着,Winter Soldier忽然发现,他最近可能彻底坏掉了,除了这段时间总是做出不受控制的行为意外,一天前他身体的内部产生了格外奇怪的感觉,而现在他发现自己似乎是在晕血。

 

屏幕上白晃晃的灯光照着手术台上晕染在白色床单上的血,顺着金属支架滑落的血,地板上越积越多的血……

 

这些血,曾经是一个小小的生命,脆弱而柔软,属于Steve和他。

 

是的,他是Barnes中士,也是Winter Soldier。

 

Bucky缓缓掀起了上衣,腹部躺着的只有八块结实的腹肌和几道淡淡的疤痕。他没法想象,这里曾经住着一个小朋友,可能有着Steve的头发,Steve的眼睛,Steve的鼻子,Steve的嘴巴。

 

可是,他把这个有着Steve样子的小朋友弄丢了。

 

他不记得,就算是看到了这些,他还是没有办法想起来。

 

可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呢?

 

他为什么会忘了他的Steve,忘了那个小朋友,忘了他们之间的爱?

 

一瞬间,Bucky似乎觉得全身都在疼,疼的没有办法呼吸。不应该这样的,Winter Soldier最擅长的事情之一就是忍受疼痛。

 

……

 

“Steve!”Natasha喊了一声。

 

Steve当然也意识到不对劲儿了,他做了一个回撤的手势。

 

而此时通信器中传来了Tony的声音:“Cap!我收到了一个坏消息,前一天你们遇上的袭击来自九头蛇,目标似乎是回收Winter Soldier。”

 

Bucky一个人在家!

 

上帝啊,Steve几乎要崩溃,他才把Bucky找回来,虽然他们中间横亘着七十年的时光以及无数不知从何弥补起的亏欠,但是至少他们能够看得见彼此。

 

命运就不能有一次,对他们宽容些么。

 

在Steve几乎绝望的看着被破坏的彻底的公寓,觉得漫漫前路却没有一条是属于他的的时候,他看见一身是血的Bucky安静的站在坍塌的半堵墙边上。

 

“Bucky!”Steve什么都不想管,他只是想给Bucky一个拥抱,确认他的存在,然而他也这么做了。

 

Bucky接受了来自Steve的拥抱,他完好的右手轻轻环上Steve的背。

 

只是那只机械的左手只是松松的虚握着自然下垂,手心里面躺着的是那盒记录了Barnes中士生命中近乎所有痛苦的录影带。


TBC

评论(26)

热度(280)